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女人味(二合一章节)
    九岁那年,一次意外,让乔西父母身亡,姐弟两被送进了孤儿院。

    十岁那年,乔西被一名赴华旅游的中年单身米国女人收养,从此远赴大洋彼岸,和唯一的血脉亲人相隔万里之遥。

    十岁,对于一个因为聪明才被收养的小女孩来说,已经有一定的记事和理解能力。

    这么多年过去,关于儿时的记忆,许多零碎的画面,她或许记着记着终究会变得模糊,从而再也找不回印象,但那个在梦里都会喊她一声“姐姐”的小男孩,却随着时间的流逝,印刻在了心里。

    她一直都没有忘记,远在大洋彼岸的那个国家里,还有一个和她血脉相连的亲人。

    当年那个还只有几岁大的小男孩,抓着她的衣角,哭着喊着“姐姐别走”的模样,一直在她脑海中回荡,成了她内心最珍贵,也最渴望找回的记忆。

    于是,自打大学毕业,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之后,她通过一些渠道,先后联系到了几名国内的私家侦探,请对方帮忙找寻弟弟的下落。

    只是,结果不尽如人意,几年时间过去,却一直没有打探到具体的消息。

    一来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乔西对十岁以前的记忆又太过模糊,唯一能提供的信息,只有弟弟的名字,和一座城市的名字,就连当年那所孤儿院的名,都已经记不起全名。

    二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一座城市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让一座座低矮的民房,变成一栋栋耸立的高楼大厦,要在一座数百万人口的城市里,光凭一个名字,找到一个人,难度可想而知。

    二来则是,乔西找的那些私家侦探也并不是靠谱,每次都是用一些所谓的线索,从乔西手上骗取钱财,最后找着找着,不但人没找到,连自己也玩起了失踪,没了音讯。

    乔西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为数不多的几次被坑经历,都是栽在了找的那些私家侦探身上。

    因为太过在乎,所以当对方拿着一些所谓的线索跟她要活动经费时,她哪怕是有所怀疑,却没法去具体考证,只好抱着一点点万一的侥幸心里,希望这一次碰上的是真有本事的人。

    一次,两次……

    乔西不会傻到上三次当,也不想继续浪费时间和金钱,更不想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一些并不了解根底的私家侦探身上。

    她意识到,这样下去,即便是花更多时间,也不一定会有结果。

    于是,经过一番衡量之后,她最终选择了辞去在米国的高薪工作,自己回国找人,只为圆一个梦。

    只不过,之前的几年时间里,她为了报答养母的恩情,以及支付私家侦探的活动经费,开支很大,身上已经没有太多的积蓄。

    她也知道,找人可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坐吃山空是行不通的,这才有了她主动打电话向顾恒求职的经历。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有钱,找一些帮忙打探消息的私家侦探并不难。

    这一次,她没有被坑,或者说,当及时跟进事情进展,并不时进行实地考察和验证,想要坑她,也需要点本事。

    就这样,靠谱的线索一点一点出现了。

    这几个月,她下班后以及周末的时间,都被用在找寻弟弟的事情上,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前两天,她找到了。

    只是,当见到人后,她差点当场崩溃!

    她竟然是在精神病院找到的弟弟,这结果差点让这个外人眼中的铁娘子当场落泪,差点情绪失控。

    她曾多少次幻想过姐弟重逢的场景,想着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小男孩,是不是长成了气宇轩昂的男子汉,是不是已经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

    然而,理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弟弟住进精神病院的事实,让乔西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她以为当自己被领养后,弟弟也会被别的家庭领养,从而组成一个新的家庭,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弟弟的人生并没有如她想象中的那般美好,生活的环境,是只有刺鼻消炎水的病房,打交道的人,是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以及一群被世人避之不及的异类。

    她开始自责,内疚,觉着当年分别时还好好的弟弟,如今却患有精神病,有很大程度上都是她的责任,当年要是死活不跟养母离开,哪怕是和弟弟在孤儿院里长大,可能情况就会完全不同。

