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患得患失
    许婷婷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额头上开了一道几公分的口子,医生给出的答案是,只要调理得当,将来不会留下明显的伤痕。

    伤势不严重,顾恒提着的心也跟着落回肚子里。

    但是这一道口子,却不只是留在许婷婷额头上,也留在了顾恒心里。

    患难见真情!

    当许婷婷在那种环境下,毅然的选择站出来,当看到她无助的眼神时,顾恒心中一道口子在逐渐放大。

    心中原本安放的一杆称,属于许婷婷的位置,悄然上升了一大块。

    许婷婷的身影,也已经在心里扎根!

    一个晚上,顾恒就在医院里度过,陪许婷婷聊了好久,才让她相信自己不会破相。

    凌舒昨晚大半夜都没见许婷婷回寝室,还以为是顾恒终于没按捺住,偷了腥。

    第二天一大早,本想着打个电话调笑一下许婷婷,却没成想,竟是先接到了顾恒的电话。

    闻讯急忙赶到医院的时候,凌舒看到顾恒正从过道尽头的吸烟区走过来。

    得知许婷婷受伤,凌舒当即就想发飙,质问顾恒为什么没有照顾好许婷婷。

    顾恒却已经先一步开口,说道:“麻烦你照顾下婷婷,我出去有点事。”

    语气很平静,却让凌舒到嘴边的话没有说出口,这一刻的顾恒,给她的感觉,似乎有点危险。

    顾恒走后,凌舒去了病房,看到许婷婷额头上贴着的纱布,心里本能的咯噔一下。

    因为惊吓,失血过多,又担心从此破相,许婷婷昨晚到三点多才睡着,当再次睁眼时,身边只有凌舒在守候着。

    许婷婷打量了下四周,开口问道:“顾恒呢?”

    “你还惦记着他干嘛,亏他长的五大三粗的,连个女孩子都保护不好,有什么用。”

    凌舒想着刚才顾恒二话不说就撒手走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先是把顾恒数落了一番。

    待看向许婷婷时,又开始心疼起来,叹息说道:“你这傻丫头,碰到事情你冲上去干嘛,能帮上忙吗?这次幸亏只是额头上开了一道小口子,医生说不会留下明显的伤痕,你说要是在你脸上开一道口子,伤口再大一点,你以后还要不要活了。”

    “这事不怪顾恒,是我要求要多玩一会的,要是早点回学校的话,估计也不会碰上这种事。”

    许婷婷没有去细说当时的惊险情况,怕凌舒瞎想,更不想凌舒把事情传到家里去。

    凌舒其实也知道,这事不能真怪罪到顾恒头上,见许婷婷还急着帮顾恒开脱,就此打住话题,开口调笑道:“说说吧,现在有什么感想,是不是觉得苦尽甘来,终于可以如愿以偿!

    有了这次的患难与共,你如今在他心里的地位还不刷刷的跟着涨,我估摸着,他心里原先的那位青梅竹马,怕是已经没有多少优势可言,你只要趁机加把劲,也不用急着出国了。”

    许婷婷没有回答,而是忽然沉默起来。

    昨晚出事之后,她能明显感觉到顾恒对她态度上的微妙转变,那层隔着的纸,似乎已经没了。

    可是,幸福来的太突然,她反倒开始患得患失。

    盯着天花板呆呆看了半晌,她才幽幽说道:“凌舒,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变了?”

    “当然,也不想想,以前的许婷婷多骄傲,多自信,哪像现在,被姓顾那小子给迷得神魂颠倒,尽干些傻事。”

    “那你说,这样的我,能不能留得住顾恒?我知道,就算发生了昨晚的事情,我顶多也就是和顾恒心里那个女孩子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甚至还有所不如,靠着一份感动撑起来的感情,能维持多久?”

    凌舒歪着头,认真看着她,说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是什么?假话是什么?”

    “假话就是,你抓紧这机会,争取早点把顾恒给扑倒,然后,公主和癞蛤蟆从此过上了开心幸福的日子。”

    许婷婷笑道:“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让你非得把他损成一只蛤蟆!”

    “你看看,我还只是口头上说两句,你就想着维护他。把他看的太重,就等于是把自己摆在了相对卑微的位置,而一份从开始就不对等的感情,要维持下去,是很辛苦的。”

    许婷婷细细咀嚼着这一句话,问道:“这就是你的真话?”

    凌舒摇头,说道“不是,真话是我也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顾恒现在事业很成功,经营着一个号称国内最大的游戏交流论坛,据说一年可以赚千万,我也是前几天才从刘威他们嘴里知道的。”

    尽管是一种很不在意的口吻说出这话,可凌舒的内心如何想,只有她自己知道。

    年入千万?

    这真的是一个在校大学生能做到的?

    说的真是顾恒?

    一连串的问号,在许婷婷脑海中快速闪过,和当初凌舒知道这信息的时候差不多。

    许婷婷以前就认为顾恒身上有一种特质,将来或许不会平凡,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对方在这个年纪,就已经走到这一步。

    如此成就,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优秀二字可以形容!

    她花了点时间才消化这信息,也终于知道一向自诩为小诸葛的凌舒,为什么会给出“不知道”这个有损招牌的答案。

    顾恒如此年轻,就已经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事业,未来三五年,他能走到哪一步?他接触的会是一些什么人?到那时,他又会受到多少诱惑?自己是否能驾驭住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

    要放在以前,许婷婷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出肯定答案,可现在,她已经无法确定。

    正如凌舒所说,在这场感情中,她太过投入,表现的也太卑微,甚至已经开始迷失自我。

    这样的许婷婷,连一个未曾谋面的对手都没有足够勇气去面对,更不用说遥远的将来。

    也是因为如此,在凌舒调侃她可以不要出国的时候,她才没有底气给出肯定的答案。

    半晌后,许婷婷终于说道:“凌舒,我想出国!”

    “感情上,我不同意,但理智上,我保持沉默!我唯一能给的建议是,一切随心。”

    “我只是不想太计较眼前的得失,一次患难与共,我只是在原本必败的局面上扳回了一城,趁着这份感动还没有被耗尽的时候退出,还能再下一城。但说到底,感情的维系靠这个不可能走远,我还得苦修内功,去国外走走,正好可以让我冷静一下,找回原来的我,可以不惧任何对手,有足够的自信和他共担风雨的我。”

    得,绕了一圈,许婷婷的中心还是没离开顾恒,凌舒开始收回刚才的话,不管是感情上,还是理智上,都应该让许婷婷出国走走,这丫头真着了魔。

    “确定不后悔?”

    “确定!”

    看着许婷婷认真点头,一副准备奔赴战场的模样,凌舒决定先给她打点预防针,说道:“你就不怕你前脚走,他那位青梅竹马后脚就找上门,两人开始幸福快乐,没羞没躁的生活。”

    许婷婷很淡定的说道:“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就算他们眼下在一起,能代表着永远在一起?我不一定驾驭的了男人,她就能轻易驾驭,不会患得患失?”

    医院里,两个女人忽然就画风突变,开始讨论起了兵法。

    另一边,顾恒走出医院后,已经展开全城追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