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元宵节这天,顾爸顾妈来了湘市,本打算过完节之后再过来,想了想,还是决定提前动身,在涟水市是和亲戚一起过这个节,来湘市则是和儿子一起过,亲疏有别,不想看儿子一个人在外边孤零零的过元宵佳节。..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对于父母的到来,顾恒自然是满心欢喜,觉着人生的诸多小目标,已经完成了一小半。

    家人健康,幸福和谐,自己也事业有成,车子房子票子这些东西已经不再是制约自己的,一点一点实现前世诸多想做却没有做到的念想,他觉着很满足。

    吃中饭的时候,顾恒陪着爸妈聊了很多,无非就是今后日子该如何过、小丫头上学等方面的琐事,可在这家长里短间,却别有一番恬静温馨的氛围,让顾恒内心颇感充实。

    饭后,一家人正打算出去买点日用品,冷不丁的,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

    小丫头还没从换新家的兴奋劲头中缓过来,蹬着一双拖鞋,“及垃及垃”的跑去开门。

    她没忘记果果刚才的吩咐,开门前先踮起脚尖,凑到猫眼上看了一下,说道:“果果,是一位漂亮小阿姨,可以开门吗?”

    漂亮小阿姨!

    丫头这颇有创意的称呼让顾恒一脸的无奈,阿姨就阿姨,还非要加个小字,还要加个漂亮的前缀,这也就是身身边没外人,否则,分分钟得让她给搞出事情来。

    即便如此,顾爸顾妈看向顾恒的眼神,立刻就有点不对劲了,显然是被丫头的这个称呼给带歪了。

    也难怪他们会乱想,顾恒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事业有成,难免会碰到不少诱惑,正牌女友肖潇又远在浙省,突然跑出来一位漂亮阿姨登门,怎么都觉着有点耐人寻味。

    顾恒有点招架不住,赶紧起身,他也在纳闷,自己这儿来客很少,平时招待过的人,能够够得上“漂亮小阿姨”这称呼的,貌似没几个啊。

    走到门口一看,顾恒脸上的疑惑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些许不爽。

    犹豫片刻,他终究是打开了门!

    “顾总,冒昧打扰……”

    丫头口中的漂亮小阿姨话没说完,随即注意到顾恒身边的丫头和屋里的顾爸顾妈后,改口说道:“顾总,实在不好意思,不知道你还有客人,你看这……”

    嘴上说着冒昧,她却并没有挪动脚步,只是脸上露出些许歉意,晃动了下手上的一个礼盒。

    “爸、妈,我出去一趟,待会我叫人陪你们出去逛逛,先熟悉下环境。”

    顾恒冲身后打了声招呼,并没有让女人进门的意思。

    从这称呼中已经得知某些信息的女人眸光微微一动,不等顾恒关门,把手上的礼盒放到门口,说道:“叔叔阿姨,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找顾总有点事,这点小礼物还请收下,以后再来拜访您二老。”

    “果果,我也要去。”

    小丫头见顾恒准备出门,赶紧开口,眼巴巴的瞅着他。

    在她印象中,只要是和果果一起出去,身边还有漂亮小姐姐的话,自己一定能收获到不少东西,简直是想玩什么就能玩什么,想吃什么就能有什么。恩,虽然这次不是漂亮小姐姐,而是变成了漂亮小阿姨,不过想来也是差不多的,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顾爸顾妈仍是一脸的茫然,有点没弄明白状况,见丫头又要搞事情,起身把她给拉了回去,这漂亮小阿姨和漂亮小姐姐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从顾恒没让她进门就可以看出一二。

    两人走后没多久,顾妈轻叹道:“你说,那女的和小恒是什么关系,我看着不像是什么好女人,那眼神瞅着就不像什么正经人。”

    “我哪知道。”

    顾爸保持了沉默,在这个话题上,他觉着不发表任何意见才是最明智的。

    没能和果果一起出去的丫头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刚才还瘪着嘴有点不开心,这会儿已经把视线放到了身边的礼盒上,好奇心一上来,心里头顿时被勾的痒痒的,好想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是吃的还是玩的?

    顾爸顾妈也没忍住好奇心,他们主要是想通过这送的礼物,大概判断下顾恒和丫头口中那位漂亮小阿姨的关系,有个判断,才好做出策略。

    如果是那种不正当关系的话,那身为父母的他们觉着也该劝一劝了,尤其是顾妈,她反正是不同意的,那女人眼神看着跟狐媚子一样,能是什么好姑娘?

    “拆不拆?”

