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不甘止步
    江诚的想法和顾虑,顾恒多少有猜到一点,觉得很有必要解释一下。

    带团队,最紧要的就是人心,人心一散,队伍就不好带啦。

    换了种比较轻松的语气,顾恒说道:“老江,这才几千万,你就用功成身退这个词,不是诚心埋汰我吗?男人一口唾沫一个钉,我既然说过要带着公司去纳斯达克溜达一圈,就必然会以这个为奋斗目标。

    不妨实话告诉你,老江,你要摊上大事了,用不了多久,你就要和许耀祖一样,被关进小黑屋去好好改造。”

    “有新项目?”

    相处日久,江诚对顾恒说话的方式比较熟悉,很快就过滤掉其中百分之九十的无用信息,抓住了当中的核心要点。

    一瞬间,他精神状态变得饱满起来,语气都透亮不少。

    “大项目,少说也要闭关个一年半载的大项目,我最好的预期,是能在明年暑假之前完成,而作为技术总监的你,更是需要全程参与监督与指导。”

    “那你呢?”

    顾恒开了个小玩笑,说道:“我啊,我得拼命赚钱才行,万一项目还没完成,钱却没了,咋怎?”

    “三千多万还不够?”江诚提高了点音调,感觉有点口干舌燥。

    “这个可说不好,项目的大体框架已经有了,但具体的预算暂时没法进行精准的预估,因为不知道中间会碰到哪些难关。”

    顾恒不想给江诚增加太大的心里负担,接着说道:“总之,你只要负责把握好技术方面的输出就行,这个项目我也会全程跟进的,大概从今年下半年到年底,都将是咱们公司的蛰伏期,将来是吃肉还是喝汤,可就全看这一次了。”

    ………

    和江诚聊完,顾恒陆续有接到几个电话,是刘威的和赵穆等人的。

    这几位经常混迹于游戏交易平台的二代,自然也都得到顾恒发财的消息,纷纷来电恭贺。

    其中和顾恒关系比较好的赵穆,一开口就直接调侃:“老弟,赶紧的回来,前天我正好看中一款跑车,不过没钱买,你去把它给收了,到时候咱两就换车开。我跟你说,有钱就得先换车,车就是男人的脸,开好车去夜店,你钓到美女的成功率不敢说百分之百,起码也要上升好几十个百分点。”

    “上升几十个百分点,那对我来说,不是等于到了百分之一百几十的成功率吗?”

    “吹,你就给我使劲吹,任你牛皮吹得再响,也改变不了你现在是只单身狗的事实。老哥我虽然不才,正牌女友也没有,不过替补女朋友是不缺滴,也不算多,正好可以轮完周一到周五,周末就双休,在家里喝点肾宝,牛鞭汤什么的,养精蓄锐。”

    顾恒自知这一点是永远也比不上赵穆的,没有和他一较长短的想法,只是笑道:“这么卖命,小心把你那铁杵给磨成绣花针!”

    “绣花针也没什么不好,这玩意就像孙大圣那金咕噜棒,能大能小,小的时候比绣花针还细都不是问题,只要变大时能顶用就成。”

    见赵穆越说越来劲,顾恒及时打住话题,约好回湘市再聚,就此挂断电话。

    将这些人一一应付完后,顾恒怕又接到类似的骚扰电话,干脆直接关机。

    站在窗前,俯瞰着外面的景色,顾恒一时陷入沉醉。

    三千多万,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前世今生所接触过的最大一笔巨款。

    而且这笔巨款,最多半年时间内,就将流入他的个人账户。

    激动,欣喜,都有一点!

    但走到今天,这几千万已经不足以让他情绪失控。

    不否认,在某个瞬间,他也产生过江诚所担忧的心思,想着将恒创科技一卖,就此逍遥下半生。

    可心里已经慢慢生根发芽的野心和**,让他不甘心如此。

    放在去年这会,如果有几千万摆在他眼前,他或许会欣喜若狂,第一时间想着去燕京等地囤几套房子,下半辈子当个舒舒服服的寓公。

    不过,人的**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增长的。

    当与陈天侨和冯家伟这些人打过交道,见识过钱与权的魅力之后,几千万似乎已经不算什么大钱。

    当觉得自己还有明显的上升空间时,他已经不甘心就此止步。

    如果能让家人住上半山别墅,没谁会愿意屈居于小公寓,如果能开上超跑大奔,相信也没几个还会稀罕一辆破奇瑞。

    这种念头,驱使着顾恒前进,让他想要收获更辉煌的未来。

    ………

    顾恒在沪市多呆了一天,以一种比较悠闲的姿态,在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里闲逛着。

    第四天,顾恒和乔西启程返回湘市。

    他没有忘记,今天是许婷婷出发去米国的日子,他原本有打算去送一程的想法,最后又把这个念头给生生掐灭。

    在他想来,这个时候的许婷婷应该是在家人的千叮咛万嘱咐中,享受着离别前的温馨与甜蜜,他要去的话,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前去,万一对方家教严,直接把他给轰出来,那多难堪。

    于是,他在掐准对方上飞机前的时候,打了个电话。

    “你还知道打个电话啊,我以为你趁着暑假,已经去找你的青梅竹马了呢。”

    这不像是平时的许婷婷会说的话,以前的她,就算知道顾恒心里还有个很重要的角落,也不会用这种显得很不自信的语气调侃。

    大抵是离别在即,她多少有点情绪不稳定。

    有远离家乡的忐忑,也有从此天各一方的不安。

    即便是比同龄女孩子要更成熟些,也改变不了她刚满二十岁的现实,陌生的大洋彼岸,对她来说,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许婷婷的话,让顾恒不知该如何回答,于是就干脆不回答,问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已经收拾好了,再有一会就要坐车去机场!”

    “谁送你去?”

    “我妈,还有凌舒!”

    一问一答,很自然,还有点淡淡的温馨,许婷婷似乎也忘记了刚才顾恒没有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