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江清泉的品牌梦
    不同的人生经历,就会有不同的人生领悟。

    同是过来人,见识更多更广的苏雪华更趋于理性,这年头,有本事的男人就像是稀缺资源,你觉着好,别人自然也觉着好,如果肖潇选择这样的人,难免就会承担些风险。现在肖潇既然已经认定了顾恒,除非是狠下心来拆散他们,否则,如何对这种风险加以调控,才是保证两人感情可以长久发展的基础。

    而将女儿当成了全世界的肖妈考虑问题则更为感性,她不求女儿荣华富贵,找一个多么有钱的,只希望着她能和和美美的过一生。可偏偏,女儿却选择了这样一个如此优秀的人,她担心女儿驾驭不住这份感情,患得患失也属正常。

    “诶,或许你说得对,儿孙自有儿孙福,今后的路终归是要她自己走的,她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我就算想再多也没用。”

    “这就对了,你自己女儿你还不清楚?她一声不吭的就和顾恒走到了一起,显然是早就认定了这个人,你这时候要是抱着一种抗拒或反对的态度,既让人家小顾心里不舒服,肖潇夹在中间也难受。与其这样,倒不如放宽心,多给他们一些信任和空间,这样你这个未来丈母娘当得也舒心,肖潇和顾恒相处起来也更放松,容易增进感情。”

    听到姐妹用“未来丈母娘”来打趣自己,肖妈笑道:“养这么大的女儿,冷不丁的就到了谈恋爱快要嫁人的年纪,还得替她操着心,我可是一点都不舒心。”

    “这你就想错了,有这么一个女婿,他要是真在乎咱们肖潇,会不想方设法的讨好你这未来丈母娘,以后日子还不舒坦?”

    ………

    另一边,顾恒从饭店离开后,没有去陈远已经预定好的酒店,直奔商场而去。

    然后,他开始求救!

    这可是给未来丈母娘送礼,肯定得花点心思,而毫无经验的他却是两眼一抹黑,生怕送的不合心意,让肖妈有意见。

    想了想,他给顾妈去了个电话。

    半分钟后,他后悔打了这个电话。

    “啊,你去了杭市见肖潇她妈?怎么样,她妈说了什么没?对你印象怎么样?……别闹,我和你哥在说正事呢,欣丫头,你再闹腾信不信我抽你……,啊,没事,丫头在一边闹,要和你说话,甭搭理她,你的事要紧。你说你也是,这么大的事怎么事先不跟我说一下,这样贸贸然的跑过去多不合适,儿子,妈跟你说……”

    接通电话后,先是问了下顾妈他们最近玩的怎么样,当得知自己如今正在杭市,而且已经和肖妈见了面,准备明天登门拜访时,顾妈的话匣子顿时就收不住了,简直就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关键是她这会儿好像还在外边,人多嘴杂,她说话声音比较大,还打开了外音,结果没说两句,姑姑伯娘就全都围了过来,这个插一句,那个说一句,丫头也在旁边闹腾,顾恒顿时觉着头都大了。

    话题彻底被顾妈主导,顾恒只好有一句是一句的应付着,等过了十来分钟,他才想起打这通电话的主题。

    “不是,妈,你先歇会好吗,我有事要问你,你看我这第一次登门拜访,送点什么好?”

    “对对,你看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第一次上门是该买点东西,看肖潇妈妈有什么喜好,挑些她喜欢的礼品。”

    顾恒摸着自己额头,有点汗颜,说道:“我的亲妈诶,我要是知道,就不用打电话问你了。”

    “哦,那你等等,我问问你伯娘他们的意见,这个送礼也有讲究的,得好好琢磨琢磨。”

    听到电话那头开始叽里呱啦的讨论起来,有说买贵点的,有说买补品,有说买吃的,顾恒有些无奈,说道:“妈,还是算了吧,我自己看着买吧!”