    面对顾妈的询问,小丫头已经跃跃欲试,顾爸则是心知肚明,自家婆娘其实早就有了主意,反着来反倒会引来一场争论,倒不如顺着来,说道:“想拆就拆开看看呗,难道你儿子回来还能因为这个和你置气?”

    “这可是你让我拆的啊!”

    顾妈临了不忘把锅甩给顾爸,动手拆起了礼盒。

    只有两样东西,长盒子里的是一根人参,顾爸顾妈看不出价值,放到一边,打开另一个盒子,顿时失声。

    一尊品相极好的玉佛静静躺在里面,看那没有任何杂色的明黄色泽、细腻的雕工,以及那比成人拳头还大上一号的个头,如果是真品,怕是起码得百万以上。

    出手就是如此贵重的礼物,那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意欲何为?

    顾爸顾妈有点看不懂了。

    另一边,下楼后,顾恒终于开口,淡淡开口道:“朱小姐,说吧,你这一次两次的,到底有什么事?”

    朱丽倩,也就是丫头口中的漂亮小阿姨,眸光低垂,说道:“顾总,你贵人事忙,我先后发了两次邀请函,也拖人请了你几次,这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想着登门拜访的。要不,咱们换个地谈谈?”

    顾恒犹豫片刻,点头答应,这都已经堵到家门口来了,要是拒绝,难保她下次还整出些什么幺蛾子出来。

    出于谨慎,地是顾恒挑的,毕竟双方立场不同,对这个女人,他多少还是有些戒心的,一个农村走出来的姑娘,能够混到今天这地步,还能够提携着自家兄弟上位,这可不是简单的情人和二奶可以做到的。

    “陈远,我爸妈搬湘市来了,去公司安保部选几个人出来,陪他们出去逛逛。恩,事情办完后就让他们别回公司了,到时我另有安排。”

    路上,顾恒想着给今天休假的陈远打了个电话。

    朱丽倩的突然上门,让他有些警觉,在立场上,他和对方可以说是敌对关系,却被对方摸到了家门口,这实在是不应该。

    以前是一个人住,他倒也没有太在意这些问题,可如今爸妈和丫头搬来湘市,他觉着很有必要在不打扰爸妈正常生活节奏的前提下,加强下安保工作。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他走到今天,得罪的人虽然不多,可终归是有的,也许在无形中妨碍到了某些人的利益都不知道,再加上一些眼红嫉妒的人,谨慎些总没大错。

    “好的,我立刻去安排。”

    休假时间段突然接到任务,陈远没有推脱,立刻答应了下来。

    “朱丽倩今天约我见面,地点定在了我常去的那家茶楼,你忙完那边就过来吧。”

    “恩,我明白了!顾总,到那后需要我上来吗?”

    陈远开口询问,身为司机兼保镖,他知道有些场合可以不用请示就跟去,有些场合则必须回避,还有些场合,需要请示才能做出决定。

    这个度的把握,是顾恒一直比较欣赏的,摇头道:“不用了,到时你到下面等我。”

    挂断电话,约莫十来分钟左右的车程过后,两辆车子停在了一家茶楼外边。

    茶楼不大,内里却别具乾坤,分为上下三层,装修几乎全是采用木质,颇具古风,透着几许闹中取静的意思。

    顾恒对茶道没什么研究,也喝不出几十和几千上万一两的茶叶有什么区别,只是和朋友来过两次后,平时也偶尔会来这喝杯茶,装装雅人。

    看着顾恒轻车熟路的朝着已经预定好的包厢走去,朱丽倩一边打量着周边环境,开口问道:“顾总喜欢喝茶?我家里有些朋友送的茶叶,说是上好的雨前龙井,我又不懂这些,留我手上也浪费了,不如赶明儿给你送过去。”

    “谈不上喜欢,我只是纯粹这里的环境,还有喜欢看人泡茶的手艺功夫,至于是几十块一包的茶叶,还是上万一克的名茶,对我来说区别不大。”

    顾恒不冷不热的说着,不想和朱丽倩扯上什么利益关系,就坐后,茶艺师傅端着一应茶具进来,真正的茶艺是个讲究活,从茶具到水质水温等都有讲究,这儿卖的,就是这样一个特色。

    于闹市中取一静谧之地,听着丝竹之乐,回响着楼下假山中流淌的叮咚泉水,于静室之中,看着茶艺人堪称艺术般的泡茶功夫,与三两好友熏香品茗,别有一番滋味。

    顾恒来这儿喝茶,享受的是这儿能让他心静的氛围。

    不远处的铜炉里,丝丝缕缕的熏香飘出,不大一会儿,室内生香,比起眼前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少了几许浓郁,多了几分柔和。

