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见红事件
    十月中旬,新闻媒体,报刊杂志,被一条重大新闻刷频。

    中国神五飞天!

    这是华国首例载人航天飞船成功登陆月球,也是继米国、苏俄之后,成为世界第三个登陆月球的国家,当电视上,阳利伟从太空飞船走出来的时候,举国为之欢腾。

    对于整个国家以及亿万国民来说,这代表着沉寂了整整一个世纪之久的华国,在追赶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

    国家需要向外展示肌肉,国民需要自信,在这样的大势之下,神五飞天的消息,成了年下半年最大的新闻,热度持续不退,如果放到十多年后,阳利伟这位国内登月的第一人,分分钟能够成为网红级人物。

    阳利伟没能成为网红,另一边,湘市凯福区发生了一起流血见红事件,而那个地方,现在正有一个耗资上亿的项目在动工。

    没错,那里正是顾恒修建公司总部大楼的地方,按照原定计划,这里将修建起一栋十八层的公司大楼,包括配套的员工宿舍、停车场等设施,预计总投入将上亿。

    这个项目虽然是转包给了赵穆家的公司全权负责,但熟归熟,规矩还是得有的,顾恒作为最终接收人,派人进行监督施工也是应有之意。毕竟上亿的资金投入,还是从银行拿到低息贷款才挤出来的这部分资金,他可不想最终收获一个豆腐渣工程。

    不是信不过赵穆,只是担心有人会中饱私囊,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即便赵穆下了保质保量的死命令,可难保下面有人做手脚,上亿的工程,随便偷点工,减点料,就足够发财了。

    也是因为有人在那边盯着,所以出现状况时,顾恒在第一时间收到了信息,原本打算赶去现场,却被监工的主事人给劝了下来。

    “顾总,这里还来了记者,您现在还是别轻易露面的好。”

    话没有说透,意思却已经很明白,顾恒如今在湘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有记者在场,不适宜高调露面,卷入进来。

    顾恒心下有了种不好的预感,这到底是发生了多大的事,怎么连记者都赶过来了?

    没有去指责对方捅了篓子,他沉声开口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把来龙去脉给我说清楚。”

    听出了话里的不快之意,电话那头急忙解释:“顾总,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上午施工的时候,突然来了一群人,还拖家带口的,一上来就直接找到了我,说他们原本是这块地上的住户,当初卖地时被骗了,卖的太便宜,现在要赎回来。我上去和他们去解释,他们压根不听,不只是说话很难听,还直接动起了手,这推推挤挤的,有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不小心摔倒了,磕到了一块碎石上”

    “伤者送医院了吗,有生命危险吗?”

    “已经送医院了,具体情况暂时还不清楚。”

    顾恒沉吟片刻,再次问道:“发生冲突时,确定是对方先动手的?”

    “顾总,我敢拿我的人头担保,我们这方绝对没有动手。”

    这位监工负责人是创业之初就进的公司,顾恒对其品性也有一定了解,要不然也不会把他放到现在这个位置上。

    因而,对他这话,顾恒还是较为相信的,再者说,这事就算想隐瞒也瞒不下去,这时候撒谎推脱,事后只会丢了饭碗。

    顾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过滤了一遍,说道:“听着,你现在赶紧派人去医院,确认伤者是什么情况,先不管责任在哪一方,去把住院费给付了。另外,约束所有人,包括施工团队,无论对方如何挑衅,都不要理,实在不行就把人全都撤走,这地是我花钱买来的,白字黑字签下的字据,现在和他们闹不管是输了赢了都不讨好,到时候让政府介入就行。最后,不要把事态扩大,探探那些记者的口风,看看他们是如何得知信息的?要不然不可能来的这么及时。”

    交代完这边的事,刚挂断电话,赵穆紧随其后打了电话过来。

    “老顾,事情你听说了吗?放心,没多大事,甭说理在这边占着,就算没理,只要不出人命,出点钱就能摆平。自古刁民难缠,待会打个电话,让警察请他们进去坐坐就能认清楚现实了。”

    赵穆的保证并没有让顾恒放下戒心,他细思之下,觉得事情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疑点很多。

    首先,那些闹事者一上来是直接找的监工人员,而不是摆出一些撒泼耍横的手段,阻止施工,针对性很强,像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其次,他们口口声声喊着当初把地给卖便宜了,凭什么这么觉得?

    要知道,顾恒当时在凯福区拿下的那三块地,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是搁置不用的政府荒地,他当时也是考虑到那儿的住户不多,也担心事后会传出一些不好的声音,当时派人去谈判时,并没有小气,给出的拆迁价格很高,甚至可以说,即便是等政府出台路改信息后,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卖出这个高价。

    也是因为如此的慷慨,当时他才很顺利的拿到了几块整地的所有权。

    可现在他们口口声声喊着当时卖便宜了,在白字黑字签订了协议的情况下还跑来闹事,这里面透着蹊跷和古怪。

    另外,那些记者出现的时机不对,矛盾升级后,己方就有人报警,可记者赶来的速度比警察还快,这也不符合常理,什么时候记者的嗅觉这么高了?又不是那些专门蹲点的狗仔。

    结合这几点来看,这不像是偶然事件,更像是人为有意推动的事件。

    顾恒挂断电话,细细推敲着,如果说这是有人故意针对,那接下来的步骤会是什么?

    通过新闻媒体将事情闹大,抢占道德制高点,将自己钉死在一个不良奸商的位置上?

    不对,这一举措在官方和法律层面上根本站不住跟脚,他又不是小老百姓,这屎盆子想要扣到他头上来,他立刻就可以反击回去,甚至还能请对方去法院被告席上坐一坐。

    此举构成不了杀伤,那还有什么途径可以攻击到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