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按照华国的习俗,安家落户总要办个喜庆点的仪式,公司总部大楼正式落成,间也走了这么一套流程。

    原本只是打算简单的操办一下,却没想到,惊动了不少人。

    仪式前一天晚,顾恒刚一回家被丫头给缠住了,早先已经打了数个电话确认他今晚会回来的丫头一反常态,刚一进门殷勤的给顾恒把拖鞋拿了过来,然后又是问果果吃饭了吗,要喝水吗?

    “说吧,是不是考试没考好?”

    深知这丫头是什么性子的顾恒愣了不到两秒,直接问了起来。

    果不其然,猜了!

    “我不是故意的,都怪老师,数学给我多扣了两分,要不然我也能拿到奖状了。”

    额,对于她这清新脱俗的辩解,顾恒忍不住笑了出来,考试没拿到奖状,都是老师故意扣分,恩,这没毛病。

    丫头嘴巴悄然撅了起来,有点心虚的瞥了眼沙发沉默不语的顾爸,最终把求救的眼神看向了顾恒,她知道碰这种情况,唯有果果才能当他的保护伞,好不容易迎来长假,她脑袋想的都是吃和玩,可不想被顾爸罚着和书本度过漫长的两个月假期。

    顾恒知道顾爸是那种一切看成绩说话的性子,犹记得自己读书那会,每次期期末考,能够进班级前几名,那一切无事,零花钱都能多出不少,相反,要是考的不好,那整个假期估计较难熬了。

    显然,丫头这次考试失利,估计是没能从顾爸那里讨到好果子。

    虽然不赞同顾爸这种“唯成绩论”的教育方式,顾恒却也没有直接去质疑,开口问道:“那你考了多少分,第几名?”

    “语,数学,班里第五名!”

    刚被顾爸用顾恒小时候考双百分的事迹教育过,丫头略显底气不足。

    “差了两个名次,那这个暑假扣除天假期,到时我去给你报个补习班。”

    顾恒故作严肃的下达了判决,有此惩罚,一是为了照顾顾爸面子,以他的性格,没考进前三那该受点惩罚,二来,也是让丫头长点教训,虽说成绩不决定一切,但在如今这个年纪,太过放纵也不行。

    但话又说话来,丫头毕竟年纪还小,要是整个暑假都关起来与书本和作业为伍也不合适,小孩子嘛,童年不能留下太多阴影。

    丫头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几根小手指头动了几下,计算过后,觉着还可以接受,脸重新露出了笑容,一蹦一跳的往厨房跑去,嘴里喊着:“妈,可以吃饭了吗?”

    顾爸还想说点什么,却是被顾恒先一步瞧出了苗头,截住话题问道:“爸,你这两天回老家干什么去了?”

    “没事,前段时间你二伯打电话给我,说家里的老房子好像有点漏雨,我回去看了下,请人把瓦片翻了下。”

    顾爸嘴说没事,心里却藏着事,搬来湘市也有近半年,他几乎每个月都要抽空回去住两天,每次回去都要带不少东西,对他来说,涟水市那个山坳子里,有他难舍的亲人和事物,远顾恒这一代来的要浓烈。

    说着,顾爸点了一根烟!

    在说事的时候突然点烟,这代表着顾爸心里还有别的想法,只是嘴没说出来。

    这个习惯最早是被顾妈发现的,后来告诉了顾恒,于是他也知道了。

    身为人子,顾恒把爸妈接来湘市,是想让他们过更好的日子,如果反而没有在涟水市过的自在,那与自己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他不免有点惭愧,自己似乎有点太过想当然了,以为给予父母足够的经济和物质基础便是对他们好,却忽略了他们真正的需求,或者说,他只顾着忙自己的事,却没有抽空好好的陪他们聊聊天,问一问他们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开饭了!”

    沉思的瞬间,丫头从厨房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顾妈紧随其后,端着菜走了出来。

    “别聊了,先吃饭!”

