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肖潇:“想什么呢?”

    顾恒:“在想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人生!”

    肖潇脸上小酒窝绽放,说道:“那有些什么收获?别人都说生死间有大恐怖,也有大领悟,你这算是开悟了吗?”

    “感觉还差那么一点点,或许,等生完人以后,思想境界能有更进一步的升华。手机无广告 .. 最省流量了。”

    肖潇:“………”

    冬日的暖阳正好,打在人身上格外的舒适,肖潇推着顾恒在广场上散步,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侃着。

    相比起以往,两人如今的相处模式,少了些刻意,多了些随意。

    这一场车祸,让隐约横在两人之间的一层障碍,不知不觉间变得薄弱了许多。

    对顾恒来说,之前和肖潇交往,他都一直比较守本分,恪守着男女朋友之间的界限,理性多于感性。有这种态度,是因为前世的记忆在影响着他,让他对于这个前世痴痴守候了十多年的女孩怀有愧疚,很是小心谨慎的经营着这份感情,想要努力在对方面前营造出一个完美形象出来。

    殊不知,也正是这种刻意,才让他和肖潇的亲密度一直没有刷到满点,毕竟世上没有完美的人,越是趋近于完美,只会让人越是觉得虚幻,觉着难以捉摸和亲近。

    而这次的住院,却是让顾恒逐渐放开了,当一个女孩不忌男女之防,愿意给你喂茶喂饭,端屎端尿,他便再也没了什么需要小心的,因为最丢人最私密的事都已经暴露在了对方面前,也就没必要去刻意维护自己所谓的光辉形象了。

    而对肖潇来说,同样如此,之前顾恒刻意营造出来的完美形象,让她颇为不自信,会感觉到压力,会想着去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内在和外在,只为与他更般配。直到这次住院,当顾恒在虚弱时卸下防备,需要关心照顾时,她才找到了自身的存在感,也找到了两人相处时自己应该站的位置。

    “顾总!”

    溜达了小半圈,前来汇报工作的江诚瞧见两人,先是和顾恒打了声招呼,然后冲一边的肖潇点头致意。

    这些天经常往医院跑,看着肖潇一直默默陪在顾恒身边,只要不傻,自然能够猜到她和顾恒的关系。

    事实上,关于肖潇的信息,经由那些前来探病的公司员工传播,已经在公司上下传的沸沸扬扬了,尤其是女性圈子里,更是纷纷揣测,能够让顾总这种男神级人物倾心的奇女子,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

    人美,腿长,有气质,笑起来有好看的小酒窝?

    这些别人认为的独特之处并不是江诚考量的标准,他只知道,前两天顾恒交给他一首歌曲去运作,上面赫然写着作词:顾恒,演唱:肖潇!

    还有之前游戏上线的时候,那些棋牌游戏里的男音都是顾恒录的,而女音至今是个谜,直到这位肖潇姑娘出现,才让他找到了些线索。

    这种种迹象表明,顾恒对这位肖潇姑娘,绝对是真爱。要只是玩玩,实在犯不着花这么多心思。

    是以,对于这位未来有很大可能升级为老板娘的肖潇姑娘,江诚觉着,适当的示好还是很有必要的。

    “那你们先聊,我去转转,顺便买点东西!”

    肖潇知道江城这会儿来一般都是谈公事,回了一个微笑后,起身离开。

    这便是她找准的位置,事业上她帮助不了顾恒,可再强的男人,终归也会有疲倦和虚弱的时候,女人要做的,便是在男人疲倦的时候,给予他放松和休息的港湾。

    顾恒点了点头,等肖潇走出几步,他朝着不远处的几名保镖示意,于是,便有两人跟了上去。

    肖潇对于这种出入有保镖的阵仗还不习惯,却也没有拒绝。从这种保镖不离身的安排中,别人看到的,是顾恒的辉煌与成就,她看到的,则是他身上背负的压力与担忧。

    “顾总,这是公司最近的一些情况,目前人人网这边,主要的重心在两点,一是深度挖掘“娱乐圈”的潜力,找到一条与人人网最契合的发展路线,另外则是研发自己的通讯软件,等待时机,与腾训一较长短……”

    这些都是年初就已经确定好的方向,江诚这次前来汇报,只是据一些项目的具体进展进行汇报。

    顾恒静静听完,问道:“腾训那边有什么动作吗?”

