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底蕴不足
    顾恒会突然抛出这样一个问题,一方面是的确存有疑惑,另外一方面,则是出于试探。

    疑惑在于,朱志明之前怎么会挑上他作为下手对象。

    恒成之前的发展一直都比较低调,即便是随着游戏爆火而展露头角,但在外行人眼里,它价值几何依然是个谜。

    以朱志明的斤两,要说会玩个游戏上个网尚有几分可信度,但要说能够准确预判出恒成的价值和发展潜力,实在是有点太高看他了。如果他真有这份本事和眼光,还用得着使出“强买强卖”这种四处树敌的低劣手段来发家?

    显然,他应该是提前通过某些渠道收获了信息,又认为他比较好欺负,才会喊出要以三百万收购恒成三成股份的嚣张口号。

    至于试探,也是应有之意。

    即便是没和朱志明打过交道,但窥一斑而知全豹,从他这次的行为看来,顾恒就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善茬。

    虽说如今有冯家伟出面,能够在表面上压住朱志明的气焰,但谁也说不清,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会不会服气,会不会在背后阴人。

    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于一个没有排除威胁的角色,顾恒进行试探是必然的,如果对方只是口头上服气,而心底还有想法的话,说不得,他也必须提前准备一些应对措施了。

    心中思绪万千,但在表面上,他依旧波澜不惊,颇为淡然的看着朱志明。

    冯家伟也是在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原本只想着出面打压下朱志明气焰的他,在得知恒成被国外风投机构给出如此高的估值后,反倒是有点希望朱志明蹦跶一下了。

    只有对方蹦跶的越厉害,等到顾恒感到棘手的时候,才会越发的对他依赖,从而凸显他的价值,以此加深双方的友谊和关系。

    被两人给盯着,朱志明心中想法不得而知,脸上神情微变之后,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好歹也是当过几年董事长的人,简单的利弊衡量他还是知道的,要不然即便是有着朱丽倩这层关系,他那位便宜妹夫也不可能把他抬到今天这个位置上。

    是以,心里不爽归不爽,但如今攻守易势之下,也不会傻到当场发飙,缓缓开口说道:“我和光大证券的黄主管有点交情,上次聊天时听他提起过这事。”

    光大证券?

    顾恒略一思索,就将朱志明说起的那位黄主管和记忆中一个身影对上了等号。

    冯家伟适时插话道:“老弟,你认识那个姓黄的?”

    “上次约了几位证券公司的高管一起吃饭,聊了下公司打算融资的事,其中就有那位黄主管。”

    冯家伟眼中微微一亮,试探着问道:“你还打算继续融资?”

    顾恒不经意的看了眼对坐的朱家兄妹,说道:“再看情况吧!”

    回复虽然有点模棱两可,但在座几人心里却是微微一跳。

    听这口气,似乎还有这个意愿啊。

    随即,一个大大的问号在他们脑海里闪过:这刚获得两千万美金的风投,竟然还有进一步融资的打算,这到底是打算干什么?要什么样的大动作,才需要往里面砸这么多钱?那可不是几百万,也不是几千万,而是上亿的资金啊。

    “顾总,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以后如果有合作机会的话,希望咱们可以摒弃前嫌,坐下来好好谈谈。”朱丽倩带着盈盈笑意,再次起身敬酒,开始暖厂工作。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对方还是女人,顾恒即便对这事还有着疙瘩,但也不好继续拿捏姿态。

    再说,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和气生财,即便是再不满朱志明的为人,也不会因为个人偏见就去胡乱树敌,他的行事宗旨向来很明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我也不介意无所不用其极。

    显然,眼下的局面,还不到需要撕破脸的时候。

    看了眼朱志明之后,顾恒脸上终于出现了些许久违的笑意,虽然比较违心,但人在江湖,有时候也不得不带着一层面具去适应周遭的一切。除非,他已经强大到可以无所畏惧!

    一顿饭,就在这种谈不上多愉快的气氛中开始,在一种稍有缓和的氛围当中悄然落下帷幕。

    ………

    朱家兄妹离去后,顾恒和冯家伟却没有各自打道回府,而是换了个雅致的会所,继续一些未完的话题。

    谈正事前,冯家伟先说起了一些不方便在刚才饭局上说的话,开口道:“老弟,朱志明这人还是得多防备着点,我昨天特意托人查了下他的底,这人看起来,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冯家伟此话倒是出于真心,在知道顾恒堪比印钞的发家速度,以及那晚听到顾恒提起的花钱计划后,他心态已经有了不小的转变,想要将双方关系捆绑的更紧密一点,搭上顾恒的赚钱快车。

    出于这种心态,再加上两人的一点私交,他觉着有必要提醒一二,让顾恒提防点,不要遭到小人的算计。

    顾恒皱了皱眉,问道:“他很有手段?”

    “怎么说呢,用上枭雄这个词的话,有点太抬举他,但要说他是纯粹靠关系吃饭,又有点太低估他。总的来说,应该算是一个真小人吧,贪财好色样样都沾,心胸狭隘,欺软怕硬这些特点也通通可以安他头上,这几年,因为得罪过他被整的倾家荡产的人就有好几个。

    但不能小瞧的是,即便是他干了不少龌蹉勾当,却能够让人抓不到大把柄,而且据说手底下还养着一些可以为他卖命的人,上一次他篓子捅的有点大,在酒吧因为一个女人和别人置气,失手将人给打死了,最后事情闹大,是下边人给他顶的缸。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很会把握分寸,从来不会去和一些真正棘手的对手正面硬碰,也是因为这点,他才被他那位便宜妹夫给捧上了位。”

    说完,冯家伟最后总结道:“咱们这次虽然在明面上敲打了下他,但难保他不会在背后使手段,你如今正春风得意,要是被这种货色给阴了,那就真不值当了。”

    顾恒静静听完,思索片刻,点头应道:“我会多加注意的,大不了去请几个保镖。”

    嘴上看似说的比较轻松,却是悄然上了心,对于朱志明这种能黑能白的角色,顾恒心里头多少还是有点顾忌的。

    他可没有冯家伟那么牛逼的老子,可以震慑一切宵小之辈,如果对方不善罢甘休,明的不来来暗的,他确实缺少足够的应对措施,更缺少进攻的手段。

    说到底,还是底蕴不足。

    崛起的太快,很多方面都跟不上,不管是软实力还是硬实力,都需要时间去培养和增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