    “开饭,开饭!”顾爸起身,将烟头擦熄,起身朝着餐桌走去。

    晚饭过后,一家人坐在沙发看电视,出生于年代的顾爸顾妈不懂太多的娱乐和享受,不会,不懂唱,以前在涟水市时还能和朋友搓一搓麻将,而现在,晚消遣时光的唯一方式便只剩下了看电视。

    “爸、妈,咱们搬来湘市也有快半年了吧,住的还习惯吗?”

    “还好啦,反正每天是买菜做饭,再不是去逛逛超市和商场。唯一不好的是,这里的邻居都不怎么打交道,不像在涟水市,住半年,邻里之间没事还能唠唠嗑。”

    顾妈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顾恒想了很多。

    人都是群居动物,他努力的想要让爸妈融入自己如今的生活层次,却忽略了一个现实,那是他们是否能够融入进来,是否可以在这座城市里,找到同层次同年龄的朋友,脱离了这一点,没有与社会群体交流的空间,哪怕是给他们再多的金钱,想来精神世界也是较匮乏的。

    而矛盾也正在于此,正所谓身份地位决定社会层次,他如今所接触的群体,可以说是非富即贵,居住的环境,也不是一般的家庭有条件入住进来的,在这样的前提下,左邻右舍可以说都是有一定地位的,而顾爸顾妈却很难融入这样一种生活氛围里,和别人打成一片。

    想了想,顾恒开口说道:“要不,让大伯二伯他们也来湘市吧,我之前不是答应给每家几百万的创业资金嘛,在哪不是做生意,倒不如来湘市,毕竟是大城市,机会更多,我也能帮衬一点。”

    “可以倒是可以,我是担心……”

    顾爸眸光微微一闪,又点了烟,说道:“人心难测啊,之前你答应借钱让他们创业,他们会很感激,在涟水市那个小县城里,几百万足够让他们做起生意来。可要是来了湘市,我怕他们不止于满足你以前给的那些了。”

    听到这话,顾妈刚刚亮起来的眸子又暗淡了下去。

    诚然,她也希望能够让大伯二伯他们来湘市,这样今后也能常走动,不至于太过寂寞。可这一切的前提,是不能拖儿子后腿,在当妈的心里,儿子的地位是始终排在第一位的。

    “没事,我有分寸,反正丑话早已经说了,我给他们的创业资金那么多,想要更多我也不会给,如果真有想法,那靠他们自己,先努力干出点名堂来,出了成绩,到时候想要拓展生意,我再给他们投资。要是没本事,那安安分分的做点小本生意。”

    顾爸没有点头,只是说道:“我再考虑考虑吧!”

    一家人继续唠着嗑,刚刚没法插话的丫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缩到顾恒怀里说起了自己班的小趣事。

    趣事的主题一个,大概是班里这个成绩没她好的小伙伴暑假打算去哪玩,那个经常被她欺负的倒霉蛋向她炫耀要去哪儿玩……

    再然后,眨巴着一双眼睛盯着顾恒。

    这丫头没忘记,顾爸顾妈以前答应过她,要是考试考进前三名,带她出去旅游。只不过现在事情有变,考了个第五,没好意思光明正大的提,只好迂回着前进。

    顾妈被她可怜兮兮的模样给逗乐了,笑骂道:“你这丫头,读书时没见你脑袋开窍,想出去玩一肚子歪脑筋。”

    “干脆这样,爸妈你们想一想,看暑假想去哪儿玩,定几个地点,我帮你们安排。到时我可能没时间陪你们一起去,要是让你们跟团跑的话太累,自己去的话我又不放心,不如我给你们安排一辆长途大巴,把大伯二伯也一起叫,一来人多热闹点,当是当侄子的孝敬他们,二来也好和他们聊聊来湘市的事。”

    “诶,你说你每天跑东跑西的……”

    顾妈一听顾恒不打算去,兴致一下子又低落起来,丫头也是满脸的不开心,果果不去,到时要是爬山路可没人背她了,还有,要是有过山车这些游戏,妈妈肯定也是不敢带她一起玩的。

    最后还是顾爸拍板,说道:“不用管我们,忙好你自己的事要紧,创业阶段,总归是要辛苦些的……”

    话音未落,顾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顾爸顾妈对视一眼,有骄傲,也有心疼。

    别人看到的是顾恒飞的有多高有多远,只有身为父母的他们,才会记挂着儿子是不是飞的很累!

