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拍卖会
    凯福区号地,最终成交价,五亿千万!

    身份使然,只是个副总的他有个权力的上限,超出了那个上限,他就得向有最终拍板权的人进行请示,而这个时间差,对于场拍卖会来说,代表着胜负已分。

    几轮加价下来,价格已经飙升到了五亿,而随着号桌的最后次加价,万科的那位副总,终于偃旗息鼓,不是万科实力不够,而是他不可能像号桌那样,哪怕是超出了公司预算出来的个价格,也可以临机决断,再次加价。

    “四亿千万!”

    “四亿七千万!”

    恍惚的瞬间,这次拍卖已经接近尾声,最后仍在喊价的,仅有两家,号桌与六号桌,边是本市的龙头地产企业,边则是猛龙过江的万科。

    有得必有失,以个亿万富豪的身份说出这话来,或许会略显矫,但他终究也只是普通人,偶尔心累的时候,难免也会想着放下手上切的工作,再次去拥抱下这上天赐予的年少轻狂岁月。

    他失去了在这个青春年华里再次放纵把的奢侈,没了太多和女友你侬我侬的甜蜜机会,也失去了和三五好友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恣意……

    事业,给予了他财富,给予了他可以享受生活的物质基础,给予了家人稳定富足的生活,给予了他光鲜亮丽的身份和地位,但同时,他似乎也失去了些东西。

    但在这繁华当中,他有时候也会产生种比较矛盾的想法。

    站的越高,他领略了诸多前世无法见到的风景,香车宝马,美酒佳人,很多前世只敢偶尔想想的奢侈享受,他今生都体验过了。

    而时至今日,他正在经历这样个的转变,将几百万当成巨款的观念,朝着仅仅只是串数字的观念进行转变。

    次次举牌,是五百万甚至千万的加价,这对于顾恒来说,有番别样的感慨,几百万上千万,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辈子都难以攒下来的财富,但对于在座的不少人来说,这似乎仅仅只是代表着个数字。

    话音刚落没多久,随着号的又次举牌加价后,林雨父亲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放弃了继续跟进的打算。

    “我爸打算兴建厂房,然后将周边用来开发配的经济小区,不过我之前是直反对的,毕竟我们不是专业从事地产行业的,而这块地又表现出了不小的商业开发潜力,如果只是拿来建厂房的话不划算,心里承受的底价肯定拼不过别人,用来打造住宅或者商业区的话,又没那个力和实力,所以我不是很看好。”

    又是分钟过去,价格飙升到了四亿两千万,当号桌那人举牌时,赵亚楠微不可查的看了眼身边的林雨,顾恒也依稀记起,刚才冯家伟介绍那人时,貌似是叫林总来着,不过对方好像是主营的制造业吧,怎么也跑来凑热闹了?

    “四亿两千万!号四亿两千万……”

    似是察觉到了顾恒不经意投递过去的眼神,赵亚楠笑道:“根据公司之前做出的个预算,这块地的成交价可能会达到四亿五千万左右,公司前段时间才启动个临市的旅游景点开发项目,资金吃紧,我爸给我的底线是三亿五千万。”

    在开拍的这个过程中,身边的赵亚楠举了次拍,喊价三亿五千万,之后就没再没出过价。

    次举牌,最少加价都是五百万,短短分钟,价格直接飙升到了三亿千万。

    “三亿三千五百万!”

    “三亿两千万!”

    随着专门主持这拍卖事项的人员将此次标拍的凯福区号地的大小,规格、起拍价等介绍完后,拍卖正式开始。

    好在,这况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拍卖正式开始,她们的好奇暂时告段落。

    个是已经接触家族事业多年的女强人,个是回正准备接手家族事业的高材生,她们的眼界、修养、学识,聊起某些话题来,那个认真劲,让顾恒想敷衍都做不到。

    但他明显低估了赵亚楠和林雨两女的战斗能力,个活着的商业传奇坐在眼前,不可能不感兴趣,无论是他所取得那些成就,还是他手上还握有着凯福区另外块地,都足够让她们找到话题点。

    小伙伴的盛难却,顾恒也不好摆什么架子,只好没话找话的陪着瞎聊。

    赵穆打开了话题,还不时的介绍下顾恒的光辉的事迹,想着给他刷分。

    “老顾,说说呗,这块地拍出去后,又打算干点什么?你这位财神爷在咱们湘市的部分圈子里都快成传奇了,要是有什么发财大计,可别忘了我。”

    冯家伟抽身离去,顾恒几人则在就近的九号桌上做了下来,桌上还摆着个标号牌,是为待会的拍卖会准备的。

    说着,他又看向顾恒,眼中含笑,说道:“顾总,拍卖这事既然交给了我,你就不用出面了,代我招呼好亚楠他们吧!”

    冯家伟看了下时间,说道:“亚楠,你们聊,我先去准备下,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顾恒心里多少还是有几分小得意的,这种妥妥的白富美,要是在前世,他估计连打招呼的资格都够不着,现在却能够平等对话,心里总有几分小虚荣。

    看着两人打趣的眼神,若不是有外人在场,顾恒都有翻白眼的冲动了,尤其是赵穆这家伙,貌似已经不是第次给他安排这种场合了,合着自己长得很着急,看着像是娶不到老婆的人吗?

    外留学回来的,肤白貌美,而且还是家中女,将来要继承家业的,这在冯家伟看来,绝对是顾恒的配,边给赵穆递过去个“点赞”的眼神,边不动声的冲顾恒挤了挤眼。

    虽然只有个名字,但联系到刚才赵穆说的“林氏千金”,想必就是眼前这人了。

    就在赵亚楠准备开口介绍的时候,她已经开步开口介绍:“林雨!”

