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这次会议与其说是确立公司股权结构,倒不如说是为了调整公司结构,确立一个更加稳固的后方。

    之前的恒创,摊子铺的太散,就像诸侯分封制,各分公司互不统属,管理结构太过分散,凝聚力不强,效率低下。

    举个简单的例子,像人人网、恒成科技、恒嘉影视几家公司,很大程度上是可以进行资源共享和互补的,如果碰上较为紧急的情况,像是人人网需要调动恒嘉影视的明星资源进行宣传造势,如果事发突然,因为双方互不统属的原因,便无法做到协调统一,快速做出决策。

    像人人网刚上线那会,有借助恒嘉影视的签约艺人上快本宣传,若不是没有顾恒在中间调度,光靠手下人去协商,恐怕效率就会低很多。

    随着如今事业规模的扩大,要是再碰上这样的事,顾恒不可能每次去出面调度,要是事事需要亲力亲为,那还要下属员工干什么?

    也正是因为公司结构与管理的不完善,所以很早时候乔西就提出过进行改组的提议,也就是如今这种由总公司进行统一调度的制度。

    如果说之前各分公司互不统属的结构是诸侯分封制,那现如今的结构便是三省六部制,总公司是具有最高权力的门下中书省,各分公司便是六部,总公司设立几位集团副总裁,分别对几家分公司的业务进行统管负责,一旦各分公司有业务往来时,总公司几位副总裁进行会议协商后,便能做出决断,不需要事事都要身为总裁的顾恒操心。

    几位副总裁作为权利仅次于顾恒的存在,每年轮岗,既是防止他们一直统管某一分公司,导致结党**,也能激起他们之间的竞争意识,要是某家分公司今年在某位副总裁的管理下业绩飞速增长,来年轮岗,由另一位副总裁管理时,他要是交出的成绩单太过平庸,也无法对董事会交代。

    顾恒不否认自己的管理水平还有待提升,可他能通过合理有效的制度来弥补这一缺陷,让几位副总裁来分担压力。

    在这种管理制度下,再增添一个监察部,则是对几位副总裁权利的限制!

    平衡权力,这不是信得过与信不过的问题,而是任何一个上位者都应当具备的基本素质,要想将恒创打造成一家全国知名的大企业,这对顾恒,对整个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必然的过渡阶段。

    攘外必先安内,顾恒此次兑现承诺下发股份,同时改组公司管理结构,便是为了打造一个稳定、可以高效运转的后方,如此,在未来乱战四起的互联网领域当中,他才能放心的去征战四方。

    月牙如钩,空气中依旧弥漫着夏日的些许燥热。

    冯家老爷子在湘市执政数十年,冯家伟作为土生土长的标准权二代,把吃饭地点交给他决定绝对靠谱。

    聚餐地点选的是市中心一家装修不是很华丽的酒楼,可外边的停车场地却是没有满满当当,冯家伟一边引着大家进去,一边说道:“这可是家地地道道的百年老店,据说往前推个一两百年,这家店的老祖宗是在宫里当过御厨的,是祖传的手艺。”

    不管真假,冯家伟这么一说,这顿饭的档次立马就上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顿饭的真正主题,显然不在于吃,老总出席,谁要是在饭桌上只顾着埋头大吃,那绝对是脑袋被门挤了,也不可能有资格被顾恒拟定为公司董事会的一员。

    “顾总,我敬您一杯!”

    “冯部长,来,咱们喝一个!”

    饭桌上,男多女少的局面,自是免不了喝几杯,而作为老总的顾恒,更是被格外关注的对象。当然,敬酒之前一般都免不了一句开场白:我干了,顾总您随意就好。

    吃饭只是打个台子,大家心照不宣的目的,是为了熟络关系,加深在老板面前的印象。

    顾恒也没有端着,虽然大都时候都只是蜻蜓点水的示意一下,却也没有推辞任何一人的敬酒,毕竟从今往后,在座的这些人,才是他打江山的真正依仗。

    因为利益的捆绑,大家都有着共同的长远目标,那就是努力把公司发展壮大,公司发展的越好,越早上市,他们手上的股份才会越值钱,才能更早的住上半山别墅。

    一份股权转让书,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成了一个利益同盟,这种关系,也许谈不上绝对可靠,但比起和公司那些没有进入这个圈子的员工来说,却要更值得信赖。

    酒到正酣处,一些人不禁开始忆往追夕,其中有一位是创业之初就跟着顾恒一起走过来的,忍不住感慨道:“顾总,说实话,当初和你一起干时,我是做梦都没想到,咱们能这么快走到今天这一步,记得那时候你说要带着大家一起去纳斯达克敲钟,现在,这个梦想已经离我们并不遥远了,我也可以很大声的跟当初不理解和支持我的家人说,跟着您干,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决定,没有之一。”