    “什么叫看着买,这种事能随便吗?听妈的,买点补品,再买点吃点,恩,再挑对玉镯子,这样应该差不多了,第一次登门,不一定要送的太贵重,但也不能太随便,这是个面子问题,要是以后别人问起,肖潇妈妈也好说不是。像你爸当年,就随便提了点水果上门,你外婆都不好意思跟别人开口。”

    “诶,这事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还有,我当年可是还带了两根东北的老山参去的。”

    顾恒听到又把顾爸给带进来了,实在没法招教,说道:“好,我知道了,妈,那我先挂电话了啊,商场快要关门了。”

    说完,不等顾妈再次发表长篇大论,顾恒果断挂了电话,要让顾妈继续发挥下去,估计她能说到明天天亮。

    ………

    顾恒这边发愁着送礼,另一边,回到家的江清泉同样在发愁。

    从一个打工的,到自己创业当老板,他本就是一个比较有想法和野心的人。

    如今,刚满四十的他远还没到安心享受的年纪,野心再一次开始勃发。

    在之前,厂里的主营业务一直是代工,从最开始生产那些街边叫卖的“五十元两双大甩卖”的廉价鞋,到慢慢和一些小有名气的品牌合作,再到拉到知名品牌的代工单,他的事业总体是呈上升趋势。

    但他知道,给别人代工,始终是处于利益链的最下端,而他最大的梦想,是像蜘蛛王、贵人鸟。安踏、李宁那样,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大品牌。

    然而,想法很美好,真要实施起来却很艰难,要从无到有的建立起一个品牌,并且推广开来,难度实在太大太大。

    一来,是资金问题,像那些大品牌,请明星代言,在电视上打广告,各处投放广告牌,每年的广告费用都是几千万甚至上亿,他这些年虽然也赚了不少钱,却没有如此雄厚的资本去和人家竞争,因为人家已经有了品牌,哪怕是广告效果不好,也顶多是销量差点,而他要是没法一举打开局面,基本上就等于打了水漂。

    二来,则是渠道,但凡大品牌,几乎在各大城市都有自己的专卖店,有的是自己投资,进行连锁经营,有的则是加盟代理,通过线上广告的投放,与线下专卖店的结合,才奠定了那些大品牌牢不可破的地位。

    这也是他所没有的。

    虽然他自问自己厂里生产出来的鞋子,无论是外观的设计,还是质量方面,都可以做到不比那些大品牌差,可既没充足资金进行铺天盖地的宣传推广,也没线下渠道跟进铺货,他自主创立品牌的梦想也一直停留在初步阶段,自产自销的,也都是那些街边喇叭里喊得“皮革厂倒闭了,大甩卖”的廉价货。

    以前,他曾一度认为自己的梦想只能成为井中月、镜中花,直到今年,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淘宝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不同于线下专卖店的铺货渠道,人人网、腾训这些拥有着千万甚至上亿用户的大平台,让他看到了不同于明星代言的广告宣传方式,这两者要是进行结合,先线下打开知名度,再逐步在线下铺开实体店扩大影响,成立自己的品牌,不是梦。

    而就在他考虑着这一计划的可行性,并准备制定方案的时候,又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降临,人人网的创始人,竟然与自己老婆好姐妹的女儿在交往。

    当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他压抑已久的野心,再也控制不住,觉着这完全就是上天赐给他的机会,让他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在饭局上见到顾恒,他会表现的有点失态的原因,否则他一个身价上千万的老板,面对晚辈,哪怕对方很成功,可只要自己无欲无求,也用不着表现出一种刻意的亲近与讨好,有**份。

    此刻,他发愁的,是如何利用好顾恒与肖潇的这层关系,来更好的推行自己的计划。人情可以讲,却不能公私不分,要既充分借助这层关系获得大力支持,又不能让对方觉着他就是在趁机占便宜,从而产生反感。

    考虑着这些问题,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悄然指向九点。

    算了算时间,江清泉准备给老婆去个电话,顾恒这次来杭市肯定呆不长久,一家大企业的老总不说日理万机,但要处理的公务绝不会少,他还准备事先从老婆那儿多了解点情况,然后趁这个机会好好和对方谈谈自己的想法呢。

    正掏出手机,“咔嚓”一声,苏雪华正推门走了进来。

    “回来了,怎么这么晚?”

