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怨毒的眼神
    许婷婷出国留学的申请已经通过,这个消息没有瞒着顾恒。

    对于这个因为种种阴差阳错而一头闯入他生活的女孩,顾恒最开始,只有对她身材的本能欲念,继而变成有点欣赏,当从凌舒口中得知许婷婷为他做过的一切后,欣赏中又多出点感动,还有一种不愿宣之于口的淡淡喜欢。

    知道许婷婷即将飞往大洋彼岸,开始崭新的生活,顾恒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祝福之余,陪她度过最后的大学时光,让她在湘大的两年旅程,画上一个相对比较圆满的句号。

    当晚,许婷婷提议去唱歌,顾恒答应了。

    说实话,许婷婷唱歌水平不算好,但好在音色不错,顾恒倒也能听的下去,就在一旁静静听着,给她打着节拍。

    昏暗的灯光下,许婷婷窈窕身姿愈发迷人,顾恒内心却相当平静,没有多少**!

    这种情况,在以前是没有出现过的,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以往每次一起外出,他的视线总会下意识往许婷婷的傲人胸围上逗留。

    “唱累了,换你啦!”

    连着唱完几首,许婷婷回到座位,把话筒递给顾恒。

    顾恒微笑着接过,准备去点歌,却被许婷婷抢先一步占据点歌台,说道:“我帮你点,早就听刘华他们说你是歌神,我得验证一下。”

    “那几个寝奸!”

    顾恒笑骂一声,也没有辩解,同在一个寝室,他偶尔歌兴大发也会哼唱几句,刘华知道他会唱歌不出奇。

    不是他自夸,相比起许婷婷这种水平,歌神这称号他还真就敢笑纳。

    然而,看到第一首歌时,他有点懵!

    女人花?这是什么鬼!

    “唱吧唱吧,既然是歌神,怎么能没点挑战呢。”

    “你胸大,你有理!”顾恒很自然的回了她一句。

    这话最先不是顾恒说出来的,而是好多天前,许婷婷在一个关于“到底是当男人辛苦,还是当女人辛苦”的话题辩论中说出来的。

    当时两人各种旁征博引,谁都没说服谁。

    最后,许婷婷一句“我胸大,我有理”,就此结束辩论。

    也是那次,两人在经过短暂的尴尬之后,话题逐渐多了起来,也不再刻意的维持什么谦谦君子,文静淑女的形象。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

    顾恒跟着旋律开唱,他对这种曲风不是很擅长,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而许婷婷,已经陶醉的闭上双眼,歌不醉人,人自醉!

    一首,两首……

    不知何时起,许婷婷开了一瓶酒。

    顾恒没有劝,他知道许婷婷的酒量,一瓶啤酒不会出问题。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钟,顾恒怕太晚回寝不安全,提议回去。

    上次还听万涛明他们提起,说学校周边晚上有点不太平,上次就有在外兼职的女学生回校时被打劫,事后还报了警。

    对于这些校园内的一些新闻,经常在外边跑的顾恒也只能从万涛明他们口里得知,记得刘华当时还在替那个女孩子担心,说道:“得亏那女生长的相当一般,要是长的漂亮点,保不齐就不止丢点财了。”

    “再唱几首,半小时就好!”

    许婷婷似乎歌兴大发,顾恒也不好拆台。

    再说,他也是艺高人胆大,想着要真碰上那些小毛贼,指不定谁哭呢,他顾哥的名声可不是瞎吹的。

    结果,半小时又半小时,等从厅出去时,已经快十二点,期间许婷婷又喝了一点酒,已经有了些许醉意。

    酒不醉人,却也管不住一个想醉的人!

    “没事吧!”

    顾恒看着她有点虚晃的步伐,有点担心。

    “没事!”

    许婷婷整个人虚靠在顾恒身上,醉眼朦胧的说道:“顾恒,你知道吗?阿姨自从那天回去后,有跟我电话联系过,当然,每次都是欣欣给我打的,后来才被阿姨接过去的,阿姨说,让我牢牢看着你,别有钱就在外边乱七八糟的瞎来。”

    说着,许婷婷还眯着眼睛,伸出手指,不怀好意的瞄着顾恒,似乎他真就是一个作奸犯科的坏人一样。

    顾恒一边感慨着顾妈竟然还会在他身边安插眼线,一边说道:“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寝室吧。”

    “我不回去,我还想走走,你这个贴身保镖得随驾左右!”

    许婷婷耍起了小性子,或许也只有这时候,她才有勇气对着顾恒耍点女孩子的小脾气。

    “现在不早了,你看外面的店都差不多全关门了,明天再陪你出来逛。”

    看着清冷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任何人影,顾恒不想这时候在外边瞎逛,胆大是一回事,但没必要瞎逞能。

    许婷婷没有继续坚持,点头娇哼道:“那你送我回寝室!”

    夜空群星闪烁,许婷婷依偎着顾恒,两人往寝室方向走去。

    因为靠的比较近,许婷婷的发香入鼻,同时被她那傲人的胸围压迫着,顾恒内心难免有点小骚动。

    昏暗的灯光下,只有两道斑驳的影子被拉的好长。

    许婷婷一直没有吭声,似乎很享受这难得的亲密接触,经过一条巷子的时候,半醉半醒的她往里面瞟了一眼,正好与里面的一道目光对接,本能的发出一声低呼。

    刚才那个与她对视的人,是人是鬼?

    干瘦的身材,蜡黄的面孔,还有露出的熏黄的牙齿,简直跟电视里的干尸差不多。

    除此之外,她还有看到那个人,正拿着针头往胳膊上扎。

    当这个即便是在电视里也不会播放的阴暗一面暴露在眼前,她内心狠狠的跳到了一下,即便是内心比较成熟,可她的见识,她的世界观,更多的还停留在自己所接触到的。

    有些事,别人说的再多,只会觉得是在夸大其词,唯有亲眼看上一遍,才会觉得震撼。

    许婷婷整个人都有点蒙,一半是被吓得,一半则是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真有人会把自己折腾这种鬼模样。

    忽然,她感觉自己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给搂住,脚步都已经脱离地面。

    许婷婷蒙了,顾恒可没蒙,大晚上的,在一些黑暗角落里碰到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出奇。

    他只希望,这些人不是万涛明所说的那群敢抢劫的,吸毒这事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没钱吸毒的人,这些人为了筹钱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底线可讲。

    跑出几步,身后似乎没有任何动静,顾恒提着的心开始回落。

    下一个瞬间,当他忍不住回望的时候,巷子里也正好探出一双打量的眼睛。

    那双眼睛中,先是一惊,继而,被怨毒所取代。(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