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进步的空间还很大
    “顾总,有个事跟你汇报一下,昨天我收到了高盛以前同事的电话,询问恒创近期是否有融资的意向。”

    深市恒创科技附近的酒店套房里,顾恒与唐均在窗前对坐,一边欣赏着窗外夜景,一边品着酒,一边谈着公事。

    此次顾恒的深市之行已经差不多圆满结束,而属于唐均的担子却重了几分,知道顾恒明天就要离去,所以他特意带着一瓶淘来的好酒上门,打算就一些事进行确认与汇报,而高盛的融资意向,正是其中之一。

    “十二亿,美金!”

    这是高盛对恒创给出的目前估值,在目前互联网行业尚未迎来爆发的年代背景下,这个估值在国内可以说是首屈一指,所以唐均才特意提了一下,根据他对集团目前的各分公司的业务考量,他也觉着有必要考虑一下。

    要知道,如今的恒创虽然拥有了几个千万级平台,可整体上却没多少营收。

    人人网就是个无底洞,往里面投入的资金早已经上亿,虽然目前正准备通过广告嵌入模式开发盈利模式,可在如今电视广告投放依旧牢牢占据着主体地位的情况下,只能说是可以期待,却不一定可以保证通过广告营收扭亏为盈。

    恒成的游戏,上一季度的营收在三千万左右,主要盈利手段是通过会员与欢乐豆充值,如今推出开心农场这款爆火游戏或许可以大为改善,但不容乐观的是,开心农场类游戏的寿命不会太长,也许一年半载过后,随着游戏没落,游戏又会回到之前的情况。

    而如今的恒创科技,在将资源整合完毕后,通过挖掘移动梦网与会员业务这一点,实现千万级的月度营收不难,看着可观,事实确实,维持这样一个大平台的运营成本也相对较高,净利润不会太多,否则之前的腾训也不会急着上市。

    而刨除这些主业,其他产业,影视公司目前还没有产出,如果十月份投拍上映的《仙剑》收视率不佳,那前期投资的几千万差不多就等于打了水漂,后续还得持续投入。地产公司方面,凯福区二号地的合资开发项目,也陆续需要资金投入。起点中文网,借助人人网等平台的导流,小有盈利,加上如今盗版太猖獗,短时间内也不能有太大指望。

    这细细一数,恒创除了铺开一个大摊子,其实整体也就是一个收支平衡的情况。事实上,如不是前段时间顾恒通过关系和资产抵押向几家银行借贷了一笔近十亿的款项,这次都不可能有充足的资金完成并购腾训这一计划。

    资金,这是任何一家公司发展壮大都不可或缺的,对于需要时刻保持着开拓进取姿态的互联网行业尤其如此,开拓的慢了,就有可能像今日的腾训,被恒创这一后来者给迎头赶上甚至是吞并。

    腾训不强吗?亿级平台,曾经面临网意、鑫浪等多方围剿都笑到了最后,谁敢说他不强?

    它之所以会败,原因无非两点,一是自身发展的太慢,一是恒创崛起的太快。

    归根结底来说,这两点其实就是一个敌强我弱的关系,腾训一直以来,除了扣扣这个拥有海量用户的产品外,就没有其它可以拿得出手的产品了,产品形态太过单一,对用户的捆绑力度不够,就给了迅速崛起的恒创机会。

    试想一想,要是腾训发展的再快一些,早个一年左右上市,有足够的资金进行开拓,有了类似前世音乐,地下城等火爆一时的游戏对用户进行捆绑,恒创要想撬动它的根基,难度系数最少都要翻上一倍。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恒创后来居上,反而吞并腾训的案例在前,唐均认为,恒创今后还要大举开拓,将如今累积的先手优势逐步扩大,直到再没有可以挑战的敌手才能放松下来。

    而开拓的前提,就是充足的资金,如今既然有投资机构找上门,给出的估值也比较有诚意,为什么不考虑一下?

