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村支书家的喜事
    给家人最大的幸福,这是顾恒今生最大的愿望。

    因此,他偷奸耍滑,靠作弊考上湘大,只为满足顾爸多年的愿望。

    因此,顾妈要弄她的小店,他不会投反对票,被顾妈拉去当壮丁,他也甘之如饴。

    同样,他也希望小丫头有无忧无虑的童年,未来能够走自己想走的路,从事自己理想的职业。

    世人蝇营狗苟,不如意之事,十有**。

    他只想撑起一片巨帆,给家人遮风挡雨,让他们把这十之**的不如意概率,尽量减少降低。

    给自己安排的一个星期假期,顾恒原本只想宅在家里,好好的陪陪家人,其他哪都不想去。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在家没两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喜宴让他不得不远离宅基地。

    是老家村支书要嫁女儿,听说场面还弄得很大,排场也很足。

    按习俗,嫁女儿一般是在上午办的,而且规模一般不会太大,因为最重要的结婚宴,都是要去男方那边办的。

    不过这次情况有点特殊,一来村支书大小也算个官,在那个山旮旯里大小也算一号人物,嫁女儿这种大事怎么也得摆几桌热闹一下。

    至于真正的缘由,还是顾妈告诉顾恒的。

    “村支书家的姑娘这是飞上枝头了,听说男方是省城一有钱人家,光彩礼都有好几十万,你说能不借着这次机会好好显摆下吗?”

    顾恒当时调侃道:“妈,我听你口气,怎么有点不对味呢?”

    “我酸什么啊,菲儿那姑娘我是看着长大的,人长得也俊秀,她找到好人家,我只有开心。”

    顾妈的言不由衷被一旁看新闻的顾爸给直接拆穿,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支书家女儿就比顾恒大三岁,你以前不一直老惦记着吗。”

    “我惦记什么了,我生下的娃还愁找不到对象,简直是笑话!我跟你说,上次去湘市,就在小恒学校,我就见过一姑娘,对咱家小恒特别上心,方方面面都比支书家女儿要强。”

    见话题似乎要引燃到自己身上,顾恒赶紧插科打诨,又重新把火,不对,是把话题引到支书家去。

    村支书家的喜宴是在周末,顾妈瞅着暑假也没什么生意,干脆就关一天店,一家人赶早回老家赴宴。

    小小的山旮旯里,今天显得比较热闹,不时可以看见一辆辆摩托,偶尔也有一辆小面包或者小汽车,往那个有点封闭的小山村里开去。

    顾恒一家人算是去的比较早的,刚坐下没多久,就瞧见满脸笑容的村支书走来,身后跟着一身红妆的女儿,顾小菲!

    “老鹏,你也到了,来来,抽根烟!”

    村支书热情的和顾爸打着招呼,看到身后的顾恒后,紧接着笑道:“哟,我们村的大学生也回来了,真是稀客稀客!”

    话里透着亲近,话外却透着几分难掩的骄傲。

    在以前,顾恒一家凭着顾爸的工作,以及顾恒这个大学生身份,再加上搬去市里定居的种种,一度是村里各家各户羡慕的对象,村支书无疑也是其中一员。

    不过今天,他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女儿嫁个好人家,光彩金就有几十万,这足够给他长脸。

    “顾恒,你也回来了,一两年没见,你都长这么高了。”

    顾小菲先是和顾爸顾妈打了声招呼,转头和顾恒说起话来,毕竟都是年轻人,小时候还一起玩过,自然要熟络些。

    看着眼前这张透出几分成熟韵味的面孔,顾恒心里有几分感慨。

    要是没记错的话,顾小菲嫁人后头两年,村支书家的确是跟着风光了一把,可之后,却比较不幸。

    据说是顾小菲老公后来沾上了赌博的恶习,几年时间就把全部家产输了个精光,还经常对顾小菲施家暴,最后被逼无奈,只好带着儿子跑回娘家住。

    “我还没恭喜你找了个好老公呢。”

    顾恒嘴上笑着回应,心中却是一叹,虽然知道顾小菲今后的不幸遭遇,他却有口难言。

    人家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总不能跑去拆台,说人家老公不靠谱吧?要真这样做,估计得被乱棍打出去。

    村支书和顾小菲只逗留了一小会就离去,来的宾客比较多,村支书还得赶着去其他人面前显摆显摆。

    不大一会,大伯和二伯一家也先后赶到,一张桌子容不下这么多人,顾强就拉着顾恒起身,说另外找桌子入座。

    两人来到屋外坪上的一颗枣树旁,顾强散了跟烟,忽然开口说道:“阿恒,我最近在琢磨个事,你帮我分析下,看有没有搞头。”

    顾恒刚才就觉着顾强有点不对劲,敢情是有事要帮忙。

    他知道顾强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去年因为卖网管软件赚了些钱,在市里开了家奶茶店,现在生意走上正轨,估计顾强这是闲不住了,打算让他老婆经营奶茶店,自己另外找点事情做。

    对于勤奋上进的人,顾恒一向是比较欣赏的,更何况还是亲戚,他没打算拦着,问道:“什么事,你说说看?”

    “承包修路,我听说最近这十里八村的,都要开始普及水泥路,你说我能不能找人帮忙,去承包一段路。”

    找人帮忙?

    顾恒很快就琢磨出这话的深意,以顾强的能力,是绝对拿不到承包资格的,不过他没资格,有人应该有资格。

    黄爱国!

    当初一起卖网管软件,顾强算是和黄爱国有过几面之交,对方就是包工头发家,现在家业越来越大,都已经开始拿地准备涉足房地产。

    以黄爱国的能量,要拿下一段村级公路的劳务分包合同,绝对不难。

    顾强是瞅准对方没空干这个,想要让对方帮着去拿合同,然后再把活转给他来干。

    不过,顾强也有自知之明,和黄爱国这种在市内有一定能量的富翁说上话,他能做到,但是要想找对方帮这个忙,他分量还差不少,得顾恒出面才行。

    顾恒琢磨半晌,没有立即给出答案。

    不是不想帮这个忙,而是怕顾强干不来这活,承包修路,哪怕只是一段路,对于一个以前没干过该行业的人来说,绝不是一件说干就可以干的轻松事。

    再说,顾恒对这里面的门路也不懂,不敢轻易拍板,说道:“这事我去帮你问下,过两天再给你个准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