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无题
    ps:本章未修改,建议稍后再看!

    特拉华大学位于米国西海岸的特拉华州,位于hsd特区与纽约市之间,是一所公立大学,论名气当然无法和哈佛、耶鲁等世界名校相比,但其在米国众多学府的综合排名,可以进入前一百,某些学科更是排进前十。□网○---.x-f`q`x-s``.

    前一百听着似乎有点l,但其实不然,特拉华大学位于特拉华州,能够以特拉华为校名,就可以大抵看出它的一些地位了,也许称不上顶尖,起码也可以排在上游位置。

    一路秀着自己较为蹩脚的口语,顾恒跌跌撞撞,终于还是来到了这个因为最早加入联邦,而有着第一州之称的特拉华。

    深入美帝中心,顾恒暂时没有发现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如果非要说出几点与国内的不同点,初看之下大抵可以总结出几点:拥有着和华国差不多国土面积,却仅有华国三分之一左右人口的米国,在对比之下,显得地广人稀,而作为世界的经济文化中心,这个发达的国家早早的完成了工业化进程,已经走完了以牺牲环境来换取发展速度的路,空气更显清新,天空更蓝……

    不否认,这个发达国家有它美好的一面,但这里并不是天堂,同样存在着贫民差距,同样存在着一些不文明的现象,同样有着高居不下的犯罪率……

    一路大概的看过来,顾恒没有为那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所震惊,也没有为那偶尔匆匆一瞥的湖光山色所陶醉,这个国家对他来说,仅有一个感觉:异地他乡!

    哪怕这里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拥有着最强大的军事能力,是世界经济、文化等领域的中心,也听人说过,只要有钱,这里就是人间天堂。

    但对于较为传统的顾恒来说,觉着到这儿游览观光倒是不错,但要是移民定居于此,他一定适应不了。语言方面的不通,思想方面的差异,饮食方面的不适应,以及那一张张缺少足够辨识度的黑人、白人面孔,都难以让他找到归属感。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尽管只是匆匆一览,可他还是觉着那方生他养他的水土更亲,作为一个习惯了喝稀饭,吃包子面条当早餐的国人,实在很难适应牛奶面包的生活。

    顾恒抵达纽华克市特拉华校区附近的时候已是下午,来之前早已经构思了不少遍的说辞,随着距离她越近,已是有点混乱。

    他本以为自己狠狠心,可以把这个结解开,可当再次看到那张娇俏面孔出现在眼前,当看到她带着难以掩饰的惊喜冲自己飞奔过来时,他终究是没忍心去拒绝给予一个拥抱。

    “你怎么来了?”

    许婷婷拥着他,贪婪的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似乎没有回过神来。

    佳人入怀,胸怀伟岸,顾恒难得的没有任何欲念,轻轻拂过她的发端,说道:“我答应过来看你的。”

    挣开怀抱,许婷婷后退了两步,盯着顾恒看了半晌,说道:“好像黑了点,还长高了点。”

    说着,她凑近一步,用手对自己头顶比划了下,开口道:“以前我身高可以够到你鼻梁位置的,现在只到嘴唇位置了。”

    接着,她又摸了摸顾恒的下巴,继续说道:“恩,胡子也比以前粗糙了,还有穿着打扮,看着有点成功人士的派头了……”

    一口气,她说了很多,关于顾恒一点一滴细节的改变,关于他的事业与成功……,似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心里藏了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和他说。

    顾恒心里的所有盘算,随着这一句句话语,彻底被堵死在了喉咙里。

    最难消受美人恩,他不是铁石心肠的人,面对这样一个女孩,他发现自己做不到想象中的那般,潇洒的转身,不再回头。

    伫立片刻,到嘴边的,仅有轻声的一句问候:“你呢,在这边过的还适应吗?”

    许婷婷狡黠一笑,说道:“其他都还好,就是没你这个保镖在身边,多少有点不适应。”

    见面后的第一件事,许婷婷带着顾恒去参观了她的小窝,特拉华大学拥有在校人数数万人,可学生宿舍却仅有七千多个宿位,这样一来,高年班学生一旦抽签落空,都要转到校外自己租房,许婷婷就是其中一员。

    她租的房子在离学校不远处的一栋公寓里,不大的房间里,一应俱全,有电视,有冰箱,有锅碗瓢盆,俨然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说起租房这事,里面还有个小故事,我刚来这时,听到学校居然还要运气好抽到签才有宿舍安排时,整个人都傻了。还好本姑娘聪明,知道求助,然后我就在一个网站上找到了别人推荐的这栋公寓,而且正好有两个华国的留学生也准备租房子,然后我们合计着,就租到了一起,她们就两个是合租的,就在隔壁。”

    许婷婷将顾恒身上的行李放好好,就拉着他往外走:“去超市买点食材,待会给你做好吃的,我这一年多,别的没学会,厨艺可是大有进步,吃不惯汉堡牛排,我们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远在异地他乡,无亲无故,被生活驱使着,家境很好的她不得不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学习更多的生存技能。

    从小就远比同龄人更成熟的她,很快便适应了这里,交上了新的朋友,有了新的生活模式。唯一的不适宜,是这里没了那个曾答应给她当贴身保镖的人。

    如果说曾经的许婷婷多少给顾恒一种在优越家里里熏陶出来的优雅高贵感,但在这一年多的异国求学期间,她显得更贴地气了,不管是说话,还是习性。

    从超市采购完回来时,当许婷婷正准备大展手脚,展示一下厨艺时,房门被推开了,走进一个年轻女孩。

    “哇,竟然有大餐吃,婷婷你真好,我爱你!”

