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这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

    看着眼前的朱丽倩,顾恒给出了一个不低的评价!

    一个煽情的故事,让双方原本敌对的立场悄然缓和下来,顾恒原先想要置朱志明于死地,一来是对方触犯到了自己的切身利益,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他以前干下的那些事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人,要是不一棍子打死,担心会遭到反噬。

    如今朱丽倩把自己摆在弱者姿态,道出了朱志明不为人知的一面,多少扭转了些顾恒对朱志明的感官,一个在贫困时照顾妹妹的兄长,这样的人,即便干出了很多缺德事,却没法让人恨的彻底,让人觉着他还有些人性的闪光点。

    在稍稍打消了顾恒的戒心后,朱丽倩又表明自己底线,把能够拿出来的筹码全部放到谈判桌上,完全不设防,把顾恒推向掌握谈判主动权的位置,看似是吃亏了,可实际上,只有这样,双方才能有合作的基础。

    没有这些铺垫,直接谈合作,顾恒会本能的怀有戒备,认为她心怀叵测,虽说她们兄妹背后那人固然是自己的隐患,可对朱丽倩来说,那不仅是她的靠山,还是她的枕边人,是她孩子的父亲,就算两人没有感情基础,可这时候站出来在那人背后捅上一刀,只会让顾恒觉得这女人太过狠辣,本能的想要敬而远之。

    而有了之前的那些铺垫,顾恒则会认为她这是兄妹情深,不得以之下才做出的反击。

    懂人心,看的清局势,还知道取舍,关键时刻也有魄力下得了狠手,可以将给予她今天这一切的那人推向深渊,这样的女人,谈不上好女人,却当得起不简单的评价。

    安静的茶楼里,两人并没有聊多久,主要是除了那点可以让顾恒感兴趣的事外,朱丽倩找不到别的话题,她还年轻,风情仍在,可她知道,异性相吸的原理放在她和顾恒之间并不成立。

    对她来说,哪怕顾恒这款曾是她年轻那会白马王子的标配版,可对方却亲手送了她哥进监狱,她可以欣赏他,畏惧他,却不可能去和他发生点什么。她同样也知道,顾恒不可能对她有什么想法,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最后提出的那笔交易,对方只会对她避而远之。

    朱丽倩能够走到今天,最擅长的一点便是知情识趣,当聊得差不多时,主动起身离去。

    顾恒没有起身相送,又在茶楼里静坐了一会,才动身离开。

    楼下停车场,见顾恒下来,已经来了有一会的陈远下车开门。

    “你们以前有调查过朱志明,他和朱丽倩关系怎么样?”

    上车后,顾恒将刚才朱丽倩所说的一番话捋了一遍,开口求证。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不否认,他对于朱丽倩提出的合作建议有点动心,朱志明那点家当他不动心,一来是看不上眼,二来是那种不义之财他就算可以从中分一杯羹,花着也不会舒坦,他真正在意的,是可以彻底解决掉隐患的机会。

    朱志明背后那人对他来说,可以说是如芒在背,对方上次吃了个暗亏,不仅把朱志明给搭进去了,甚至差点连本人都受到了牵连,导致原本平稳的仕途有了波折,这个梁子既然已经结下,他担心对方会找机会报复。

    诚然,如今冯家老爷子还在位,可以压制一时,但年纪上不占优势,这两年左右就要退下来,到时人走茶凉,那人不一定会继续蛰伏下去。

    出于谨慎,顾恒向来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人性,他的事业根基都在湘市,不想给自己留下一个后患。

    可即便是心动,却不代表他就会立刻付诸行动,毕竟兹事体大,涉及的是一位市厅级官员,还得多方验证之后,确认收益与风险之后,才会做出决断,即便是真要动手,也得选择最稳妥的方式,将自己置于风口之外。

    而需要求证的东西,自然是朱丽倩那一番话的真实性,她是否有能够扳倒那人的底牌,是否别有用心……,这些都需要去验证。

    小心无大错,他不可能因为朱丽倩摆出的姿态低,开出的条件诱人,就去盲目行动,他的实力也远没有达到可以轻松碾压一位市厅级官员的高度,处在这个积蓄实力的阶段,他才更要小心谨慎,考虑周全。

    “他们兄妹两关系挺好的,朱志明外面女人很多,却只有两个孩子,我们跟踪他的那段时间,他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抽空带两个孩子去他妹妹家吃一顿饭,要不就是带几个孩子出去玩一趟。”

    顾恒暗暗点头,这个回答,算是佐证了他们兄妹情深,也看得出,朱志明对于子女的看重。

    “这两天你把从公司安保部门调过来的那几个人安排一下,以后这一队人就从公司划出来,由你来调动,留一个司机给我爸妈调用,另外几个就分成三组,轮流暗中保护,不要打扰到他们的正常生活就行。另外,给我去调查一下朱家兄妹的过去,上次和你们一起做过事的钱益民,他以前不是干过私家侦探吗?你可以去找他帮忙,如果有可能的话,帮我把他给挖过来。”