    “再缓一缓,就算要融资,最迟也得等到明年。”

    顾恒轻轻摇晃着酒杯,不为所动。

    他何尝不知道钱多好办事?

    远的不说,近一年内需要动用资金的地方就有很多,比如阿里来年将会有另一次大规模的融资,涉及资金超过十亿美金。还有与芒果卫视合资的天娱传媒,准备研发线上视频网站。

    还有,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后网络的交流环境,将从原来的文字为主体,朝着更加多元化的图像等方式转变,这就会导致对于平台的负荷逐渐加大,对服务器的存储、运转等要求也会进一步提高,这些设备的升级也都需要资金,而且是动辄上亿的资金,须知道,后世的阿里、谷歌等企业,打造一个数据中心可都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

    可是,哪怕知道有很多需要大笔花钱的地方,在有办法自己解决资金需求的前提下,融资永远都是第二选择。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未来的互联网行业,爆发的有多恐怖。

    最简单的例子,前世的腾训在年上市,市值多亿,十来年后,市值突破两万亿,三百多倍的涨幅,还有哪一个行业的爆发力度能比它更强?

    所以,越晚融资,公司的估值就会越高,眼下只是十二亿美金的估值,也许一两年后,它就有可能是几十亿美金的估值,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年的大牛市马上就要来临,接下来是不是要进行融资,就全看这一搏了。”

    顾恒心中如此想着,随后与唐均讨论起恒创语音的具体事项来。

    既然眼下暂不考虑融资,那就该深入挖掘自身的盈利点,等语音与扣扣整合完毕,这巨大的流量资源本身就是一笔可以深度挖掘的财富。

    …………

    唐均离开后,时间已是深夜,顾恒却是没有多少睡意,看了会电视,洗完澡后,穿着浴袍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这座繁华都市的夜景。

    年,深市已成为全国首个无农村无农民的城市,改革开放的潮流,为这座沿海城市创造了太多的机遇,如今短短二十来年,与港省一衣带水的它已经崛起为内地首屈一指的国际化大都市。

    放眼望去,一栋栋高楼大厦矗立,璀璨的霓虹灯将这座城市点缀成了不夜城,纵横交错的街道上,车马如龙,尽显繁华……

    如今,自己的脚步,终于拓展到了这里,与国际接轨的它,对于以互联网科技为核心基业的恒创来说,是一个不错的落脚点,因为这里汇聚了全国各行业顶尖的人才、资讯、技术等,这都是一家企业成长孵化所必须的资粮。

    不否认在湘市能够获得一定的本土优势,可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湘市的环境终究有所缺陷,这也是为什么在并购腾训之后,他会将语音拆分出来,选择落地深市的主要原因。

    一晃眼,已是三年过去了!

    从当初只想着囤几套房,舒舒服服当一个寓公,到如今成功并购腾训,他今生的旅途,已经悄然走过了三个年头。

    未来的道路将会走向何方?

    顾恒站在窗前,轻轻摇晃着红酒杯,眼神忽然有些迷离。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分手……,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飘忽的神思,被身后电视机里传出的一段音乐给拉回。

    熟悉的旋律,让他突然间想起了那个前世等候自己十年光阴的姑娘,现在的她,在干什么?

    被一首歌戳中心窝的顾恒有些多愁善感起来,正想着给肖潇打个电话的时候,电视里的音乐就此嘎然,随之传出另外一个声音:“想下载这首好听的歌曲作为你的手机铃声吗?小灵通用户请发送短信到……”

    顾恒手顿在了半空,一句“妈卖批”差点脱口而出,这套路太毁心情了。

    看看时间已经指向十二点,他准备去拿手机的步伐终止,还是决定不在这时候打扰她的清梦了。

    …………

    翌日,顾恒原本是准备直飞湘市回去处理一些工作的,却临时改签,定了一张飞杭市的机票。

    上飞机之前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进入候机厅的时候,正巧碰到一位明星下飞机的航班到点,大概是事先被粉丝得知了信息,好家伙,机场出口处乌央乌央的一大片人举着牌子在接机。

