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靠人不如靠己(二合一
    一下:因为要赶在十二点前发出来,所以本章没来得及修改和润色,可能错别字会比较多,建议待会儿再看!

    ………

    被顾恒当众扫落面子,中年女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有心想发作,可顾恒已经摆明车马,再继续逞口舌之快,只会显得外强中干,落入下乘。

    至于在医院里直接动手,给顾恒一点教训,中年女人有过这个冲动,最终还是压了下来。

    要真在这种公众场合动手,难免会落下把柄,本来只需要使三分力就能整倒对手,可能就变成需要使七分力来平息动手打人的影响,太不划算。

    混到一定阶层后,多使几分力气,往往就代表着需要耗费更多的人情关系,与其浪费这些宝贵的人情出眼前的一时之气,不如等过段时间一起结算。

    中年女人眼中含煞,看向顾恒和乔西两人,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想方设法,让两人付出惨痛代价!

    一个毛头小子,还真能翻出大浪来不成?湘市那些她不敢惹的人物当中,可没有听说过有姓顾的。

    “行,你给我等着!”

    中年女人阴沉着脸,抛下一句场面话,愤愤转身离去。

    不用多想,顾恒猜测,对方出去后应该就该施展所谓的手段,开始搬救兵了。

    刚才一直没说话的乔西幽幽开口说道:“这件事,我自己会请律师解决的。”

    顾恒回道:“你安心养伤就行,这事我会解决的。”

    不是想逞能,而是乔西在外国呆久了,思维方式恐怕无法完好的与国内的具体国情相对接,处理起事情必然也不会得心应手。

    说的直白点,车祸这种事,除非发生时就掌握了立于不败之地的充分证据,否则找律师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

    对于有能量的人来说,在事后伪造一些利己的证据,压根不是什么难事。

    乔西虽然性子冷傲,不代表不懂人情世故,稍微一深想,也就不在坚持。

    仔细思考过后,顾恒开始询问乔西车祸发生的具体情况。

    谋定而后动,把事情捋清楚了,他才好对症下药,以最有效的方法解决问题。

    “真要听?”

    “当然!”

    顾恒理所当然的点头,说道:“把事情弄清楚,我才知道该怎么解决!”

    “那好!”

    乔西组织了一下思路,才慢慢开口说道:“今天在红星路十字路口的时候,碰上了那个开宾利的家伙,当时正好是红灯……,最后,我看到宾利车里的那个女人打了个电话后,就衣衫不整的跑了。”

    听乔西以一种相当平静的口吻,将她看到别人在车里玩口活,以至于腿软忘记踩刹车闯红灯,最后酿成车祸的事情说完。

    顾恒终于明白,来医院时第一次开口询问时,乔西没有直接回答,第二次询问时,对方给出了一个“真要听”的回复。

    可听完之后,他嘴角在不断抽搐,内心在呐喊,整个人几乎是奔溃的。

    拜托,大姐,那家伙精虫上脑的在车上玩口活,而你作为目击证人,又是女的,目睹这一场活春宫,却用这种没多少感情的语调说出这事,真的好吗?

    就算是在念一篇概念作文,感情不丰富,也绝对是个差评啊。

    再说,这是一个女人应有的正常反应吗?不是该扭扭捏捏,或者脸红一下表示尴尬吗?

    还有,对方玩重口味,腿软没踩刹车,被你给撞飞那是活该,可你不也因此受了伤吗?

    那种差一点就可能重伤,甚至是没命的惊险场面,女人经历过后,不是应该表现出一副心有余悸,惶惶不安的模样吗?

    你如此平静的模样是个什么鬼,真当玩了一场碰碰车?

