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一切随缘
    她突然有点害怕,害怕在这场投入了太多的感对决中,败涂地。

    想着想着,滴清泪悄然从眼角滑落。

    缘之字,最动人,也最伤人!

    她做不到淡定从容,甚至开始否决自己,认为当选择出留学是做了个很傻很天真的决定,如果现在还在湘市,她起码还占据着地利优势。而不是像现在,只能故作坚强的看着,煎熬着,盼着顾恒和她的那位青梅竹马因为不合拍而分开。

    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感觉到顾恒的逐渐疏远,她的自信开始动摇,她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保持平静,自信那个素未谋面的敌驾驭不了顾恒,等到两人从甜蜜走向陌,那时她再出现,就彻底完成了逆袭。

    当听到个名叫肖潇的女孩出现,她开始惆怅惘。

    当知道有些别有用心的女孩子有意接近他,却被他直接无视后,她开心甜蜜,觉得没看错人。

    当游戏上线,以让人瞠目的速度火遍全,她为他的事业成功开心,为他感到骄傲。

    她人虽然远在异地他乡,但对于顾恒的事,她了解的并不少,别忘了,她可是在顾恒身边有安眼线的。

    结束通过后,大洋彼岸的肖潇挂断电话,又次发出了阵阵咳嗽声,神会儿变了数变,有开心,有惆怅,有时又陷入发呆。

    ………

    “说好了,不许变!”

    想来,也是该抽空去趟了,有些事,早点袒露,总好过这样直拖着,至于最后结果如何,顾恒不强求,只能说,切随缘。

    “恩,你尽快养好病,我忙完这阵就过来看你。”顾恒犹豫了片刻,终是没忍心拒绝。

    又或者,她终究是高估了自己,虽然在同龄人当中显得出类拔萃,可终究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年轻女孩,无法像她那位女强人母亲那样,从容应对着切风浪和挑战。

    换成平时的许婷婷,大抵是不会做出这种小女人撒娇姿来的,大概是长久的孤单,又或者是此刻生病让平素自信坚强的她变得柔软,让她渴望有个强健的臂膀去依靠。

    “看过了,现在好多了,咳咳……,只是在这边好无聊,都没几个的来的朋友,你过来陪陪我呗,我给你,咳咳……,报销机票怎么样?”

    显然,此刻的许婷婷,个人远在异地他乡,即便有亲友的电话关心,但她在心里某个角落,定是在等着自己的温柔抚w的。

    感的事,顾恒自认为没有足够的经验去做到圆滑理,但身为个男人,让他知道轻重担当,在什么样的况下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剪不断,理还乱!

    最难消受美人恩,此此景,他如何忍心让她在生病的况下,再经受另番打击。

    已经准备好些言辞的顾恒,听到那边开始的惊喜语气,以及随后转入低沉的咳嗽声,感觉心底某块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戳中了,原本准备透露些事的想法,就此打住。

    “都咳成这样了,有去看医生吗?”

    电话那边,刚说出个字,就传出阵剧烈的咳嗽声,低沉而急促。

    “你……,咳咳……”

    此刻,杭市已是灯光闪烁,远在大洋彼岸的那个家,却是旭日东升,正迎来朝气蓬勃的早晨。

    沉片刻,从手机通讯录当中翻出那个号码,看了看,最终拨打了出去。

    顾恒扪心自问,没有错,只是他的抉择,对于个用很深的女孩来说,有点太残忍。

    做错了吗?

    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的忙音,顾恒屹立街头,久久无言。

    凌舒不冷不热的嘲讽了两句,随后也不等顾恒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呵呵,顾老板你倒是活的潇洒,算了,我就不打扰你干大事了!”

    顾恒的短暂沉默,得到的是凌舒声冷笑回应。

    想到这些,顾恒隐隐有些愧疚,又不免有些心疼,那张娇俏面孔,又次悄然萦绕心头。

    在感当中,她似乎从来都是默默的付出,却不去强求。

    也是,以顾恒对她的了解,她似乎从来不是那种喜欢撒娇的子,在湘大那段短暂的相时光里,她也从没有要求过什么。

    现在想想,她离去这近年的时间,两人的多次跨洋通话当中,她所表现出来的轻松和喜悦,或许也只是个表象。

    只是,从凌舒刚才隐隐带着些许质问的口气当中,他获取了个信息,如今将近年时间过去,许婷婷似乎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般,被时间和距离冲淡了想念,过的似乎也并不是很好。

    与其等日后越陷越深,做出选择时伤害也会越深的时候再来解决这些问题,倒不如趁现在这样个合适的时机,让时间和距离,来慢慢的让许婷婷将自己淡忘,这对她来说,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退万步来说,就算她愿意,肖潇呢?她知后该如何想,该如何自?

    可是以许婷婷那种看似恬静温柔,实则比较要强的格,即便是真喜欢个人,即便是在感这场战役当中输了,她就能够很快的放下,并且愿意心甘愿没名没分的跟着自己?

    彼此相忘于江湖,这对于个占有望较为强烈的男人来说,固然不是他心深最希望见到的。

    而在取舍之后,他开始尝试着用另外种方式来理两人的关系,想着她人在外,在见识到更加广阔的舞台,见到更多优秀的异,或许就会慢慢把自己给淡忘。

    可随着肖潇走入他的生活,当这个在前世就已经在心里占据很重分量的女孩出现,他心里的那杆天平,已经在两人之间做出个较为明显的倾斜。

    要说对许婷婷完全没感觉吧,那是自欺欺人,无论是在,还是外在,她都有让异心动的资本。而当这样个优秀的女孩心扑在自己身上,还曾经和自己起共患难过,般人都很难做到无动于衷。

    这份剪不断理还断的,确实成了他心底的个结。

    上次联系许婷婷是什么时候,貌似已经是个星期以前的事了吧?

    顾恒张了张嘴,时竟是有些语塞。

    “我……”

    “婷婷最近个什么况,你知道吗?”

    顾恒只想到了个解释,时却不敢肯定,开口问道:“我在外地,有事吗?”

    而以凌舒的子,如果不是事出有因,决然不会在大晚上的打电话过来。

    他和凌舒的丁点交,可以说都是建立在她是许婷婷闺蜜的身份上,而自从许婷婷出之后,两人即便是同个学校,却也没了多少交集。

    听这口气,顾恒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低沉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许冷意!

    “你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