    这位本就名气不小的潘姓男星,因最新推出的专辑再攀新高,一首《快乐崇拜》传唱度很高,还加入了移动电信小灵通用户的手机铃声套餐里,顾恒昨晚还在电视里听到过广告。

    当看着潘伟博在好几位保镖的簇拥下走出机场的时候,顾恒有些小小的感慨,觉着自己进步的空间还很大。

    论排场,连人家一位明星都比不过,出行都是好几位保镖开道,而自己身边就一个陈远随行,还是穿的便服当着拎包角色,气场远没有对方那群黑衣保镖强大。

    论资产,就不用说了,据说国内有不少富豪都已经买上了私人飞机,他却还得在这排队候机。

    只能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几个小时候后,飞机降落在杭市机场。

    “想购物,上淘宝,足不出户就能买到心仪的产品,还可享更多优惠。”

    在深市机场,顾恒见到了明星的气场,一到杭市,他首先看到的是淘宝的气场,机场大厅、周边设施,随处可见淘宝的广告牌。

    想想阿里在线上每个月还斥资上百万,向人人网购买流量,顾恒忍不住又一次发出感慨,真舍得下本钱。

    出了机场,顾恒给肖潇去了个电话,第一遍,关机!

    十分钟后,第二遍,还是关机!

    顾恒当场就斯巴达了,这兴冲冲的跑来杭市见女票,结果电话都打不通,这是要让他露宿街头吗?

    “走,先去吃点东西。”

    顾恒喊上拿着两个行李包的陈远,打车去了就近的饭店。

    饭吃到一半,手机响了。

    “刚才正试镜呢,手机关机了。”

    “试镜?”

    顾恒稍稍提高了点音调,说道:“你找到实习工作了?不是说好了,等我过来再说吗?”

    “昨天被我妈逼着来,笔试通过了,今天正式面试。说好的等你过来,那已经是差不多一个月之前的事了,早就过期作废了。”

    顾恒:“……”

    他不知该如何开口,一方面确实是自己食言了,早就说好要来杭市,结果却迟迟未能成行,肖潇有点小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还有肖妈的意思,习惯了当乖乖女的她不好一次次回绝。

    可另一方面,他当时确实抽不开身,当时腾训高调宣布与搜狐等企业合作,为上市铺路,他不能眼看着对方顺利推行上市计划,因为对恒创来说,狙击腾训的最佳时间,只能是在其上市之前,一旦让其成功上市,完成融资,胜负的天平可能就会发生偏转,毕竟有足够的资金缓冲,它能够转圜的余地就大大增加,输了一阵,撑个一年半载,也许在下一阵就能找回来。

    可这些理由,他无法理直气壮的对肖潇去说,或许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很委屈了,需要听的,也不是“男人以事业为重”的解释和借口,而是自己的理解与包容。

    “喂,你,生气了?”

    略带担忧的口吻,让顾恒再也没了脾气,柔声说道:“没呢,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刚下的飞机。”

    肖潇小声说道:“我在浙省电视台,不过,我妈和苏姨她们都在呢,你确定现在要过来?”

    “丑女婿总要见丈母娘嘛,再说,我对自己的颜值,还是有点信心的。”

    “颜值?”

    顾恒解释道:“额,就是长相的意思,总之,我有心征服咱妈。”

    听到顾恒回复“无耻”本色,肖潇似乎也轻松了许多,说道:“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你这么厚的。”

    ………

    挂断电话后,顾恒回到餐厅,跟陈远打了声招呼,让他先随便找间宾馆落脚,自己一个人离开,未来丈母娘也在那,他觉着带上陈远似乎有点不大合适。

    半小时后,顾恒出现在了浙省电视台的大楼外,然后,没有意外,刷脸没通过。

    在湘市,与芒果电视台台长吃过饭,也有点私交的他可以随便出入芒果卫视的大楼,在这里,要想有刷脸的特权,他需要进步的空间还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