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名字是算命先生起的
    车是前几天刚提的,二十万出头的桑塔纳。

    虽然有能力提供更好的,但顾恒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中低档的车型。

    车是为人服务的,以爸妈如今的消费观念,要是直接上手五六十万以上的中高档车型,恐怕就不是车为人服务,而是人为车服务了,会担心刮着蹭着,会担心有没有人惦记着,这与顾恒的初衷不符。

    事实上,即便是顾恒降低标准的选择,顾妈还是免不了一通数落,觉得他花钱大手大脚,二十来万,这都够在涟水市内再买一套房了。

    让顾恒稍感欣慰的是,顾爸对这份礼物看起来似乎很满意,瞅着那圆润漆黑的崭新车身,眼睛一直没舍得挪开,旁边那辆开了几年的破旧小面包,已经再难引起他的注意。

    千金难买心头好,见顾爸满意,顾恒心里头也觉着舒坦。

    于是,接下来两天,热乎劲上来的顾爸开着新车满世界转悠去了,顾妈只要一没瞧见人,打电话追踪定位时,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又跑哪试车去了,赶紧的回来?”

    随后,还不忘数落顾恒两句:“都是你,好好地给他买什么车,现在倒好,这快过年的,都整天不见人影。”

    第一次的时候,顾恒笑着回道:“妈,你就放宽心吧,我保证,用不到一个月,爸就没这劲头了。就像那些小孩子,刚买到新玩具时,整天抱着不松手,等过几天玩腻了,也就没这么上心了。”

    “去,哪有这样说你爸的。”

    换来这样的回答,顾恒第二次就不做声了。

    腊月二七,天气开始放晴,在家宅了两天的顾恒,在小丫头的撺掇下,想出去转悠一下,散散心。

    顾妈没让,说是要带他去还香许愿。

    什么鬼,烧香还愿怎么还要带上我这种从小被无神论者给教化的新时代青年?这心不够诚,去了也不好吧?

    顾恒一开始是有点抗拒的,可顾妈态度却很坚决,说道:“这是帮你积福,你不去怎么能行?”

    好吧,顾妈那一辈的人,对于求神拜佛,还香许愿这些事还是挺执着上心的,顾恒也就只好尽量让自己怀着一颗虔诚的心,陪顾妈去一趟。

    大安寺,位于涟水市靠近郊区的一座小山上,由下而上要经过一段盘山公路,平时来烧香请愿的人不是特别多,大清早的跑山上来锻炼身体,呼吸新鲜空气的倒是不少。

    顾恒恰恰是那晨跑锻炼大军中的一员,不同的是,今天他没穿着球鞋,而是带着香烛纸钱。

    粘人的小丫头也被硬塞在了家里,任她打滚卖萌顾妈都没点头,说是怕这丫头童言无忌,在庙里说错话冲撞了佛祖。

    进庙烧香,为的是求神佛眷顾,求一个愿景与心安。

    而神佛应不应,关没关注到你这号人,一般来说,还得看诚意。

    习惯了勤俭持家的顾妈这次诚意很足,给这家进庙还必须缴纳门票费的大安寺,添了整整六千六百六十六的香油钱。

    数字很吉利,票子更是崭新的,估摸着是顾妈特意去银行兑的。

    当看顾妈从包里掏出那一叠票子的时候,顾恒没心疼,只是有点呆:这真是我妈,什么时候舍得这么花钱了?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顾妈添了不少的香油钱,得到的是寺里高僧的指点迷津。

    对于顾妈这位香主,那位看上去肚子有点发福的高僧破了戒,以往每天只给一位香主解一签的原则临时变通,把一天总共解三签的机会全都给了顾妈。

    顾妈求得三支签有两支都是为顾恒求得,一是求问姻缘,二是求问前程,第三支签才是给小丫头求得。

    问姻缘,会不会有点太早?

    顾恒刚要发白眼,就被顾妈一个转身用眼神制止。

    知子莫若母,就了解顾恒的性格上,顾妈的水准应该是要比眼前那位能掐会算的高僧,要来的高深一些的。

    高僧眼眸微垂,不怒不喜,一副看透红尘世事的模样,接过顾妈求得签稍稍酝酿,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

    顾恒总结了一下其核心思想,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有特色的,说顾恒姻缘和事业上,免不了会有些坎坷挫折,但终究,事业上是能够一番风顺的,爱情上也终会美满幸福,开枝散叶,多子多孙的。

    至于怎么化解坎坷,高僧神色平静,隐晦的表示:这就得看礼佛的心诚不诚了。

    全程下来差点睡着的顾恒好不容易捱到解完签,又陪顾妈把香烛供奉上去,才悠悠然下山。

    认为只有徒步上山才够心城的顾妈体力没顾恒好,上山的时候以意志支撑,一口气登顶,下山的时候,却在路边歇了一次脚。

    顾恒一边给顾妈递上还香之后的剩下的瓜果饼干,一边笑道:“妈,你添这么多香油钱,爸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

    “按他的意思,是要捐个八千八百八十八的呢,最后还是我觉得“六顺”这个数字更好一些,才捐的这数。”

    “额,爸也信这个?”顾恒一时愕然。

    顾妈锤锤腿,强塞了两块还愿后得到过某种加持效果的饼干给顾恒,说道:“你爸读书少,当年给你起名时,都是在挂摊上算了一挂,才给你订下的这个恒字,你说他信不信?”

    得出自己名字竟是算命先生起的,顾恒顿时感觉人生观有点崩塌,整个人都不会了,好半晌才哭笑不得的说道:“妈,我该不会是你和爸捡来的?”

    “你个傻小子,又瞎说混话,那年头,哪有儿子捡?还是像你这种能蹦能跳,还很聪明的。”

    被顾妈的认真劲给逗乐的顾恒,语气很肯定的说道:“我现在确信,你是我亲妈了。”

    ………

    年关将近的这几天,大雪彻底解封,连续放了几个大晴天。

    有道是瑞雪兆丰年,对于农村的老百姓来说,年前的这场大雪,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预兆。

    一如去年,顾爸几兄弟电话商议之后,还是决定一起回老家过年,自然,当顾恒一家开着新车回家的时候,在村里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