    创业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怕是开着先知的外挂,顾恒当初事业刚起步时也走的比较坎坷,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头一年发了奖金让员工回家过个开心年,结果第二年,有好些人就不来了,有些人是被家里说教,认为在一个小工作室里干没前途,有的人则是自己幡然醒悟,认清了“现实”。

    自古都是同甘者众,共苦者少,因此,对于那些当初一起走过来的兄弟,顾恒都没有亏待,和江诚一样,都给了股份,有的虽然不多,但等到公司上市,足以支撑起他们想要的生活。

    往事历历在目,顾恒悄然起身,有感而发道:“我保证,最多五年时间里,在座的各位都能够成为亿万富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这是我对大家许下的承诺!”

    聚餐结束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众人先后离席,冯家伟却留了下来。

    靠在椅子上打了个嗝,冯家伟靠在椅子上,悠悠说起了自己憋了许久的话:“老弟,你让我当公司的监察部长,可是真难为我了,就我这点水平,我怕拖你后腿啊。”

    刚才被敬了不少酒,顾恒一边喝着解酒茶,一边说道:“没办法,全公司上下,我数来数去,也就你最适合这个位置了。监察部权力很大,就像古时候的锦衣卫,监察百官,但换个说法,这也是个比较得罪人的差事,换成别人我不放心啊,就拿今天在座的人来说,除了你之外,之前都是有在人人网和恒成里任过职的,而人人网又恰恰是公司核心中的核心,我担心要是从那些人里挑人担任这一职位,他们很难有足够的魄力和决心做到公事公办。”

    冯家伟听到“放心”这个词时,脸上已经有了笑容,说道:“那合着,你就就这种得罪人的差事甩给我,让我背这个黑锅?”

    顾恒打趣道:“你该不会是舍不得恒嘉影视那边的那些签约女艺人吧?要真是的话你就吱个声,当兄弟的绝不阻拦你的性福生活。”

    “你还是先把自己屁股擦干净再说我成不,像咱们公司签约的左晓晴,你一开始又是送花又是力捧,撩拨完人家后就不搭理了,这种行为是很可耻的。”

    顾恒:“……”

    这没法解释,当初只是逢场作戏,用来阻挡朱志明派过来的女间谍施展美人计,可实际上,他连左晓晴的手都没牵过,背上这样一口大黑锅,他也是有冤没地诉。

    ………

    接下来几天,顾恒几乎是天天都呆在会议室里,公司结构整改,要讨论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从人事的任命,到具体工作的展开,这都是些极为重要的事。

    而除了这些之外,有几项是顾恒极为重视且反复提及的。

    其一:新班子组成后,尽快的磨合!

    其二:恒成科技游戏研发部的最新款休闲游戏,必须尽快收尾,如今人人网那边所研发的通讯软件已经正完成内测,恒成的游戏必须尽早推出,与人人网的通讯软件一起推出,如此双管齐下,才有可能一举崛起,打破腾训对即时通讯领域的垄断。

    其三:升任集团首席财务官的乔西必须尽快把部门组建起来,银行近十个亿的贷款将会陆续到账,要是没有一批专业素养过硬的金融人才,哪怕明知年将迎来一场大牛市,他也不敢将如此大笔的资金贸然投入到股市中去。

    上边一句话,下边累死人,随着一项项会议决策下发,各公司部门开始围绕着这些核心全力运转起来。

    今天很美好,明天会更美好!

    既然已经给公司一些高层派发了股份福利,为了激发中低层员工的工作激情,顾恒也没有小气,先后颁发了数项福利措施。

    其中让全体员工齐齐点赞的有两点:一是各公司每年都会选出一批优秀员工,享受带薪欧洲十日游,公费出游。

    另一项,恒创将拿出百分之十的股份作为期权池,用以奖励优秀员工,以及吸引高端人才!