    好吧,顾恒必须承认,论神经方面的坚强,乔西绝对是妖孽型的。

    易地而处,就算他一个大男人经历这种事,也绝不可能以一种如此淡定的语气将事情说完,好像压根和她没半毛钱关系一样。

    这一刻,顾恒推翻了前面的论断,乔西女性的外表和身材之下,藏得绝对是一颗铁血真汉子的强大心脏。

    了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顾恒还在神情怪异的盯着乔西看,周围病床上正猫起耳朵倾听的人也是一脸的尴尬。

    一个女人,在大厅广众之下,如此自然的说出这些事情,实在也是没谁了。

    不过,尴尬归尴尬,一个个带着八卦心思,感慨一番世风日下也是在所难免的。

    至此,谁是谁非,已经一目了然。

    就算是旁边病床上的旁观者,也都信了个十成,这要不是亲眼所见,脑洞得开的多大,才能脑补出这种常人想都难以想象到的离奇事情来?

    接下来,顾恒要做的,就是解决事情了。

    说是解决事情,归根结底,只要把一件事情坐实就行,就是事故发生时,是对方闯的红灯。

    要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事其实没有翻盘的余地,可顾恒看到了刚才对方咄咄逼人的一幕,有点担心对方会使不正当的手段,把事情给反转。

    这年头,在普通人眼里,黑白的界限相当分明,可对于有些人来讲,自认为有权有势,不认为把黑白反转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把简单的事情稍微想复杂点,顾恒觉着没什么不对。

    第一时间,他打了个电话给冯家伟,让对方出面帮忙,把事情给坐实。

    结果,当听到梁姜这个名字的时候,冯家伟的回答没有以往那么痛快,而是比较隐晦的表示,这事情能不能私了。

    一听这话,顾恒心里本能的咯噔了一下,说道:“冯哥,现在不是我不想私了,而是对方咄咄逼人,想要反咬一口,揪着不放啊!”

    顾恒语气看似在诉苦,其实多少带着一点想让冯家伟表态的意思。

    他倒是想看看,在冯家伟眼里,他到底算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真心结交的朋友?利益纽带构架起来的盟友?亦或只是一颗可以随意抛弃的棋子?

    他需要冯家伟的一个态度,来确定今后与冯家伟打交道的深浅!

    是朋友,可以真心结交,即便是对方将来家里老爷子倒台,他也愿意与对方共进退。

    只是利益纽带结交的盟友,那也好办,今日借你势,他日数倍还你,还清之后,如果对方还有资本,那大家继续一起玩,没资本了,那就不好意思了,是你跟不上步伐,大家各玩各的。

    如果只是把他当成一颗棋子,那更好办,你利用我,我利用你,大家各取所需,棋子和棋手未必就没有互换的一天。

    冯家伟显然没听出顾恒的试探意味,说道:“老弟,你别误会,不是我不帮忙,也不是怕惹事,而是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事其实不用你说,我猜也能猜到是梁斌那小子的责任,不过梁斌他外公,是我爸的老部下,我要是出面干预,就等于是里外不是人了。”

    顾恒没有搭话,只是默默的将冯家伟这个名字,和朋友这个选项给剔除。

    停顿了下,冯家伟继续说道:“你看这样成不,我出面帮你们调停一下,别把事情闹大,伤了和气。我相信,这点面子,梁姜还是会给我的,绝对不会继续咄咄逼人。”

    “那就麻烦你了,冯哥!”

    顾恒嘴上客气的回应着,挂断电话后,脸色却沉了下来。

    他没想到,好巧不巧的,竟然碰上了冯家伟老子的老部下,难怪刚才那中年女人如此咄咄逼人,发飙时那个貌似很有派头的梁总也没出声,原来真正有身份的人,是她家里的老子啊。

    不过,尽管冯家伟给出了承诺,答应出面调停,可结果,却不是顾恒最想要的。

    没错,事情看起来是比较容易的解决了,却也让他产生了一种比较迫切的心思。

    迫切的想要变得强大起来,把自己的根系扎老扎稳!

    从冯家伟今天的态度看来,顾恒将其定位在了可以互相依仗的盟友,他借对方的势,对方借他的人。

    对方求财,他只求势!

