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希望他的胃口不要太大
    是否想走的更远一点?

    这是顾恒抛出的一个诱饵,目的就是为了让马昀上钩。手机无广告 .. 最省流量了。

    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在接下来阿里的融资过程中,扩大自己手上的持股比例,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要表现出远超其他投资者的价值。

    纯粹的拼资本,他肯定是拼不过软银等资本方的,最起码在眼下,他手上能够动用的资金不多,如何利用手上有限的资本,攫取最大的份额,便成了他要考虑的问题。

    于是,便有了这一问!

    拼资本拼不过软银等资本方,可他却有别的优势,其一是手上握有千万级用户的人人网,这个平台对于处在发展阶段的淘宝来说,具有不小的助力。

    其二,知识就是金钱,对电商的运营模式与理念,他不敢说有多么深刻的认知,但在大方向上却是能够给予一定提点,而这些知识与理念,有的对马昀来说会显得弥足珍贵,有的则会给他一定压迫感,更会因为这种压迫感而去好好衡量拒绝他的后果。

    其三,他入股阿里,从始至终的打算,都是只想做一次纯粹的投资,没想要通过资本运作夺取马昀在阿里话语权的打算。相反,要是能够扩大持股份额,他还愿意将手中所持股份的投票权转让给马昀,以此增加马昀在董事会上的话语权,强化对阿里的掌控。这一点,是软银等资本方不可能做到的。

    当有了这些优势,他便有了讨价还价的本钱,如今要做的,便是将自身所具备的这些优势,一点一点向马云展露,唯有获得对方的支持,他才有可能从软银等资本方手上抢过来一些股份。

    显然,尚不知顾恒具体打算的马昀,入套了,面对这个比较突然的问题,他不禁皱了皱眉。

    虽然此刻坐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远比他年轻的后起之秀,可商场上不论年纪,只论成败,以顾恒如今所取得的成就,绝对有资格与他坐而论道,此时对方有此一问,想来是有的放矢。

    马昀倒也没有故作身为行业前辈的矜持,开口问道:“顾总这话怎么说?”

    “很简单,以淘宝如今的现状,下一轮融资已经迫在眉睫,我得先确定马总你的打算,才好确定是继续跟进还是退出。”

    话没有点透,可以马昀的精明,却很快明白了其中的言外之意。想来,年纪轻轻就能够开创人人网这大好基业的顾恒,是不屑于小打小闹的,如果连他自己都对淘宝的发展前景没有足够野望,对方可能就要提早下船了。

    马昀心里暗自衡量着得失,没有直接作出回答,而是反问道:“不知顾总对国内电商的发展,是什么样的一个看法?”

    呵呵,就怕你不问!

    顾恒心里自得一笑,说道:“电商这块,我敢断定,未来将会是互联网领域里最大的几块蛋糕之一,谁最先布局,并形成垄断地位,未来就有可能打造出一艘真正的商业航母,而且还可以通过支付渠道这块,辐射到金融领域,孵化出一家可以对银行体系造成冲击的网上银行。

    当然,现在谈前景还有点为时过早,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打好根基,毕竟走在前头不一定代表能够笑到最后,事实上,我也就是没那个精力和时间,要不然当初可不会轻易把支付宝转让给你。”

    简短的几句话,马昀听出了两层意思,一是顾恒对电商领域的看好,二是他对电商领域尚未完全死心。

    他一时又想到了刚才说的“早作打算”那句话,如果对方这次没能从自己这里得到想要的一些东西的话,可能不只是退出这么简单,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退出后另起炉灶。

    想到这个可能,他不免对眼前这个脸上含笑、心中却藏有沟壑的年轻人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忌惮,因为对方所掌握的实力很强,要真的跳出来和他打擂台,将会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对手。

    …………

    一小时后,顾恒离去,马昀却没有立即离开茶室,而是立即拨通了几个电话,把几位干将给紧急召唤了过来。

    约莫十五分钟后,蔡从新几人先后赶到。

    “老马,你这样可不厚道啊,酒会过后把我们给打发回家,现在还没两小时呢,正睡得香,又给喊了过来,就算给你当牛做马也没这么个使唤法啊!”

    私下里,蔡从新等人与马昀的关系通过这番话就可以看出个大概,几年前就拿着几十万年薪的他甘心放弃高薪,拿着每月的工资和马昀一起创业,这份互相信任的交情,早已超出了一般的上下级关系。

    马昀哈哈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我认错,你也知道我这人,一旦碰上问题,不立即理清楚是睡不着的,所以只好把你们给叫来一起陪我了。”

    “你还好意思说,想当初创业那会,经常一个电话就把大家给喊过去,挤在你那一小屋里商讨大事。我跟你说,当时要不是有嫂子的宵夜安慰,我早就不和你一起干了。”

    说笑着当年往事,几人先后落座,又添了一壶新茶后,马昀才开始说正事。

    随着马昀的话语声响起,蔡从新几人脸上的表情逐渐开始严肃起来。与此同时,一个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年轻身影,逐渐在脑海中成型。

    “照你这么说,那位顾总跟你谈了对电商领域的看好,还谈及了一些关于淘宝的发展思路,那按你的分析,他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马昀沉吟说道:“依我看,最大的可能,是他想扩大在阿里的持股份额。因为他谈及的那些发展思路当中,还特别提到了一个可以威胁到淘宝的点。也就是说,如果他想加入这场游戏,就有可能通过那些手段来狙击淘宝,这可以当成是提点,也可以当成是威胁。如果双方继续合作,有了更深的利益捆绑,那番话就是提点,如果中断合作,那就会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不得不佩服那位小顾总啊,简直是一针见血,物流方面确实是淘宝目前最大的一个短板,在如今没有太多竞争者的情况下,物流方面还显得不太重要,买家对于货物是三天到还是五天到不会有太大反应,可随着日后行业的竞争加剧,物流就成了决定胜败的关键一环,当别家网站只要三天就能到货,淘宝却需要五天甚至七天才能到货,结果如何不用想都知道。”

    马昀也叹息道:“是啊,如今国内的一些物流公司,除了邮政这家国字号单位外,像圆通以及顺风等公司,限于如今网购才刚起步,全都不成气候,这时候要是有看好电商行业的资本大佬出手,集重资去收购那些物流公司,自己再另起炉灶打造出一个电商平台,通过比拼物流速度,我们的处境将会变得很艰难。如果是那位小顾总想要下这盘棋,以他对电商行业的理解和他手上握有的人人网等资源,那我们就更难应付了。”

    “那你的意思是?”

    “形势比人强啊,我刚才本来是打算直接探一探底的,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约了他明天继续碰面,他也没有拒绝,显然是怀着想法来的,只希望他的胃口不要太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