    十来分钟后……

    看着顾恒从阳台外接完电话进来,顾妈开口问道:“没什么事吧,没大事的话晚别出去了,明天处理也来得及。”

    见过几次顾恒半夜接完电话匆匆出去的事迹,顾妈未等顾恒开口劝了起来,她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钱是赚不完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别把身体累坏了。

    “不出去,只是明天公司总部大楼正式入驻的剪彩仪式有所更改,必须要提前安排些事。”

    …………

    翌日,顾恒以往提前半小时赶到了公司。

    从小被顾爸逼着锻炼出了一个良好作息规律,如果没有突发事件,他一般是不会轻易更改习惯的。

    不过今天不得不提前来安排一些事,昨晚冯家伟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市委书记将会带人前来参观公司的剪彩,事出突然,不得不多做一些安排。

    原本只是图个吉利,走个过场,如今市委一把手将亲自到访,弄得太寒碜有点过不去了。

    顾恒对这事了心,有人他更心,冯家伟一大早带着定制好的“欢迎市委领导莅临指导”之类的横幅前来布置了。

    那可是市委书记,入了省委常委的大咖,论地位,这位不在他老爷子之下,论前途,这位他老爷子要年轻好几岁的市委书记更是要超出,像湘市这种省会城市的一把手,要是再进一步,一般是省长,而他老爷子,却没了更进一步的可能,再过两年要卸任了。

    从小在政治家庭长大,他也许能力一般,但基本审时度势的眼光不缺,知道一家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是要与政府机构打交道的,要是有了市委一把手的关照,哪怕是等他老爷子退休后,很多需要与体制内机构打交道的事,要容易许多。

    在华国这个官本位国家里,从来没有纯粹的商业之说,在资本的积累没有达到可以影响一省一市经济格局的程度时,资本面对权力,永远都是矮了一头。

    除非混到前世王首富和小马哥那等程度,当产业遍及全国,当其企业可以影响到一省甚至是一国的经济形势时,那时才会有较为主动的话语权,因为到了那种级别,是各省市的领导想要留住这些企业,为该地区的经济建设添砖加瓦了。

    显然,如今的顾恒虽然看似风光,却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影响一省经济格局的高度,所以在目前的形势下,他同样得遵守游戏规则,如大都数企业那样,对于市委领导的莅临指导,他必须表现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以最热情的欢迎仪式,迎接着领导的到来。

    人生如戏,每个人在不同阶段扮演着不同角色,也得遵守这个角色当前设定下的游戏规则,这是现实!

    午九点,新建好的恒创总部大楼外边人来人往,十来层的高楼,挂着一条条红色条幅,都是些有过点头之交的企业老总送来的,锦添花者,自古从不少见。

    午九点三十分左右,有车队缓缓开了过来,提前收到消息的顾恒和冯家伟等人带着笑容迎了去。

    说是指导,其实也走个过场,身为一市父母官,在如今以经济建设为主题的形式下,他必须对其治下的明星企业表现出足够的重视和关心,并许以殷切的期许。

    而作为企业,恒创集团也需要这样的重视,既能提升企业影响力,又能加强公司员工的凝聚力,毕竟不是什么企业都能让市委一把手亲自到访的。

    是以,最终的结果大体可以套用当天晚间新闻的报导:市委书记莅临恒创集团,与恒创等一众高层进行了深入交流,表明了对互联这一新兴产业的大力支持,并殷勤期盼,希望以人人为首的互联产业,在未来的五到十年里,成为本省又一支柱性产业……

    市委领导的到来,对恒创集团的一众高层来说,可以说是对公司实力的一种认可,除此之外,似乎也没了更多实质性的意义。在其车队离去后,大厦顶层的总部会议室里,恒创第一次集团股东大会,此拉开了序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