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牌打得好不如牌面好
    饭局正式开始后,苏雪华和李维简单谈了些公事,随后就切换到了生活话题上来。

    换位考下,苏雪华的出发点说不上有多大错,也并没有过分的举动,他要是置气,既是落了下乘,也会让肖潇难做。

    虽然或多或少看出了点苏雪华的深层用意,但顾恒却没放在心里,既是不在乎,也因为对方是肖潇的长辈这层身份。

    是以,苏雪华牌固然打的好,但架不住顾恒手上的牌面好,抓着王炸和个,还有飞机顺子,任你玩出花来,也翻转不了结果。

    但如今,这点压力对于顾恒来说,实在无足轻重,既是对自己有信心,更是对肖潇有信心。肖潇要是真的能够轻易被打动,以她的优秀,身边又不乏高质量的追求者,前世怎么会等到约定之期已过,在彻底的失望之后,才在家人的安排之下选择结婚?

    事实上,顾恒前世之所以刻意的回b肖潇,很大程度上,不也是因为自卑?觉得无论是家境还是其他方面,都与肖潇有着巨大差距,才直不敢表达。

    因为李维的瞬间发呆,顾恒也有看到,如果换成普通小年轻站在这里,可能真的就会如苏雪华所想,开始患得患失。

    不得不说,苏雪华的这手牌打的很漂亮。

    个综合分较高的“假想”敌,想来可以给顾恒进步的造成压力,加上两人分隔两地,只要是没什么信心的人,就会疑神疑鬼,甚至是表现出些诸如“嫉妒,小气,疑神疑鬼”之类的品质,让肖潇对这份感开始产生怀疑。

    第个作用是针对肖潇的,而另外点,则是针对顾恒的。

    至于李维次见到肖潇时的发呆,会不会进步发酵,她倒是不在乎,反正肖潇还年轻,今后的舞台很大,不急在这时。

    首先,通过成功的李维,来反衬出顾恒的般化,当认识到更多的优秀异,明白自身还有更多的可选空间之后,想来肖潇的爱观就能很快成起来,不会吊死在棵树上。

    这个作用有两点:

    看到这幕的苏雪华笑笑不语,知道第手准备开始起作用了。

    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当介绍到肖潇,正面看到那个随着小酒窝起出现的礼貌微笑时,李维眼中有过瞬间的光芒绽放,明显呆了几秒钟。

    “这位是李维,李总,外名牌大学毕业,在家里的公司担任副总职。这是我侄女肖潇,现在在传媒大学读书……”

    “李总,你这就见外了,今天咱们没有公事,只有私交,都是人朋友,没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来,我先给你们介绍下……”

    小两口的私密话没有被人听到,另外边,李维注意到了神亲密的两人,开口道:“苏总,你这边还有人啊,那我还是改日叨扰吧?”

    苏雪华和这位李总打招呼的时候,颇感无聊的肖潇凑到顾恒耳边低语了声,立感浑身舒坦顾恒眼睛都没有眨下,说道:“那是当然。”

    “顾恒,你要穿西装的话,定比他有范。”

    显然,这位就是苏雪华口中那位如今已当面的重要户。

    而除了年轻有为之外,这位年纪不大的李总颜值不算爆表,但也在平均线以上,配上那头油光发亮的莫西干,笔挺的西装,和双蹭亮的皮鞋,整个帅气的商务英模板就出来了。

    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在加上个李总的称呼,很容易让没见过世面的小年轻将其往“年轻有为”这几个字眼上带。

    刚刚顾恒两人到场时只是微笑点头的苏雪华,此刻悄然起身,冲那位进来的年轻人热的打着招呼。

    “李总,你来了,快请坐!”

    “苏总!”

    话音刚落,苏雪华的第手准备正式到场。

    “不用,我那户其实也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可人家现在已经是公司副总,可以挡面了,正好让你们开开眼界,跟着学点东西。”

    肖潇不疑有他,连忙摇头,还机智的抓住了个趁机逃跑的机会。

    “苏,要不我们先走吧,你谈正事要紧,下次有机会再请我们吃大餐。”

    苏雪华脸上平静无b,还略带歉意的说道:“本来是打算和你们好好聊聊的,没想到碰到公事,潇潇,你不会怪表吧。”

    “哦,刚才个重要的户打电话过来,正好也在这附近,我就顺便邀请他过来坐坐。”

    “苏,你还请了别人吗?”看着人已经到齐,苏雪华还没通知开席,肖潇开口问了起来。

    至于第手准备,随着肖潇的个问题,被苏雪华不紧不慢的抖了出来。

    而个自卑的男生,对于年轻女孩来说,吸引力就会随之大打折扣。

    而以顾恒的家境来看,出生在涟水市那种小地方,怕是没多少机会进出这些高档场所,到时候对比之下,年轻人敏感的自尊心就会受挫,可能就会意识到双方较为明显的差距,在明白“高攀”这个词的含义后,从而自惭形秽。

    以前家里摆酒席或者搞私宴,选的都是市里些较为高档的场所,而作为亲侄女对待的肖潇般都有出席,对于这些地方自然是不会太陌生,也不会露怯。

    第手准备,就是有意将吃饭地点安排在了这家杭市的五星级大酒店。

    为此,她特意做了两手准备。

    不过,这样做往往也代表着事会更复杂些,尤其是还必须做到滴水不漏,尽量不留痕迹,就愈发考验功力。

    直接拆散,和让顾恒主动退出,最后的目的固然致,但选择后者,却可以让她不用担着个恶人的身份。

    再者,要真这样做了,即便是成功达成目标,恐怕肖潇也就该真的嫉恨她辈子了,她的目的,只是让顾恒知难而退,主动退出而已。

    虽说是敲打,苏雪华倒也不会直接挑明,直接说出些让顾恒别妄想的话出来,这不符合她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