    说着,女孩就要往许婷婷身上扑,刚迈出两步,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正在阳台外边打电话的顾恒。

    “恩,腾训那边既然有合作意向,那你尽快拿出一个方案来,和对方约个时间,到时我直接从米国飞深市去和你汇合,需要什么人手找乔西或者江诚,让他们配合你。”

    听在阳台上顾恒一副发号施令的口吻,女孩愣在了愣,轻手轻脚走到许婷婷身边,冲窗外怒了努嘴,低语道:“婷婷,那是谁啊?”

    “就我跟你说起过的那位。”

    “你男朋友?你不是说他还比你小一届吗,这会国内的大学应该没放假吧?不行,这么劲爆的事我得把小婉给叫回来,让她也过来见证一下。”

    许婷婷手上切肉的动作微微一顿,说道:“对了,说起小婉我想起一事,她今天上午好像跟我说她有一朋友失联了,好像也是华国留学生,这会联系上了吗?”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今年才入学的一沪市女孩,我待会问问,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顾恒打完电话进屋,看着女孩转身离去的背影,问道:“刚才那位就是住你隔壁的校友?”

    “恩,她叫马青青,当时冲她这名字,我就认定这个朋友了,一个婷婷,一个青青,又有缘在这异国他乡遇见,多大的缘分啊。另外还有一个女孩叫徐小婉……”

    似乎有说不完话的许婷婷开始聊起了她留学这段时间以来的一些事,生活,学习,朋友圈,以及她在米国的一些见闻,知道顾恒这次来不会逗留太长时间,她格外珍惜这相处的点滴时光,只想和他多说会儿话,这也是件很幸福的事。

    聊着聊着,许婷婷又说起了刚才和马青青说起的失联事件。

    顾恒听完后,开口问道:“失联很久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好还是打电话报……”

    话说到一半,马青青闯了进来,脸色苍白,像是遇见了极为可怕的事。

    许婷婷起身,走过去问道:“青青,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出事了,我刚才打电话给小婉,问起她认识的那位朋友,说是遇害了,而且是被人施暴之后谋杀的。”

    “啊!”

    许婷婷惊呼出声,顾恒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阵惊讶。

    许婷婷是既惊又怕,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身边,而且是自己朋友认识的人,想想都觉得可怕。

    这也正常,在如今这个法制社会里,普通人所接触到的,或许有道德败坏事件,可离这种草菅人命的犯罪事件还离着很远,就算是听闻,大都也是在电视上,如今就活生生的在自己身边上演,怎么可能不害怕?

    而顾恒更多的则是担忧,他虽然也惋惜于一条年轻生命的逝去,可终究是与自己的生活没多少交集,谈不上有多伤感。他只是担忧许婷婷,这种事既然能发生在别的留学生身上,而且还就发生在她身边,这要是有个万一……

    他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两个女孩仍有点惊魂未定,这事要是没查出来,要是凶手没有被逮捕归案,她们都不敢去上学了。

    本事一顿开心的迎接晚宴,却在较为沉闷的气氛中度过,饭后没多久,许婷婷另外那位邻居徐小婉回来了,也带来了真相。

    事件的起因是那位女学生早晨外出晨跑,途中被一个女孩叫住,说是有点事需要帮忙。没成想,等待她的,竟是一场噩梦,那个叫她帮忙的女孩,竟然伙同男友对她施暴,最后更是在她还有气息的时候,绑住她的手脚,封住口鼻,抛弃在了一片荒地……

    血淋淋的惨案发生在眼前,既让人为一条年轻生命的逝去感到惋惜,又为行凶者的残忍感到愤怒,同时,还有一种惊惧,毕竟都是在国外求学的留学生,这层相同的身份让一群女孩子感到浑身冰冷。

    “没事的,像这种心理变态的罪犯终究只是少数,事情查清楚了,凶手一定会得到制裁的。”

    顾恒看着身边女孩微微颤抖的身躯,轻轻将其搂在了怀里,一种莫名的愤怒在心里燃烧着,冲徐小婉问道:“凶手有抓住吗?”

    徐小婉咬着嘴唇,说道:“好像还没有,我听说作案的那男的母亲是当地警局的,事情可能会有反转,学校已经通知小美父母了,也不知道最终能不能让凶手绳之于法,这里毕竟不是国内。”

    不是国内,几个字,透着一种人离乡贱的悲哀。不是说国内就没有这种事情发生,只是如果是在自己国家,碰上这种事,多少还有办法可想,可在国外,却是全然素手无策。

    “我打个电话!”

    顾恒眸光微微闪动,忽然起身。

    这种事情如果没碰上那也就算了,既然遇见了,又还亲眼见证了,不管是为寻求一种路见不平的公义,还是遇害者同为华国人的身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都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一种世人都在追求的普世价值,站在顾恒今天的角度,他想站出来做点什么。

    除了维护自己所认可的公理和正义外,更有一种责任感,在同胞遇到困难的时候,如果他没站出来,等今后自己遇到困难时,又有什么资格去奢求别人会站出来力挺自己?

    长此以往,内心的一个价值观必然崩塌,人活于世,也就少了很多的意义。

    当然,他也不是强出头,在米国他固然没有半点关系,可他自己没有,不代表着别人没有。

    “喂,顾总,是和腾训那边合作的事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顾恒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不是,是有点私事,唐均,你在米国有比较熟悉的知名律师吗?”

    唐均有过瞬间的沉默,最终还是很好的克制了自己的好奇心,问道:“哪一方面的,经济类案件的还是?”

    “刑事类案件的,你先给我个联系方式,到时我可能用的上。”

    唐均问道:“需不需要我过来?”

    “暂时还没必要,如果真有需要的话我会通知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