    自责和内疚过后,她把自己关在房里呆了整整半天,做出了另一个重大决定,不再回米国,而是选择留下来照顾弟弟。

    在她原本的计划中,是打算找到弟弟后,看到他长大成人,有了圆满的家庭之后,内心就能够满足。然后给予弟弟一定经济上的扶持,让对方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少点坎坷,此次的回国之行基本上就算圆满。

    这也是沪市之行的飞机上,顾恒问她有没有考虑过呆在国内发展时,她没有给出答复的原因。

    在她内心里,二十年的米国生涯,让她已经习惯了早餐吃牛奶面包的生活,她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也更贴近于米国,那里才是她更熟悉的地方……

    安静的听完乔西这段有点坎坷的人生经历,顾恒唏嘘不已。

    按理说,乔西做出决定,最终选择留在国内,他应该庆幸,庆幸这位暂时不可或缺的管理人才,不会某一天就突然递上辞呈,收拾行囊回米国。

    可乔西这段有点悲伤,让人感概万分的经历,却让他庆幸不起来,对于这个冷傲的铁娘子,多了一分理解和包容。

    肖潇当年从湘市搬去浙省,都有过一段时间的不适应,更不用说一个十岁大的小女孩,突然去到一个陌生的国度,面对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内心该有多少的惶恐和不安。

    顾恒猜想,乔西的这种性格,多半也是在那时候养成的吗?因为害怕被欺负,就只能选择给自己裹上一层厚厚的伪装当成保护壳,久而久之,伪装也就成了本能,成了她真实的一部分。

    或许,这个女人的内心里,还藏有更多的心事与秘密,当她不想对别人敞开的时候,就没人能够刺探到她最真实的一面。

    顾恒有所好奇,却没去刺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随便窥探,并不是一种礼貌的行为。

    沉默半晌之后,顾恒试探着开口问道:“,恕我多嘴问一句,你真的已经确定,找到的那个,是你弟弟?不是你找的私家侦探故意唬弄你?”

    乔西轻轻摇头,说道:“我弟弟额头上有一道疤,是他小时候摔的,还有他头顶上有两个旋,这些我都找的私家侦探说起过,所以,我确认!”

    “那你就没有想过带他会米国去治疗?毕竟在医学上的许多领域,米国相比起国内,应该会好很多吧?”

    提这个问题的时候,顾恒承认,是带有点小私心的,他想确认下,乔西是不是真的已经确定留在国内。

    一个能够为他所有的人才,他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帮她处理一些私人上的事情,比如说乔西今天还提起过的,让他帮忙找房子,找精神科医生之类的事。

    但要是一个只把公司当成一个短暂落脚之地的女人,他出于道义,或许不会拒绝,但绝不可能上心。

    这世上没谁是圣人,不求回报的无私付出,顾恒自问做不来,亲疏有别,这是人之常情。

    “不用了,我弟弟的这种病,并不是完全靠科技就能治疗好的,医生也说过,他的病情不算是特别严重的那种,最合适的方式是慢慢疗养。去国外,面对一群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我怕反而不利于他的病情。”

    顾恒递上手中已经削好的苹果,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在国外不是还有个养母吗?你长时间不回去,她不会挂念你吗?”

    乔西默默接过苹果,却是没有吃,而是忽然转头看向窗外,几秒钟之后,才悠悠说道:“她去年就已经去世了,所以在这世上,弟弟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能在这时候离开他不管。”

    如果说这世上有不会说谎的人,顾恒绝对不信,但非要挑一个他认为最不可能会说谎的人,那他首推乔西。

    这个从内到外都透着一股傲劲的女人,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多半也是不屑于用谎言来换取帮助和同情的。

    事实上,自打乔西进入公司以来,顾恒曾经也有提起过,让对方有事需要帮忙的时候去找他,可乔西却从未开过口。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乔西是真把他当成了私底下的朋友,才会对他说这么多,才会请他帮忙。

    冲这份认可,以及对乔西能力的看重,顾恒点头,说道:“那行,我会在你住院的这段时间,尽快帮你联系好合适的住所和医院的,另外,是不是还要给你找个长期的保姆?”