    但说到底,借别人的势,终究是不可靠的,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才是真实可靠的。

    就像今天,在他与那女人中间,冯家伟衡量轻重之后,觉得双方都不得罪是最好的。

    要是下次,碰上一个更扎手的,或者说在冯家伟心里更有分量的角色,说不准,对方衡量利弊得失之后,直接就选择旁观。

    盟友,有利则合,无利则分!

    这很正常,顾恒不会去强求什么,靠人终究不如靠己!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定位好自己,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根扎稳。根越稳,他日才能长的越高大,更加枝繁叶盛!

    ………

    电话结束半个小时左右,冯家伟赶到了医院。

    中年女人以及那位梁总,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顾恒背后竟然有冯家伟撑腰。

    是的,在他们看来,顾恒能有此底气,绝对是借了冯家伟的势,才会有恃无恐。

    有冯家伟出面调停,中年女人即便是心里再窝火,也是没敢放半个屁。

    她家老子是从政的,在那种环境下长大,平时是嚣张了点,但不可能没脑子。

    官大一级已经压死人,更何况她父亲都已经退下一两年了,而冯家伟父亲如今却还如日中天,起码还有好几年的辉煌,要是因此开罪冯家伟,那她脑袋是真被驴给踢了。

    冯家伟调停的结果很中庸,谁都不开罪,大家就此平息,都不追究责任。

    自然,什么赔偿之类的,也就无从说起了,大家各负盈亏吧。

    而冯家伟却忽略了一点,中庸的结果,看似是两边都不得罪,其实是两边都得罪了。

    中年女人本来打算大闹一场,给顾恒点颜色瞧瞧,然后为自己儿子讨回一个所谓的公道,却忽然杀出个冯家伟,让她憋着一股子火气。

    这火气,有一大半是对着顾恒和乔西的,有一小半,则是对着冯家伟的,她和冯家伟年纪差个五六岁,二十来岁那会两家老子分属上下级时,还在同一个大院里住过,关系也不差,觉得冯家伟这是帮着外人在欺负她。

    而顾恒呢,当然也有点不爽!

    乔西遭受无妄之灾,车子估计是半废,人也受了伤,结果没追究到对方责任也就算了,连经济方面的损失都得自己承担,多少有点憋屈。

    钱不钱的倒无是大事,关键是心里不爽啊!

    要不是冯家伟已经出面,他或许会通过其他门路,出心里一口憋闷的气。

    事情解决之后,冯家伟本来还想找顾恒谈谈,却被天鹅夜总会养的那只金丝雀给叫了过去。

    等冯家伟一走,顾恒征求乔西的同意后,第一时间给她转院。

    她这情况,倒不是太严重,留院观察几天是不可少的,要是天天和梁姜一家子住同一个医院,总觉得膈应。

    办完转院手续后,在单间的特护病房里,乔西看着刚从外面买完水果回来的顾恒,说道:“谢谢!”

    第一次听乔西说出这两个字,而且带上了一点感**彩,顾恒愣了一会,笑道:“你要真想谢我的话,就赶紧给我好起来,然后回去上班,恒创那边要是没你坐镇,我又得忙的四脚朝天了。”

    大概是在华国,顾恒算是她唯一比较熟的人,她难得的有了聊天的兴致,问道:“你这么年轻,还在上大学,却把自己弄得这么忙,不觉得没意思吗?”

    顾恒摇头笑道:“这就是咱们华国和国外的区别了,你们米国的思维方式是,花明天的钱,来享受现在的生活!而我们华国的思维方式却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以你们在年轻时,活的比较潇洒,而我们,更注重的是今后活的安逸!”

    “我十岁之前,都是在湘市长大的,我在湘市还有一个弟弟!”

    乔西忽然爆料出的这些信息,让正在削苹果的顾恒动作一顿,抬头看向那张地地道道的东方面孔。

    顾恒一直觉得,乔西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只是在这之前,她把自己包裹的太严实,防备心也太重,顾恒即便好奇她应聘时说起的那个“不得不来湘市”的原因,却也不好去刺探她的**。

    看眼下这情况,她终于是打算说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