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采访(下)
    按照事先定好的采访流程,首先是就恒创科技的发展、以及定位,进行一个大概的了解,之后,则开始进行一些比较主观的提问。

    也就是说,前半段的话题主要是围绕公司在进行展开,而下半场,侧重点将会放到顾恒身上。

    对于互联网科技,祝婉茹认知有限,即便是顾恒说的深入浅出,她也只能懂个皮毛。

    面对不懂的话题,一般人都是很难提起太多兴趣的,而挖掘一些个人话题,才是祝婉茹感兴趣的。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面对一位身家数千万的公司老总,而且还如此年轻,祝婉茹不可能没半点好奇。

    于是,结束上一个话题之后,她一双大白腿轻轻叠起,换了个舒坦的坐姿,轻靠在座椅上,微笑说道:“顾总,刚才你有说到,你今年才刚满二十岁,还是个在校大学生。按理来说,你在如此年纪就开创出这样一番事业,已经算得上是功成名就了,那请问你,对于今后还有什么更进一步的打算吗,是继续完成学业,还是专注于事业?”

    “我想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的重心,应该是放到学习上吧,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里,不多学点知识充实自我,可能就会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从而被淘汰!”

    这个问题其实是事先就和顾恒通过气的,他当然不会傻到说实话,而是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说了出来。

    听到这种很公式化的回复,祝婉茹没有多少失望,前面一番简单的谈话,已经让她知道,要想从顾恒嘴里套出一些比较私人的信息,不是轻松就能如愿的。

    也正是这样,才激起了她的好胜心理,好歹也是从业好几年了,打过交道的人不知凡几,难道从一个年轻人嘴里,还套不出点有用的信息?

    论创业或者管理公司,她自问没法去和顾恒比,可论与人打交道,这可是她的专业,更是她的本职工作。

    “那顾总你在大学阶段时,是什么原因,从而让你走上创业之路的?对于一般的大学生来说,学业、考证、出游、找女朋友,这些才是大学生普遍比较感兴趣的吧?”

    “兴趣这个词用得好,事实上我走上这条路,也是兴趣所指引的,在高中时代,我就很喜欢玩网络游戏,后来随着传奇这款游戏的推出和火爆,我也很快就成为了它的一名忠实玩家。

    不过你也知道,初次进入一款游戏,要是能够有一些资深玩家指点一下游戏攻略,可能玩起来就要顺手很多,就像一个人想炒股,要是有资深人士对其指点一下,最起码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少交不少学费。

    正是出于这个想法,我就找到一些同学,试着捣鼓出了一个论坛,目的是方便大家互相交流玩游戏的心得和体验。只是我也没想到,国内的游戏玩家竟然已经有了不下的规模群体,也太低估了游戏玩家对于一个交流兴致平台的渴求。

    当论坛正式推出之后,因为良好的体验,注册的用户几乎是每天都在飞速增加,没多久,就连胜大公司都有留意到这个论坛,还联系到我们,说打算进行投资。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顺理成章的开了一家公司,不再小打小闹,而是把它当成一份事业来做。

    因此,总的来说,我开创公司,最初也是缘于兴趣,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机缘巧合吧,不是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吗?我觉着,对于我来说,运气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因素。

    而这,也恰恰是互联网的魅力所在,只要抓住了机遇,就有可能取得一定成功!”

    顾恒兴致勃勃的一番长篇大论,看似说了很多,可祝婉茹稍微一分析,却是根本没透露出没多少干货。

    她有点不甘心,继续展开下一个话题……

    一场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采访,祝婉茹旁敲侧击的想要通过一些问题,挖出顾恒更多的底细,可结果却不尽如意,都被顾恒滴水不漏的给圆了过去。

    事实上,整个谈话中,她唯一看到顾恒稍微有过片刻思考的,只有一个问题。

    祝婉茹有问到,如何看待游戏产业。

    这不是她想问的,而是上面指定的问题之一,而且是一种突击的方式进行提问,目的就是想听听顾恒真实的看法和立场!

    在国内的主流群体眼中,对网络游戏,大都是抱着一种抵制和排斥的想法,认为这是玩物丧志,而顾恒的事业又与其挂钩,他的看法,是报社不能忽略的一个关键问题。

    屁股要是坐的太歪,即便是恒创科技是一家可以当成典型进行宣扬的互联网公司,报社也要考虑社会舆论,决定是否将报导发出去。

    问题本身不难回答,如何确定立场,才是顾恒有所犹豫和思考的关键。

    要是直接说游戏产业是朝阳产业,国家应该大力扶持等等,就等于是与现今国内的主流思想背道而驰,等报导刊发出来后,难免会遭受非议。

    可要是进行否定,恒创科技的游戏论坛以及交易平台,都与游戏挂钩,否定这一产业,就等于否定了他自己,非议只会更多。

    你自己都不认可的产业,你却还弄这个,不是在昧着良心赚钱吗?和社会上的那些黑心商界有什么区别?

    好在,顾恒多少还有几分急智,并没有陷入长久沉默,说道:“凡事得从多方面来看,就像在本省街头巷尾都随处可见的打麻将等事,小赌则怡情,大赌则伤身。

    游戏同样如此,如果你只是当成一个消遣的活动,在上班或者学习之余玩一会,它是个很好的减压方式,但要是太过沉迷,以至于荒废工作和学习,就不可取了。

    因此,我觉得就游戏产业本身,它是无害的,要知道,在国外,游戏产业的起步远比我们要早,也没见哪个国家说,因为游戏的出现,就彻底毁掉了年轻的下一代。

    至于要如何避免青少年过度沉迷游戏,我个人认为,还得靠国家的政策推动,对这一产业进行适当的引导和规范,让它进行健康有序的发展。”

    对于顾恒的回答,祝婉茹暗中喝了一声彩。

    一个考验立场的问题,就被顾恒一个太极推手,给轻飘飘的推了过去。

    他既没有偏激的说是一些人自制力太差才沉迷游戏,与游戏本身无关。也没有自以为是的大摆条理,说游戏产业能够带动多少产业,能够创造多少税收等等……

    他很聪明,知道这些即便是再有道理,都不是社会想听到的答案和声音。

    于是,他很取巧的先拿打玩麻将做比方,直接就把游戏产业定位在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地位上。

    社会人士不是说玩游戏会玩物丧志,应该禁止吗?那行,这样算的话,麻将这种普及大江南北的国粹应该也算啊,而且受众范围可比游戏大多了,是不是也该进行禁止?

    再者,顾恒不深谈游戏本身,而是参照国外,无疑是很明智的。

    在国家飞速发展的今天,国人一切都喜欢跟国外进行比较,什么人均收入,幸福指数啦,通通都要向国际高端水平去对比。

    那好,既然如此,游戏产业是不是应该也要对比一下呢?

    如今国外的游戏产业做的很成功,也没见出什么问题,在国内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危害。

    还是说,我历史悠久的华夏国,连一个新型产业都没勇气去尝试吗?人家国外能做,我们却担心这担心那,岂不是等于倒退回了闭关锁国的年代?

    而最后提出的由政府指导和规范,则是点睛之笔,间接表明咱们只是做生意的,产品行不行,如何趋利避害,这个大方向上,应该是由国家来把控的。

    身为一个靠补充游戏产业链条发家的公司掌舵者,能够在短时间内,就想到一个不算全面,但绝对让人找不到太多诟病的答案,不可谓不聪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