    顾恒有些话说的比较隐晦,陈远却已经懂了其中含义,内心有些激动。

    种种迹象表明,顾恒这是打算培养一批负责个人及家庭安全方面的保镖团队,而且是脱离公司体系的私人保镖团队,越是私人的,往往就代表着越受信任和重视,而这个规格和待遇,也绝对会比呆在公司更高。

    如今,这样一支团队将由他来负责管理,那也等于他的地位得到了提升,能够负责老板一家安全工作的,那代表着什么,妥妥的心腹啊,只要好好表现,随着顾恒日后水涨船高,他能够上升的空间还有很大。

    …………

    正月十五,杭市!

    正值元宵佳节,本该是开心的日子,可肖潇家的这顿晚宴,气氛却有些诡异。

    肖妈一边给女儿添菜,一边又打量着她,冷不丁还开口问上一句:“你有没有和他说?是不敢来,还是有别的原因?”

    每当这时候,肖潇只能把头埋低,回上一句:“我还没说呢。”

    被唠叨的多了,她偶尔也会低声抗议几句:“妈,你这是审犯人啊,有这么催的吗?”

    虽是抗议,可话说的太没底气,更像是一个偷吃糖果被发现的小孩,不但没取到任何效果,反倒让肖妈觉着事出反常,加大了审问力度。

    肖潇是真无奈了!

    因为肖妈知道她有男朋友了,那位表姨上次见过顾恒后,到底是没忍住,趁着今年春节拜年时,偷偷在肖妈面前抖出了实情。

    肖妈一开始是半信半疑,自家女儿她还不清楚,如果真有男朋友了,这么大的事肯定会和她说。

    确实是大事,毕竟这年头的爱情观,很大程度上是可以和终生幸福这个概念挂上等号的。不像若干年后,不少女孩都是在经历了几个渣男,累觉不爱后,才考虑谈婚论嫁的问题。

    肖妈本来不信女儿会在这种大事上瞒着自己,可架不住表姨说的有板有眼,加上后来的一些观察,她才终于是认定了这件事。

    好巧不巧的,就在前不久,也就是肖妈刚得知这事并初步确认那会,肖潇打算趁着开学前去湘市,还偷偷摸摸买了机票,而说给肖妈的理由,是去同学家玩。

    没办法,恋爱中的女孩,又是分隔两地,好不容易逮着一个长假,当然是想和心爱的人过一下二人世界。

    这个简单拙劣的借口,不幸的被已经在暗中留心观察的肖妈给拆穿了,接下来,就是开始盘根问底了,辛苦养大的闺女,可不能轻易叫人给拐了去。

    得知交往的对象就是以前的邻居顾恒时,肖妈内心有些复杂。

    倒不是觉着顾恒人不好,正如顾爸顾妈看肖潇一样,肖妈对于知根知底的顾恒的第一感官还是不错的,打小就成绩好,模样也周正,现在又考上了湘大这样的重点大学,今后前途想来不会太差……

    可问题也出在这,正因为太熟,女儿要是和顾恒走到一起,也就代表着今后她要重新去面对那个村子里的一切,她不想将自己如今的现状展现给熟悉的人。

    当年从村里搬出来,是一家三口,富贵得意时,是被村里人艳羡的对象,她不知道再次回去后,当村里人问起自己的现状时,该如何回答,说出来没两年自家男人就变了心?

    她不知道说出这些后,引来的会是同情,还是笑话,亦或是幸灾乐祸。

    她只是本能的想要去躲避,想要躲避熟悉的人和事,躲避那个伤心之地,躲避村里人异样的眼光,所以才在离异后选择了来杭市这个陌生之地疗伤,如今要去面对这一切,再次撕开心底那道仍隐隐作痛的伤口,她还无法做到坦然。

    当然,如果女儿真认定了这段感情,她即便是不想去面对,却不至于自私到非要女儿去断了这份感情。

    只是,出于某些考虑,她必须先了解一些事,比如两人的关系到了哪一阶段,对于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她才能确认女儿的这份感情是不是经得起考验。

    她自己已经遭遇过一段不幸的婚姻,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离异之后,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她没有选择再婚,而是将女儿当成了全部的精神寄托,母女俩相依为命这么些年,所求的,无非就是希望女儿能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女儿年纪还小,很多事情考虑还不成熟,当妈的自然得替她把好关,肖妈理所当然的这样认为着,对顾恒熟归熟,可到底是好些年没见了,她不审核过关,可不放心让女儿和顾恒交往。

    只是,面对自己的一些询问,女儿却支支吾吾的含糊其辞,这让肖妈有些无处下手,不得以之下,干脆就下了死命令:如果你们两想继续走下去,那就让顾恒过来一趟,当面跟我说说他的打算。

    这命令一出,轮到肖潇不知所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