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父教子
    因为姥姥的去世,被江诚、冯家伟等人一再催促着回湘市主持大局的顾恒只得再次推迟归期,通过电话联系,下达一些重要的决策。

    老人的去世,给顾家上下笼罩了一层悲伤气氛。

    最伤心难过的是顾妈,在姥姥去世的那天早上大哭过一场后,情绪一直有些低落。

    小丫头虽然还不到什么叫生离死别,但多少也懂了点,没有如往常那边,闹腾着要顾恒天天陪她去吃肯德基,去公园坐过山车。

    而顾恒在伤感之余,不禁想起了姥姥临走前的那个夜晚……

    那个晚上,姥姥有过瞬间的回光返照,一反前几日昏昏欲睡的模样,竟然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眼神也颇为亮堂,透着一股看透人世沧桑的顿悟与禅理。

    当晚,姥姥和守在床边的子孙们各自聊了一会。

    最后,拉着当时正在床边的顾恒唠嗑两句家常后,说道:“小恒啊,终究是一家子,今后富贵发达了,记着拉你哥哥姐姐们一把。”

    老人那一刻的眼神,亮的有点吓人,似是看透了未来的玄机与奥妙,顾恒拉着老人手,缓缓点了点头。

    接下来第二天,老人在安详的睡意当中,与世长辞!

    而那句“记着拉你哥哥姐姐们一把”的话,则印在了顾恒心里。

    确实,以他如今的能力,要提携亲戚一把,不算太难,也许无法让他们大富大贵,但却足以让他们过上一种相对优渥的生活。

    只是,他也有自己的顾虑。

    人性使然,大都数人对于能够轻易得到的东西,都不会太过珍惜,而且当伸手要逐渐成为一种习惯后,就有可能出现“升米恩斗米仇”的现象,最后反倒是好人没当成,落下一身埋怨,连亲戚都做不成。

    所以,即便是帮,也要讲策略讲方法,还得分人。

    ………

    婚嫁丧葬,这在华国,素来是极为严肃而又庄重的大事。

    姥姥的丧礼,大舅办的很体面,方方面面都张罗的很到位。

    当然,也花了不少钱!不过,他觉得该花。

    一来,是顾恒那天给的住院钱基本上没动用,既然生前没能花在老人身上,圆她多看几眼子孙后辈的念想。那人去了,总该弄得体面点,让老人家风光大葬。

    二来,也是想在顾恒面前表现下。老人临走前说的那番话,他有听到,也看到顾恒点头答应了下来。

    要换在以前,他不会把这当回事,但知道顾恒是那种不眨眼就能拿出几万的主后,又意外的看到顾恒开的那辆座驾,他觉着,很有必要把这事重视起来。

    他虽然心思活泛,这些年也倒腾过不少活计,但终究因为读书少,眼界格局有限,没能干出什么名堂来。加上如今又上了年纪,这辈子的前程已经可以一眼看到头。

    唯一的儿子谭振林,性格比较木讷,不是那种能吃得开的人,本身又没有一技之长,也注定难有大出息。至于女儿,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不说嫁的人家只是一般,就算嫁得好,也难有多大指望。

    因而,要想改变家族命运,还得靠贵人扶持。

    如今,他觉着打小看着长大,最近这两年来却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外甥,浑身上下都透着那么点贵人气象。远的不说,当发现外甥开回来的那辆车时,就足够他惊掉下巴了。

    是以,当舅妈私下里埋怨大舅不该这么大肆操办时,大舅板着一张脸说道:“你知道什么?女人就是这样,头发长,见识短!”

    随后,他又对总是一副闷葫芦模样的儿子谭振林说道:“振林,你平时不是老在涟水市晃悠吗,以后有空多去你大姨那边帮下忙,带点家里的蔬菜土鸡蛋过去,他们现在住市里,难得吃上家里的土鸡蛋。”

    舅妈越听越是糊涂,说道:“你们兄妹几人,现在就你妹家里条件最好,人家还稀罕你这几个土鸡蛋?”

    “就是因为不稀罕才要送,算了,我懒得跟你说。总之,振林以后能不能有点出息,就全指望着小恒是不是个顾念亲情的人了。”

    大舅一家私底下在说这些的时候,另外一边,请了几天假过来帮忙操持丧事的顾爸也找了个机会,在和顾恒谈话。

    大舅都能够认出那辆奔驰来,见识面更广,本身也是爱车一族的顾爸自然也能看的出来。

    可看出来之后,顾爸更多的不是开心,而是忽然有点没底,有点心慌。

    那可是上百万的豪车,顾恒这两年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一个大学生,即便是创业赚了点钱,也不至于能够配上这种档次的车吧?

    他觉着自己有点失职,为人父,竟然都不知道儿子到底在外干了些什么,得知儿子在学校兼职创业,他都没抽空去好好了解下情况,实在是太不应该。

    抽出一根烟点上,叼着顾恒当时送的那个玉石烟嘴,顾爸狠狠吸了两口,沉声说道:“小恒,你现在长大了,很多事想来也分得清楚轻重,虽然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干些什么,但爸要告诫你一句: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走正道,赚良心钱!”

    顾爸读书少,说不出什么大道理,走正道,这是他定下的底线,只要顾恒不过这条线,那他就放心了。

    说这话的时候,顾爸直勾勾的盯着顾恒眼神,像是要看到他心里去,显得很是严肃认真。

    为人父母,最担心的是什么?不是怕子女没出息,而是怕子女走上歪门邪道,从而酿成大错。

    “爸,你放心,我是你儿子,行的正,坐得直,不会给你脸上抹黑。”顾恒回答的很坦然。

    知道顾爸不是那种三言两语就能够糊弄过去的人,他紧接着补充道:“这样,爸,哪天你抽空来湘市,我带你去看看我开的公司。”

    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有事实来的更有说服力,走到今天这步,他觉着有必要慢慢向爸妈兜点底了,再含糊的糊弄,就快要兜不住了。

    要是等哪天他混到了百亿身家,父母都还一无所知,那说出去该惹出多少笑话。

    再者,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他取得今时今日的成就,也理当让父母分享他的成功和喜悦,从而随着他一起蜕变,迎接另外一种人生。

    这不是有意的强加,而是势必会迎来的一种改变,随着他的层次逐步提升,爸妈即便想要过一种平头小老百姓的生活,估计也不大可能了。

    就像一方封疆大吏的父母亲人,就算是呆在老家,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平静,总会有方方面面的人赶着趟去巴结讨好,想着谋求点好处。

    因而,与其让父母今后被动的去接受这种改变,倒不如让他们慢慢的提前适应。

    也是出于这层考虑,他这次回家才稍稍高调了一点,直接把在湘市出行的车开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