    苏雪华换鞋进屋,嘴上应道:“和思思聊了会。”

    江清泉眼神微微一亮,饶有兴趣的追问道:“聊的肖潇男朋友,顾恒?”

    苏雪华点头:“她就肖潇这么一个宝贝闺女,现在女儿交了男朋友,当妈的哪能不操心。”

    “那她是个什么意思?我看人家小伙子挺不错的,人长的精神,年轻有为,关键是肖潇也喜欢,这么好的姻缘上哪找去。”

    “就是因为人太出众了,她才操心。”

    江清泉起身,装作如无其事的问道:“怎么,难道她还打算硬生生的拆散他们两?放着一个这么好的女婿不要,今后给肖潇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天天过着紧巴巴的日子,她就满意了?”

    “瞎说什么呢,她舍得自己过苦日子,可舍不得肖潇过苦日子。要我说啊,她对人小顾满意还是满意的,只是有些问题还没想明白,毕竟养这么大的女儿,眼看着就快要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了,一是舍不得,也放心不下,还把肖潇当孩子,生怕女儿离远了不会照顾自己。二是担心肖潇把握不住小顾,两人眼下看着感情不错,可难保将来会发生什么变化。”

    “不是,我怎么感觉,明明是一桩好事,怎么就变了味呢。这还没结婚呢就担心这担心那,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想?

    肖潇和人小顾到一起,远的不说,最起码不用为生活发愁吧,想过的充实点就去上个班,选择自己的专业爱好也好,去小顾公司当老板娘也行。不想上班想过的悠闲点就当个全职太太,有空没空去逛逛街,做个,全家出去旅游度蜜月,这样的生活多滋润,多少女人都盼不来,就不能往这方面想想。”

    苏雪华被这一番大道理说愣了,随即笑道:“呵呵,真该让你去开导她的,我刚才就没往这方面想。还真别说,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羡慕肖潇了。当年我跟你那会,日子过的多苦,生二胎差点就因为交不起罚款被抓去打胎,再看看肖潇,这一毕业就能成为亿万富翁的太太,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你们女人啊,上了年纪就喜欢沉浸在过去,这日子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凡事多往好的方面想想,自己活得不就舒坦些。”

    “是是是,你说的有道理。不和你说了,我先去洗个澡。”

    “等会,先过来和你说点事。”

    江清泉见开导的差不多了,准备说正事,等苏雪华过来,他把身前的笔记本挪到她面前,说道:“你先玩玩这个游戏。”

    “我还以为有多重要的事呢,我可没这闲工夫陪你玩游戏,衣服都快贴背心了,先去洗澡再说。”

    苏雪华瞪了他一眼,起身要走,却被江清泉拉住,把游戏界面最小化,弹开一个网页,说道:“那你再看看这条新闻。”

    “恒创集团斥资.亿收购腾训旗下所有业务……”

    苏雪华读着,眼睛慢慢瞪大,低呼道:“这家恒创公司,就是小顾的那个恒创?”

    “你以为呢,腾训原本是一家快要上市的公司,预计上市后起码有个二三十亿的估值,结果这次在和恒创抢夺用户的战争中一败涂地,核心业务岌岌可危,最后不得以把公司出售。”

    苏雪华有点被吓到了,以前网上流传顾恒是位亿万富豪,她虽然有惊讶,却也没太大的波澜,毕竟自家的鞋厂,要是把所有产业归纳起来,马马虎虎也能够到亿这个门槛。人与人之间相处就是这样,当你觉得和对方差距不大,也就不会有太大的敬畏之心。

    而现在,江清泉跟他说,就在前不久,顾恒整垮了一家即将上市的公司,还以几个亿收购了对方,当意识到差距后,她要说没半点波澜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在饭局上,会对人小顾那么热情了吧?不怕你笑话,我要不是肖潇的长辈,当时我肯定就放低姿态主动去递名片了。”

    苏雪华下意识点了点头,随即又意识到不对,说道:“不是,人家是搞那什么网络的,咱们开的是鞋厂,八竿子都打不着一块,也犯不上去刻意讨好吧。”

    江清泉往沙发上一靠,得意的笑了两声,说道:“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正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