    有道是白遮百丑,光是这皮肤,就足以让这女人的综合分蹭蹭往上涨个级别了。

    但凡女人,而且是不差钱的女人,对自身的保养都会比较在意,赵亚楠的皮肤在女当中已经算是好的了,可和这女孩比,明显差了个档次。

    五官美还只是其次,最让人注目的,还是她那皮肤,简直就跟在牛里泡过的样,很白,非常白,完全可以用肌若凝脂这个词来形容。

    打招呼的时候,顾恒与冯家伟的眼神,却是不由自主的往赵亚楠身后多看了几眼,在她身后,还有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

    对方带着善意而来,而且透着几分亲近,顾恒伸出了手,说道:“你好,顾恒!早就听赵穆说,家里有个很能干的,他日子才过的这么潇洒,不用天天呆公司。”

    “冯哥,你也在啊!这位想必就是小穆直说的顾总了吧,你好,我是小穆的,赵亚楠!”

    来者是位约莫三十左右的女人,穿着感却又不失优雅,还透着些许女强人的风范,从眉眼细看的话,倒是和赵穆有几分相似。

    话音刚落,赵穆身后响起个声音:“你小子,又在这嘀咕什么呢?”

    “这次况不是有些特殊嘛,那位美女可不是用香奈儿什么的可以搞定的,我给你透露下,那位可是家中女,要继承家业的,你要是能够追到,起码可以少奋斗……,额,口误,你这小子要是再奋斗十年,估计湘市也没几个比你更有钱的了。”

    顾恒纯粹只是当成个玩笑在听,打趣道:“这样的好事,你怎么还会让出来?”

    说道最后,赵穆笑了起来,递出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概括为三个字:你懂的!

    “我这是有好事找他,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林氏集团的千金小,听我说,刚从外留学回来的,这次和她爸起出席,是为接管家业做准备的。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人家长得也水灵,我不是看老顾直都单着吗,嘿嘿……”

    冯家伟说道:“你小子又憋什么馊主意?有什么话还不能当着我面说。”

    赵穆这家伙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冲冯家伟笑道:“冯哥,把老顾借我用下。”

    原本想着向这些商界老前辈们取取经,顺便交下行业信息,却被人给拉过去了。

    其中,冯家伟刚才介绍的位汪副总让顾恒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冯家伟介绍对方时,用的是“万科”这个称呼,他没想到,未来的王首富在这会就已经开始在全各大城市开始落子布局了。

    轮招呼打下来,顾恒心里已经大概有数,知道哪些才是待会真正有资格举牌的人。

    “这是……”

    “这是华源集团的蒋总……”

    进场之后,冯家伟迎了过来,简单介绍了下待会的拍卖程后,便开始给顾恒引荐些有分量的人物,对在场的些人来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顾恒还稍显陌生。

    说是拍卖会,倒不如说是次小型的商业座谈会更恰当,因为块地的拍卖根本费不了多少时间,而作为能够跻身这个圈子的人来说,少不了要和身边人聊聊生意经。

    他们拥有今时今日的财富与地位,可是拿时间堆出来的,其中最年轻的,也早已过了而立之年。而顾恒能够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就迈入这个圈子,这才是真正的妖孽。

    然而,在不少人看来,看着顾恒施施然走进大厅时,些在其他场合里见过顾恒的人心里同样闪过个念头:真正的牛人来了!

    顾恒到场时,偌大的大厅里觥筹交错,气氛颇为和谐。眼看去,他见到不少“悉”的面孔,这些可都是上过省经济方面报刊杂志的人物,在湘市这亩三分地上,称得上是真正的牛人。

    举下牌子,也许就是几百万几千万的加价,这注定是场只有富人才能玩的游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到场的这些人,已经代表了站在湘市商界最顶端的那小撮人,如果不是那些真正有资格举牌的人都有带伴出席,很可能这次的拍卖会显得较为冷清。

    要知道,这块拿出来拍卖的凯福区号地,对外放出的拍卖底价就已经高达三亿两千万,从事该行业,并且有信心参与到这场角逐当中来的,在整个湘市范围,并不是很多。

    当晚,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到席人数不是很多,因为进入的门槛较高。

    为了不遭来些人的眼红妒忌,在当对朱志明下手时,他就提前散布了将拿出块地出来拍卖的消息,虽然这不是个可以攫取最大利润的时机,但也b免了些麻烦。

    而当财富身家达到定级别时,他们所拥有的能量,往往也是相当可怕的。

    在的这个节点上,互联网领域才刚刚展露苗头,全上下,真正掌握着大把财富的,还是那些经营着传统行业的企业家,其中经营房地产行业的又是其中佼佼者。

    到今天,这次准备了将近个月时间的拍卖会终于掀开序幕。

    早在凯福区血事件发生后,顾恒就通知冯家伟散播消息,表示将拿出块地出来进行拍卖。

    在唐均忙着筹备这事的时候,忙里闲的顾恒出席了次在华田大酒店里举办的拍卖会。

    而如何才能为己方攫取更多的谈判资本,这对唐均来说,既是考验,更是次挑战。

    这涉及到的工作量不小,首先得试探腾训是否有合作意愿,只有确认这个前提后,才会有后续的展开。其次,如果腾训同意,那接下来,就如何展开合作,又将有场漫长的谈判,但凡涉及到利益上的问题,无论是谁,都会分毫不让。

    与腾训合作,这议案,最终得以通过,而具体的计划执行,将由唐均负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