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无题
    酒足饭饱后,冯家伟为表示感谢,说要请几人再去别的地坐坐,却被胡海兵摇头婉拒。

    冯家伟没有继续坚持,送走几人后,和顾恒另外找了间比较安静的茶楼,开始研究胡海兵给的资料。

    这一看,冯家伟开始感叹:“这人情欠的有点大了。”

    顾恒点头表示赞同,资料上是三个大型的地产开发项目,从其所处地理位置和其他信息看,显然是作为大型商业街来规划的重点项目。

    而胡海兵能够给出这份资料,就证明他有一定把握说服这几个项目的地产商,从对方手中抠下一小块来。

    这份人情,不可谓小!

    有那么一瞬间,冯家伟甚至想,还开个屁的院线公司,不如干脆通过这样的途径去拿地算了,就算每次只能抠下一点边角料,可大型商业区的边角料,那也是可以让人抢破头的地,随便倒腾一下,都能够赚到不少。

    但很快,他将这个诱人的想法给压了下去。

    这种操作手段,一次两次还好,要是次数一多,就得成为众矢之的。

    胡海兵那些人,你一次次的托人家帮忙,不招人烦?

    送礼送钱?人家敢不敢收先不论,要是捅到他家老爷子耳朵里,他绝对没好果子吃。

    再者,那些被抠掉边角料的地产商,一次两次可能会看他家老爷子的面子,以较低的价格让点小地方出来,可要是奢望太多,搞不好就容易酝酿成祸事。

    对那些地产商来说,一些无关大局的边角料就相当于吃蛋糕时嘴边残留的碎末,让了也就让了,可要还想着去抠他们已经吃到嘴里的那份,你敢伸手,人家一发狠,说不定就敢把你手指给咬断。

    冯家伟终究不是一个有大野心的人,考虑了下风险与收益,最终还是决定赚点踏实钱。

    “老弟,你说选哪个好?”

    冯家伟倒是没指望顾恒能说出个门道来,论对一处地皮的前景预判,胡海兵那些人才是行家,对方既然把这三份资料给他,就已经说明,选哪都不会太差,他也就是这么随口一问。

    哪成想,顾恒竟然不假思索的摇头,说道:“这个暂时还不好说!”

    “什么意思?”冯家伟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一听这话,还以为顾恒看出这几分资料中有坑,顿时有点急了,脸上却还得强装镇定。

    顾恒说道:“这还得冯哥你亲自去谈一下才好做决定,这三个项目原本都是一个整体,从里面抠一点出来,就等于打破了其原有的规划,所以要确定拿地价格,面积,以及这几个项目的容积率下,能够留给咱们盖楼的面积有多少,才好做出最终决定。

    虽说咱们是跟着那些大开发商后面捡漏,怎么都不可能亏本,可精打细算总是没错的,这里节省一点成本,就能够预留出更多的利润空间。”

    “恩,说的对!”

    冯家伟提起的心悄然落下,对顾恒的细心很是佩服。

    同样是一份资料,他拿到手想的是如何尽快确定方案,好早一点动工。

    而顾恒想的却是如何节省开支成本,进行利益最大化,光这一点,就让他相形见绌。

    被一个小很多的年轻人给比下去,冯家伟倒是没有不好意思,经营公司他是纯新手,要是事事都能够考虑周全,他还用得着低价送股份,去拉拢顾恒合作?

    同样,要是冯家伟真有大本事,以他的家庭背景,又怎么可能混到现在才临时想出下海经商的招。

    接下来,两人又就细节方面展开深入探讨。

    从拿地,到建筑设计,到具体施工等,敲定了一个初步方案。

    顾恒尽管没接触过房地产开发项目,可有些方面,还是有不少经验可以借鉴的,比如建筑设计这块,大体的格局他完全可以参照前世的一些影城,至于内部的具体细节,则可以找专门的设计师进行完善。

    这一聊,又是近两个小时过去,冯家伟依旧兴致高昂。

    从认识到现在,两人总共才见过三次面,可每一次见面,顾恒一点一点往外兜的本事,都能让冯家伟发出由衷感慨: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他感慨的,不是顾恒什么都懂一点的涉猎广发,而是顾恒的精准定位!

    就拿电影产业和地产来说,了解不深的,顾恒就绝不轻易下定论,而有把握的那一两个点,往往就会进行深入分析,把这一两个点的作用尽可能的发挥到最大,甚至是通过这一两个点的带动,盘活整个局面。

    也正是这种本事,才让冯家伟念念不忘的想把顾恒捆绑到他自己的事业上。

    当然,顾恒对冯家伟的想法一无所知,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人与人相交,如果不是因为志趣相投,那绝对是带着目的和功利的。

    他想着,尽可能的靠着先知优势,让冯家伟逐渐对他形成一种依赖,这样他才能够借到势。

    就拿今天来说,要不是通过冯家伟的关系,他又怎么可能会认识到胡海兵这位未来的一市之长?又怎么可能给对方留下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还要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顾恒自认为,这笔买**较划算!

    眼见又快要到晚餐时间,冯家伟还想留顾恒多谈一谈,无奈之下,顾恒只好道出实情,说家里有长辈来湘市,才得以脱身。

    出了茶楼,顾恒先是打了个电话,确认顾妈等人的行踪后,开车往游乐场赶去。

    当和顾妈几人碰头时,顾恒看到小丫头正耷拉着脑袋,被顾妈一通数落,许婷婷则在旁边,一边对顾妈说着没事,一边哄着泫然欲泣的小丫头。

    询问之下,顾恒才知道缘由,原来是小丫头一直嚷着要坐过山车,顾妈对那个有点发憷,没答应,眼见小丫头要开始憋大招,许婷婷及时站了出来。

    结果,小丫头全程兴奋的嗷嗷叫,许婷婷却是有点不太适应,下来后还在路边吐了一阵。

    听完后,看着许婷婷那张有点苍白的脸,顾恒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感谢?感谢她陪了自家家人,最后更是豁出去陪小丫头坐过山车?

    亦或者是道歉?为小丫头的不懂事表达歉意?

    顾恒知道,许婷婷要的不是这些口头上的场面话。

    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心里给自己提个醒,在对方出国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尽可能的当好一个随传随到的保镖。

    晚饭过后,许婷婷提议去橘子洲头看烟花,顾妈和小丫头都很有兴趣,顾恒只好任劳任怨,鞍前马后。

    直到晚上快十点,顾恒才带着几人重新折返回学校。

    先把许婷婷送回寝室,又把顾妈和小丫头安顿好,他才算是完成了一天的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