    两项福利一出,公司内部几乎是人人欢呼,在公司内部引发热议的同时,也有员工将这一消息传到了网上,引来了不少职场人士的羡慕嫉妒恨。

    在小公司的,是羡慕“欧洲十日游”的福利,要知道,在如今年,每年安排员工出游,而且是去欧洲那种高大上地方出游的,基本都是大型上市企业,一般的小公司,可能辛苦一年,年终奖发下来还不到一个月工资。

    而那些在大企业的高端人才,则是对“百分之十”的期权池更感兴趣,因为那意味着,一旦公司上市,能够享有公司股份的员工,将随着公司的上市一夜暴富,而恒创的前景如何,但凡是对互联网概念有些了解的,都不会去质疑,恒创拥有目前国内第二多注册用户的网站,其上市只是个时间问题。

    人往高处走,一家优秀的企业,以及诱人的福利待遇,这往往是吸引高端人才的不二法门。

    至此,恒创基本上不用在像以前,需要花大代价通过猎头公司去挖人才,而是可以等着人才主动上门。

    …………

    时间悄然而过,公司改组完成后,顾恒身上的担子轻了不少,加上人人网最重要的几个项目还未准备就绪,他日子过的清闲了许多。

    七月中旬,顾家迎来了一批客人,是从涟水市赶到的大伯、二伯等人,好家伙,几大家子二三十口人,顾恒回家的时候,家里几乎挤满了人,都找不到地儿座了。

    “顾恒回来了,快,叫小叔。”

    “忙了一天,辛苦了吧!”

    一进门,原本闹腾腾的屋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直到顾恒主打招呼几位长辈,叔伯婶娘和兄弟们才回过神来,热情的打着招呼,不难听出他们言语中带着的些许讨好。

    顾恒并没有在意,富在深山有远亲,这本就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可以诟病的,他也一一笑着回应。

    有人图清净,有人图热闹,顾爸顾妈以往倒也不是喜欢图热闹的人,不过如今在湘市呆了这么长时间,远亲到访,哪怕人很多,招待起来比较麻烦,他们脸上还是笑容居多。

    看到这一幕,顾恒心有所思。

    因为参加了一个饭局,顾恒回来时已经是九点多钟,没聊一会儿,已经有孩子趴在沙发边睡了起来,等到考虑住宿问题时,顾爸顾妈一时犯了难。

    这么一大家子,这里显然是住不下的,前段时间顾爸顾妈倒是在另外一个小区买了一套房,只是还没来及装修,住不了人。

    大伯等人提议打地铺,说大热天的,睡地上更凉快。

    最终,还是顾恒一个电话解决了问题。

    不到二十分钟,一排车队停在了小区楼下,把大伯等人送到了就近的宾馆。

    顾恒离去后,大伯等人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一方面是激动,对于大伯他们来说,活了大半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都没有离开过本省,更不用谈什么出去旅游的事了,如今拖侄子的福,整个家族热热闹闹的出去游玩,而且食宿全包,心里自然是开心的。

    另一方面则是感慨,感慨顾家出了这么一个人才,靠着这颗大树,整个家族的命运都将因此扭转。

    “你们说,小恒现在的生意做得到底有多大,上次说给每家几百万做生意,这次又是请大家出去旅游,真的不敢相信,咱们顾家竟然能飞出这么一只金凤凰。”

    “对了,阿强,你们想好要做什么了吗?我们家到现在都还没琢磨明白呢,你说要是做点小本生意吧,不好意思开口跟小恒去要几百万,要是做点大买卖吧,又怕没经验,做了亏本生意。”

    聊着聊着,大家的话题最终转到了前段时间顾恒答应借钱给大家做生意的事,然后齐齐看向了顾强。

    没办法,这些人里,除了大伯远在广省的女婿是做生意的,剩下的人里,也就顾强做过生意,去年还承包了老家修路的一段工程,可以说是见识最广阔的。

    抛开这点,他们还知道,顾强算是兄弟之中,和顾恒走的比较近的,据说顾恒赚第一笔发家的钱时都带上了顾强,是以都想听听他的主意。

    “你们问我那是问错人了,真正应该问的是小叔他们,接下来这些天,咱们不是要一起出去旅游吗,你们趁这机会,好好探一探小叔的口风才是真的,要我说,真要做生意的话,最好还是来湘市,有阿恒照应着,做什么生意都不会亏。虽然不知道他现在生意做得有多大,不过刚才你们还没看明白吗,大晚上的,一个电话就轻松调来了七辆车接送,这是多大的能耐?还有他住院那次,不是还有什么局长、区长的前来探病吗,总之,咱们顾家出了阿恒这么一号人物,又愿意提携大家,咱们的好日子才刚开始呢。”

    顾强的话,无疑给大家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可想想要是真来湘市,老家那边怎么办?对上了年纪的大伯他们来说,搬到湘市来,多少有种背井离乡的感觉。

    突遇际遇,反倒患得患失,这才是这个时代在农村里长大的一代人的真实心理。

    正因为从小生存的环境限制了他们的眼界和格局,磨灭了拼搏的勇气和魄力,才出现了“寒门难出贵子”这样的话。

    也是如此,家族里出了一个顾恒,他们才会倍感庆幸,认为这是可以改变家族命运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