    乔西盯着顾恒看了几眼,点头,说出了今天的第二声谢谢!

    这个下午,两人第一次在工作以为的场合,聊了不短的时间,而且还是一些比较私人的话题。

    直到顾恒离去,乔西都没有吃顾恒给她削的那个苹果,只是看着窗外,陷入长久的沉思。

    …………

    因为乔西的住院,恒创科技的担子又一次落到了顾恒身上,再加上需要帮乔西落实好住处以及擅长神经科方面的医院,顾恒原本的浙省之行,不得不临时取消。

    第二天,恒创科技…

    上午九点一过,公司员工一个个瞄着空荡荡的副总办公室,私底下,眼神已经开始“咻咻”的进行信号传递。

    在他们印象中,乔西可是一个极为守时的人,基本上都是每天八点四十左右到达公司,前后偏差基本不会超过十分钟。

    可今天,乔西竟然迟到了,对很多人来说,这绝对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直到看见已经好几天没来恒创科技巡视的顾恒走进公司,一些人更加好奇,甚至开始自行脑补,下意识闪过一个想法:难道灭绝师太被顾总给开了?

    这可不是无的放矢,上次乔西开人,就连顾恒求情都没有改变这一决定的事,公司一些员工多少也都知道一点。

    换位思考一下,一位白手起家的老总,从来都是独断乾坤,权威甚重,会容忍手下的人挑战他的地位和权威?

    在公司,和老板对着干,有几个能有好下场?

    可乔西要是真的被开除,一些人未免又有点替她可惜起来。

    尤其是财务部的女团成员,平时可是把乔西看成偶像的,就连她比较保守的穿着风格,都能被她们看成是时尚前沿的代名词,有意无意的进行模仿,想把自己打造成另一个女强人。

    顾恒不清楚大家的心思,但平时主管公司大小事务的副总受伤住院,于情于理也该给大家说一声。

    除此之外,他还有点想法,想要把乔西真正的培养起来,同时进行捆绑和笼络。

    一个被当成公司未来来考察的人物,今后能否总揽更加复杂和庞大的公司结构暂且不去说,真正让顾恒有点担忧的,是乔西的性格。

    太冷,太傲,这种性格处理内政可能还不会有多大问题,但要是面对外部交际,就显的不太合适。

    培养其心性,捆绑其对公司的归属!

    看似是两件事,其实是同步进行。

    经过昨天的事情后,顾恒认为,乔西的性格并非是完全无法扭转的,只是不想向外人敞开心扉,从而将自己裹得太严实而已。

    他想利用公司一部分员工,特别是对乔西比较崇拜的财务部人员,在她因为弟弟的事内心比较脆弱的时候,在她如今举目无亲,住院都无人照料的时候,适当的送上一些温暖和关怀,从而打破她的心房。

    有人爱财,有人贪名,有力图利!

    驾驭和捆绑不同的人才,大体上都是根据其所求,许以愿景,从而留住人才。但也只能是留住,真要让其认同,甚至是与公司共进退,光靠这些是不够的,总有别的公司能够开出更高的加码。

    因此,还需要更深层次的一些东西进行捆绑,比如理想,比如感情!

    以乔西的性格,要想将她彻底绑上公司的战船,还得从人情上着手。

    只有当她认可了公司的前景,有一批让她觉得温暖的同事,她才会真的舍不得离去。

    同样,同事的温暖与关怀,相信也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一些她的性格,最起码不会是经常冷着个脸,连笑容都很难看到一个。

    于是,在顾恒有意的组织和授权下,接下来几天,一批员工轮流去医院探望乔西。

    有的只是走个过场,有的则是真的出于关心。

    顾恒相信,那些真心的关怀,应该能被乔西感受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几天下来,效果基本上还算不错,最起码有两次顾恒去医院探望的时候,她脸上会不时的露出些笑容,看着比以前正常多了。

    用公司一些男性员工的话来说就是,看着总算有点女人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