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无题
    冯家伟能够一个电话就把朱家兄妹约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证明了双方的层次高低。

    显然,在明面上,冯家伟是占据上风的。

    但初次见面时,朱家兄妹的眼神更多的是在顾恒身上打量。

    论外在,身材高大的顾恒即便是一身简单的休闲装,也能穿出衣架子的感觉,年轻的刚毅面容上带着些许自信和从容,看上去颇有气质。

    论层次,年纪轻轻就创下亿万身家,一篇报道直接惊动省市高层领导,这份成绩,堪称耀眼。

    有这些因素存在,让顾恒在气场上轻松盖过了冯家伟,获得了朱家兄妹更多的关注。

    但这关注并非全部代表着善意。

    大抵是同性相斥,觉着各方面都被碾压了一遍的朱志明眼中闪过的是嫉妒,还有些许冷意。

    百分之十五的恒成股份就值两千万美金,三成呢?那可是四千万美金,将近三个亿,堪比他的全部身家啊!

    在他看来,那三成股份他本来是可以轻松拿到的,明面上,可以找关系时不时的去对方公司检查一下账务,安全消防设施是否到位。暗地里,去对方公司地下停车场砸个车,泼个油漆。

    再不行,把对方“请”过去喝杯茶,教教做人的道理。然后使点手段,给对方身上塞点药丸,再拍个照留个底案等等……

    这些手段他早已得心应手,一般来说,普通人是很难扛过这一轮的,过去的一些事迹就能很好的说明这一点。

    可哪曾想,原本信心满满的计划,最后却落了个空,还因此被那个便宜妹夫给训了一顿,他心里不爽之下,自然就把这笔账算在了顾恒头上,

    如今见到真人,这笔账又深刻了一点,没其他理由,纯粹是本能的排斥,顾恒的身形气质,年少得志的经历,都让他看着很碍眼。

    就像当年他还贫困时看到同乡开着小车,带着漂亮时尚的年轻女友回村,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他时,他也觉着很不舒坦,然后就半夜偷偷摸摸起床,在那辆小车上留下了一些痕迹。

    至于朱丽倩,那双略显勾人的眸子里,此刻更多的是带着些许好奇,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她今年也才二十五,曾几何时,如顾恒这种高大英俊,年少有为的异性,也是她梦中的白马王子形象。虽说如今的身份注定了她只能做一个老实本分的女人,但这并不妨碍她站在一个女性的立场,欣赏下眼前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顾总。

    至于觊觎顾恒产业的野心,那是男人玩的游戏,她自己并不是很迫切,对她而言,即便是财富积累的再多,也满足不了她内心的空虚和寂寞,也无法让她摆脱身上的那份束缚。

    对于两人迥异的眼神,顾恒一时有些摸不准,却没有探究的想法。

    说到底,双方本就不是一路人,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他都懒得搭理。

    …………

    饭局开始后,被迫低头的朱志明没了当初直接喊话要拿下恒成三成股份的气焰,唯有偶尔看向顾恒的眼神,会带着些许不被察觉的敌意。

    他不懂什么形式,也不了解那位便宜妹夫说的大局是什么,他只清楚,手上有人,早晚可以找回今天的场子,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朱志名不太愿意服软,觉得有失面子,于是,这一任务就落到了朱丽倩身上。

    酒过三巡之后,朱丽倩带着微笑,起身说道:“冯总,顾总,这一杯我敬你们,我哥有眼不识泰山,干了混事,我代他向二位道个歉。”

    声音很酥,勾人的小眼神水润晶莹,透着几许媚意,让冯家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随即淡淡一笑,开口道:“跟我道歉倒是不必,只是我这位老弟心里头有点不爽,想要个说法而已。”

    在女人面前表现自己,这是大都数男人的通病,冯家伟也不例外,话里话外透着些许高手风范。

    “顾总,听说你公司最近打算搬迁,正好我哥前段时间在市中心盘下了一层写字楼,如果不嫌弃的话,这就当是我们的赔礼怎么样?”

    朱丽倩眼神随即转向顾恒,依旧是笑脸相迎。

    话一出口,朱志名眼睛陡然瞪圆,他压根就不知道还有“割地赔款”这一说,差点直接拍案而起。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能忍?

    正想发作的时候,却被朱丽倩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此时,顾恒心里同样在犯嘀咕,倒不是为那层写字楼心动,有点惊讶于朱丽倩的魄力。

    市中心的一层写字楼,即便是在房价没有开启火箭模式的如今,起码也得要个几百万。

    这女人如此轻描淡写的送出这份赔罪礼,光这点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再看看朱志明一脸便秘般的不爽表情,顾恒已经心里已然大概清楚了两人的态度,对于朱志明这人,也多了一层防范。

    识大体的人往往比较好打交道,因为会按规矩来。而心胸狭隘的人,可能明面上不敢动手,背地里就会捅刀子,尤其是在对方自认为有这个能力的前提下。

    看到顾恒还在迟疑,没有表态,朱丽倩微微皱了下眉,说道:“顾总难道不满意?”

    顾恒轻笑着摇摇头,淡淡说道:“谈不上什么满意不满意,一层写字楼是值点钱,但我却没有随便拿别人东西的习惯,也不缺那几个钱。”

    闻言,几人顿时一愣,这口气,略狂啊!

    可仔细想想,却又不得不诚然,顾恒确实有这个底气和实力说这话,两年时间里可以攒下亿万身家,几百万真不算什么。

    至于那句意有所指的“不喜欢随便拿人东西”,则让一旁的朱志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顾恒没有去管众人的反应,继续说道:“不过,如果朱董能回答我一个问题的话,这笔账就一笔勾销,其实我一直比较好奇,朱董之前怎能会看上我那家公司,想来,应该是有人在指点吧。”

    轻声笑语之间,顾恒抛出了一个问题。

    回答一个问题就可以不用“割地赔款”,看着是很划算,但在坐几人都清楚,问题只是个幌子,让朱志名表态才是真的。

    是就此一笔勾销,还是今后各施手段来一较长短,都可以由朱志名回答问题的语气和态度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