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棒打鸳鸯
    相信等肖潇将来找到合适人选时候,对她只会是感激,而不是怪罪。

    长痛不如短痛,与其等日后肖潇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的时候再来个棒打鸳鸯,不如现在出来当次恶人。

    在这些因素的综合考虑下,她觉着,有必要出个面,让顾恒知难而退。

    再说,站在好妹,也就肖潇妈妈的立场上,即便顾恒是曾经的邻居,但如今安家浙省,也没有重归故地的打算,那自然是希望把宝贝女儿放在身边,不希望远嫁的。

    在苏雪华看来,家境本就很般的顾恒,还是个不求上进的主,这种男生压根配不上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肖潇,估计今后也很难能力给予肖潇幸福。

    是的,非分之想!

    因而,她才决定越俎代庖,组织了这次的饭局,其目的,无非是想要打消顾恒对于肖潇的非分之想。

    要知道,在感方面,假如将来分手,男生般都会比较容易走出来,而女生的疗伤时间就会比较长,尤其是像肖潇这种平时很规矩传统的女孩,很可能会因为段错误的爱而受到严重伤害。

    在她这辈人看来,大学时代的爱,更多的就像是过家家,是时冲动下的产物,太不成,也太不理智,她既然看见了,就不能眼睁睁看着肖潇头扎进去。

    出于这份关系,她自然不希望爱观还很不成的肖潇随便找个对象。

    几年相,她对于肖潇这位妹的闺女,不说视如己出,但也说得上是关爱有加,再加上隐隐能从肖潇身上看到些她年轻时候的影子,她对这位侄女就更显亲近。

    不过,与顾恒预料有所偏差的是,这次饭局,苏雪华并为是考察,而是敲打。

    昨晚大概从肖潇那边探了个底,她对顾恒的第印象并不算好,在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之下,此刻顾恒所表现出来的从容,在她眼中看来,也只能勉强给出个及格线的分数。

    顾恒心里如此想着的同时,主位上的苏雪华也在打量着顾恒。

    估计,不太好对付!

    听肖潇提起过,这位表全名苏雪华,和丈夫在杭市经营着家小有规模的皮革厂,虽然当也是小地方走出来的,但从此刻的雍容气度看来,多年打拼已然让她蜕变成了位颇有本事女强人。

    应声入座后,顾恒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下肖潇这位表。

    等了小会的肖潇表见两人进来,脸上带着得体微笑,打了声招呼。

    “你们来了,都坐吧!”

    番或安w或鼓励的话后,肖潇的复杂心绪终于慢慢平缓,脸羞怯的带着顾恒上到早已经预定好的b厢。

    “这都到这儿了,现在离开,有点不好吧?说不定你那位苏还以为是我撺掇的你,印象分还不刷刷的往下减。”

    “要不,这次就别去了,我跟苏打个电话,就说……”临阵关口,肖潇突然打起了退堂鼓。

    而另外方面,她或许也担心那位表对两人在起有所微词,从而让这份感横生枝节。

    他大概也知道肖潇在顾虑些什么,刚步入恋爱阶段的女孩子,才刚刚开始享受恋爱的美好滋味,就突然走到了要带男友去见家长这关,心理上没做好充分准备是肯定的。

    看着这个平素总是充满快乐因子的姑娘,此时却露出副略显忐忑的小模样,顾恒轻笑着揉了揉她头发。

    “不就是吃个饭吗,看把你愁的。”

    看着肖潇起身小跑着走来,顾恒紧走几步,迎了上去。

    进入酒店,顾恒远远的就瞧见了那道坐在沙发上,正不时左右观望的靓丽身影。窈窕修长的身姿,青春靓丽的外表,无论在哪儿都能成为道养眼的风景线。

    不过,话虽如此,顾恒倒还不至于像般小男生那样怯场,他都已经和这座城市里头那个未来最牛逼的人物打过交道了,又怎么可能被个小饭局给吓退。

    这样看来,恐怕是宴无好宴,要是表现的不合格,连肖潇表那关都过不了,说不定对方就会在肖妈面前打小报告,提出反对票了。

    不合的地方,在于时机、地点和人物都不对,如果说自己和肖潇已经走到了那种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阶段,由女方家长,在高规格的地方请自己吃顿饭,探探底,那很合乎人,可如今两人才刚刚展露苗头,饭局就来了,而且是由肖潇表出面,略显突兀。

    不合理的地方,在于来的太突然,昨天瞧见自己和肖潇在起,今天就请吃饭,这不符合常理。

    突然请自己侄女,和还在读大学的侄女男朋友来这种地方吃饭,这不合理,也不合。

    按理说,有人请吃饭,这本该是高兴的事,可顾恒却觉得事透着些许怪异。

    这家位于杭市商业中心的际酒店,北眺大运河,南望西湖美景,光这地理位置,就决定了它的档次和格调。

    事实证明,顾恒的猜想没有错。

    听这名,顾恒大概估摸出了它的档次,能够以省份命名的酒店,规格绝对不低,就像在首都,但凡以燕京字打头,以大酒店收尾的宾馆,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

    浙省际大酒店!

    中午临近十点,顾恒收到条短信,是肖潇通知他吃饭的地点。

    ………

    确认了下那位表和肖潇家的亲疏,知道对方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左右肖妈的意见后,顾恒让肖潇把此事答应了下来。

    如此来,估计是带着些考察的意在里面了。

    应该还不至于吧,谁会把学生时代的恋爱直接上升到终生大事上来?虽然他是不介意,可想想也知道那不太现实。

    这算正式见家长吗?

    听到这突兀的信息,顾恒些许朦胧睡意全无,愣了好半天才把信息给完全消化!

    可要是答应,肖潇又觉得有点难为,这才恋爱没多久呢,见长辈,貌似还不到那阶段吧?

    拒绝吧,似乎不太好,那位表和她妈妈同妹,对她也是视如亲侄女,所谓长者赐,不敢辞,直接拒绝的话会显得生分。

    肖潇那位表,打算请两人吃饭,她时拿不准主意,不知是该答应还是拒绝。

    电话是肖潇打过来的,除了催他起外,还告诉了个让他有点懵的信息。

    再次睁开眼睛时,头的手机在震动,窗外旭日辉光,透过窗帘缝隙钻了进来,让顾恒下意眯起了眼睛。

    无话……

    当晚,顾恒认的小毛病又次发作,加上考许婷婷的事,辗转反侧到凌晨两点多,才糊糊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