    一壶茶泡好后,茶艺师傅出门,朱丽倩那双水波流转勾人眼眸在孤痕身上逗留少许,这才说道:“顾总,几次打搅,多有冒昧,今天我在这儿以茶代酒,向你赔个不是。”

    顾恒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觉着水温合适,随之一饮而尽,说道:“朱小姐,机会我给你了,有什么想说的就说个明白,能办到的,我会考虑,办不到的,你也别强求。”

    眼前的女人很亮眼,眼神也很勾人,冬日里愣是穿出了几分身材窈窕的味道。若是换个身份立场,顾恒倒还有些闲情逸致,只是,有朱志明这层关系在,两人注定了是敌非友,也就用不着虚情假意。

    “顾总,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吧,以前有一个农村姑娘,出生那年爹就去了,受了刺激的娘亲差点把出生不久的姑娘给扔到门外活生生冻死,认为是她克死了爹,是个不祥之人,好在,姑娘的哥哥把她给抱了回来,这才救了她一命。在那个村里,姑娘一家都不受待见,因为穷,怕被借钱,都厌恶她们,因为没爹保护,都来欺负她们,那个时候,是姑娘一家最难熬的时候,直到哥哥慢慢长大,靠着打架惩威风,才让一家人在村里头站住了跟脚。

    哥哥没读过多少书,初中没毕业就帮着村里一些人家干活,不是他不想上,而是家里省吃俭用都只能供得起一个,他把机会留给了妹妹,不过妹妹不争气,没能考上大学,终究也没办法改变命运。也是在那年,娘也去了,哥哥就带着妹妹去了城里闯荡。

    顾总你应该知道,没读过什么书的人来城里做事,没亲戚没朋友,什么都不懂,起步时候该有多彷徨多难熬,最困难的时候,兄妹两甚至在大桥底下过个夜,每人一天就吃几个馒头,有一次还差点被人贩子给拐去给卖了,最后还是哥哥摆出一副不要命的架势才带着妹妹一起逃出来。

    吃过亏,上过当,被人瞧不起……,这些他们都经历过,不过,兄妹两都是不服输的人,吃一堑长一智,肯吃苦卖力气,他们终于是在这个大城市里讨上了口热饭吃,在厨房刷过碗,去工地上搬过砖,直到后来,妹妹进了一家高档酒店当服务员,兄妹两才迎来了改变人生的契机。

    那家酒店平时招待的都是市里的权贵人物,经理见妹妹长得还算漂亮,就起了栽培之心,那一年时间里,妹妹学了很多东西,微笑要露出八颗牙齿,走路要像大家闺秀,还要懂点文学,会唱点京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来酒店寻乐的大人物瞧上眼。

    最终,妹妹熬出了头,被一位大人物给看上了,兄妹两靠着这条捷径,完成了一场人生的华丽蜕变。”

    听朱丽倩说完这些,顾恒脑海里闪过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反过来,亦是如此。

    不过话又说来,如果朱丽倩的这个故事不是精心编造的,顾恒对朱志明倒是有些另眼相看,他为了发财让别人倾家荡产,可以说是一个十足的人渣,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还算是一个称职的哥哥。

    顾恒很快平复了心里的些许波澜,开口说道:“故事听完了,你想要表达些什么?”

    朱丽倩伸手擦了擦微微泛红的眼眶,等心绪稍稍平缓后,说道:“我想和你做笔生意。”

    顾恒突然抬头,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刚才还打同情牌来着,现在却突然说要做笔生意,女人心,海底针,真叫人摸不透。

    “顾总你应该知道,我和我哥能有今天,都离不开一个人,这次我哥进去了,可你和他的梁子却结下了,我可以给你一些他的资料,让你彻底没有后顾之忧。”

    朱丽倩说着,眼神突然转冷,说道:“我哥被他当了枪使,栽了,我不怪他,可他还想趁机把我哥的那点家当全给吞了,我绝不能让他得逞,那是我哥留给我两个侄子的后路,我得替他抱住,我劝不动那人,但非要在他和我哥之前选一个的话,我会选我哥。

    只要他倒下,我会把我哥一些没有被查处的产业低价转让给你,这是我可以给的,而我要的,是顾总你的一个承诺,这事一了,我会带着我儿子和我哥的两个孩子出国,我这一走,希望你今后不要为难我哥,他起码要十年才能出来,已经对你造成不了威胁,我希望你能够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这一刻的朱丽倩,没了刚才的妩媚动人,眼中的果断和决绝,让顾恒有些动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