    “目前还没有,或许,他们以为靠着那只小企鹅能够撑过去吧,毕竟以前最困难的时候都扛过来了,现在已经成为国内坐拥用户群体最多的公司,想着一时半会没人能够撼动他们的根基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说,咱们这边得抓紧速度,那只小企鹅一日不倒,对咱们来说就始终是最强大的一个潜在对手。”

    江诚点头说道:“恩,顾总你就放心吧,我会盯紧的。”

    知道顾恒重病未愈,江诚的工作汇报做到了尽可能的简短,越是关键时刻,便越是考验个人能力与忠心的时候,这种时候要是还让老总事事操心,那只会显得下属太无用。

    公事聊完,江诚聊起了私事,说道:“顾总,上次你给我的那首歌,我上传到了易听网,然后试着在人人网上小推了一下,反响很好,现在点播量已经破百万,下载量也超过了十万,这下你和肖潇可算是一炮走红了,要是能多写出几首歌,你们都可以考虑出专辑了。”

    不得不说,江诚这拍马的功夫功力见长,即便知道这些只是场面话,可听着舒坦。

    闲聊一阵后,江诚离去,没过两分钟,又有几人赶到。

    这次来的是陈远,随行的还有钱益民,上次和他一起搭档调查过朱志明老底的那位私家侦探。

    这次意外,陈远同样有受伤,只是因为有安全带和气囊的缓冲保护,伤势比顾恒要轻,虽然一只手还打着石膏挂在脖子上,额头上也还贴着纱布,可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

    虽是突发事件,可对于顾恒的这次受伤,陈远是极为自责的,认为是自己的失职,才造成顾恒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所以这次在顾恒派人出去展开调查时,陈远不顾身上还未痊愈的伤势,也跟着参与了进去。

    “顾总,这是我们这几天调查的一些资料,那位酒驾的肇事司机姓吴,叫吴元,现在被羁押在公安局,我们有找他谈过话,没有挖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出来。不过根据他的资料,可以看出很多信息,首先,他在之前就离了婚,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转让给了老婆孩子,这也就是说,他现在一无所有,碰上这种事,完全没什么可赔偿的,也就没了后顾之忧。另外,根据他的人际关系,我们还发现他有一位表哥是在一家夜总会上班,而这家夜总会的老板,和被双规的那位有亲戚关系……”

    钱益民静静说着,逐渐将这次发生的事故给捋顺了脉络,虽然证据在吴元那块已经断掉,他一口咬死是喝多了酒造成的意外事故,想要一肩扛起所有的责任,可明眼人都清楚,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大概是准备的比较匆忙,所以破绽很多,很多细节都经不起推敲。

    没有证据?

    顾恒眸光微冷,他又不是警察,需要讲什么证据?

    “这事你们看着办,我要的只有几点,首先那姓吴的,他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就应该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就算是酒驾,应该也要负刑事责任的,能让他在里面多呆一天就别让他早一天出来,还有他不是离婚了吗,不管是不是做戏,你们可以盯着点,如果有好人家,咱们就做做好事,给他老婆介绍个好对象,反正他已经进去了,老婆孩子总要有人照顾的。还有他表哥,还有那夜总会老板,总之,给我去查,只要身上有点屎,就让他们一辈子都洗不干净。”

    俗话说,对一个男人最大的惩罚,就是让别的男人去睡她的老婆,打他的娃。不管是对吴元也好,还是他表哥也好,凡事涉及到了这事的人,他一个都不想轻饶。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有句话说的好: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顾恒平静的话语中,透出些许戾气。

    人不狠,站不稳,这一次明眼人都看得出有猫腻,他要是轻拿轻放,只会被人认为软弱可欺,这一次是车祸,下一次碰上对手呢?会不会对方直接来枪击了?

    他这次能够死里逃生是幸运,可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幸运上,要想站的稳,偶尔也得使出一些降魔手段,让对手认清得罪他的下场,这样才会有所忌惮,在动手前思考是不是承担的起这个后果。

    “陈远,老钱,这一次完事后,我打算成立一家安保公司,到时由你们两个负责。”

    交代完事情之后,顾恒又抛出了一个话题,虽然没有点名,可都是聪明人,只要稍一琢磨就能明白其中的诀窍。

    很明显,处理这次的事要想达到顾恒的一个心理预期,可能会用到一些非常手段,如果办好了,那就是等于交了投名状,今后的荣华富贵,顾恒可以给他们一份,反之,宾主情谊也就到此为止了。

    “顾总,你放心,这事我一定给你办漂亮了。”

    钱益民在社会上多打滚了些年头,很快便明白了个中深意,只是稍一犹豫,便给出了态度,陈远紧随其后,也给出了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