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骑兵步兵
    投资几千万美金进入地产行业,手笔不能算小,在如今房价还没开启火箭模式的年代里,冯家伟会感到讶异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讶异归讶异,却架不住顾恒的忽悠。

    说忽悠其实也未必准确,因为顾恒的准备实在是太充分。

    一来,他前世有从事过地产行业,虽然只是干的销售,不过好歹也算是半个内行人,经过一番合情合理的解释,能够分析出一个地产行业未来会火爆的结果。

    二来,他短短两年时间的崛起,已经在冯家伟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就算他无法说出个门道出来,只要提出想法,对方多半还是会盲从。

    这就好比股神巴菲特看好某只股票,只要透露出风声,绝对有很多人及时跟进,从而把这支股票给炒起来。

    第三,则是利益的驱使,顾恒开出了一个足够让他心动的价格。

    有这几点,冯家伟参与进来是必然的。

    事实上,顾恒也从来没有担心过无法说服冯家伟,他真正有所考虑的,是如何才能够尽可能低调的干这事。

    可以预见,如果他真的在湘市凯福区盘下了几块地皮,等来年政府的政令一出,表示要对该地区进行规划整改,那就有可能暴露出一些弊端。

    事情太过巧合,往往就会让人觉得有猫腻存在!

    因此,为了将影响尽可能的降低,顾恒只能告诫自己:别太贪心,蛋糕那么大,吃下几块就行,要是想独吞的话,太惹眼,也太遭人恨。

    关于花钱,两人最终定下了一个方案:由顾恒出资,由冯家伟出人出力,两人一起合作,各取所需。

    顾恒看重的,有三块地,两块是凯福区日后的交通枢纽地带,在年的时候,这两块地先后被开发出了一片商业区,和一片住宅区。另外一块,地理位置要稍稍逊色一些,但面积足够大,顾恒打算今后有可能的话,用来留作自建公司总部大楼。

    接下来,两人就投资影视行业的话题又讨论了一番,才结束了这次的会面。

    ………

    六月底,**已经结束,湘市彻底恢复了它曾经的繁华和热闹,各行各业,也开始了正常有序的运转。

    湘大恢复正常运转,作为学生的顾恒也在忙完了手头上的一些紧急事情之后,想起了自己这层身份,时不时的会来学校上几节课。

    以他如今所处的位置,想要学的,基本上无法从学校学到。而学校教的,大都数又停留在表面,很难有什么深层次的收获。

    对他来说,学校更多的,是一个可以放松心情的场所。

    相比更加复杂的社会关系,这座象牙塔的人际交往,都还显得比较质朴,没有掺杂太多的功利和心机,可以让他释放一下偶尔疲倦的心灵。

    是的,疲倦!

    只要是人,都会感到疲倦。

    赚下如今这份家业,他固然不必再为了金钱和物质发愁,但金钱却不是万能的,人在江湖,有时就会身不由己。

    远的不说,随着恒成在湘市的影响扩散开来,他的交际应酬就明显变得多了起来,基本上隔三差五就有饭局。

    一次两次还有点新鲜感,三次五次,就难免觉得有点枯燥乏味了。

    套用后世一句话来说就是:每一个让你想的无法入睡的女神背后,说不定就有一个日她日的想吐的男人。

    对接触不到这个层面的人来说,做梦都想着挤入这个圈子,每天出入各种高档饭店和会所,和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打交道,多高大上?

    而当真正进入这个层面,面对着饭局的应酬和客套,时间一长,就会觉得比较无趣,若不是为了维持那一层表面的人际交情,恐怕没多少人想去寒暄客套。

    只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这个圈子里混,在还没有可以制定游戏规则的能力之前,就只能按着它的规则去玩。

    对于他的这一番感慨,江华给出的评价是:“矫情!”

    逐渐从分手阴影当中走出来的万涛明补充道:“虚伪!”

    慢慢恢复了点自信的袁峰则是很诚恳的说道:“老司机,带带我!”

    而他们的吐槽和打趣,无疑是顾恒缓解疲劳的一剂良药,最起码和这几位室友相处,他可以做一个较为真实的自我。

    不能否认,当大家逐渐拉开层次后,他们或多或少也会存有一些刻意亲近和结交的因素在内,却不会显得太过功利和虚伪。

    …………

    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星光洒落银辉,难得齐聚一堂的寝室成员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即将到来的暑假该如何打发。

    已经早有计划的刘华率先表态:“暑假我和我家芳芳约好了去内蒙玩,在蓝天白云下,在一望无际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上,打滚,骑马……”

    “行啊,你倒是玩出新高度出来了,别人还只是滚滚床单,你们都想着去滚大草原了,还不玩步兵,非要玩骑兵!”

    如此老司机的话,只能是出自顾恒之口,这年头,可还没有骑兵步兵之说。

    “滚!”

    刘华笑骂了一句,对于这些男人间的玩笑,大家都早已经习惯,随即又问道:“对了,你说的骑兵是什么梗?”

    顾恒眼神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口道:“看过那种岛国的没?有的打了马赛克,有的没有,有马的,自然是骑兵,没马的,当然就是步兵。”

    这一精辟的理论,立时收获点赞无数!

    就着岛国的各位老师研究讨论一番后,刘华重新转入正题,问道:“怎么样,要不要组团一起去滚草原,当骑兵?”

    东北爷们万涛明向来很豪爽,直言不讳道:“在期末考试前,我要是能够再次脱单就去,要不然去了也只能当步兵,不对,当步兵都不够格,是能当个摄像的。”

    袁峰苦笑摇头,说道:“骑兵步兵是你们城里人玩的游戏,我有双手就足够了,我已经和工头约好了,暑假去搬砖锻炼臂力。”

    接连受挫,趴在床上的刘华扭头看向了对面,问道:“铭子,你呢?”

    李铭不擅长口花,回答比较中规中矩:“公司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忙,估计走不开。”

    “我说顾老板,你不能这样压榨员工啊,你看看铭子,现在被你压迫的,左一句上班,又一句事业,你于心何忍?”

    “现在的打拼,是为了将来更好的享受,现在让你先得瑟会,等过个三五十年,就该轮到我们退休到处浪了。”顾恒半真半假的开着小玩笑。

    最后,刘华看向了最后一个还没有表态的人,贱兮兮的笑了笑:“耗子,你总该不会抛弃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