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钱通天
    当顾恒还在为送什么礼而发愁的时候,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看到来电显示后,顾恒有点小吃惊。

    标注的是冯哥,也就是江文口中的老冯,冯家伟亲自打过来的。

    按理说,他和冯家伟也就吃过一顿饭的交情,让江文或者赵穆顺带通知一声还情有可原,可冯家伟竟然亲自打电话过来,这邀请规格,似乎有点偏高。

    明摆着的嘛,他一个在校大学生,哪怕是有个百万身家,也入不了一位在省内都排的上号的权二代的眼,如果身家往上再蹦两个层次,跳到亿万这个级别,那还说得通。

    接到冯家伟颇显热情的邀请电话,受宠若惊倒不至于,可心存疑虑却是难免的。

    好在,和对方通完电话后,不久后赵穆又打来了电话。

    “老弟,刚才冯哥是不是打了电话给你?”

    顾恒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不知道,刚才我就在旁边,他还是跟我要的号码给你打过来的。”

    “不是,冯哥为什么还特意打电话邀请我?就我这号角色,应该还入不了他的法眼,让他亲自打电话过来邀请吧。”

    顾恒琢磨着,也叫上了冯哥的称呼,在摸不清冯家伟的脾性之前,他可不敢装大尾巴狼直接用你呀他呀的称呼,万一对方要是个度量不大的,又正好在旁听呢?

    “你到时候过来就知道了,对了,冯哥平时比较喜欢钓鱼,你看着挑件像样的礼物吧。”

    “你……”

    顾恒还想问清楚,对方已经急急忙忙的挂断了电话。

    他是真有点摸不着头脑,甚至还有点担心,会不会是筵无好筵?

    不过对方既然已经发出邀请,他要不去,那更不合适。

    和二代圈子打交道就这点不好,当你级别不到时,总得去细细揣摩对方的心理,生怕处理的不好,朋友没交成,反倒落下恶感。

    心好累!

    这是顾恒此刻唯一的感觉!

    他一没根基,二没背景,要想成功打入那个圈子,被对方视为自己人,着实得花费些心思。

    而这,偏偏是必不可少的,只要他还想着自己的事业一步步提升,早晚都避不开这些交际和应酬。

    哪怕是顶着重生者的光环,要是没方方面面的关系网络照应着,事业能够走多远?

    任你有万般可以发家致富的金点子,也比不过人家一张张手眼通天的关系网,在你没发达起来之前,稍微使点小手段,分分钟就能教你做事先做人的道理。

    这也是顾恒在报考大学时,毅然而然选择本省的原因,如沪市和燕京那样的地方,关系网太杂,水太深,他怕稍微蹦跶出一点水花,就被人家明里暗里的给整残了。

    而眼下,当恒创科技的游戏交易平台上线后,他也算是蹦跶出点水花了,接下来,要是不加快速度构架自己的关系网,再向上走,很可能就不是更广阔的天地,而是一双双发红的眼睛,是一个个手拿着刀叉,留着口水等着分蛋糕的人。

    这些想法或许是有点杞人忧天,可顾恒没法不去思考这些,前世多多少少也看过一些类似报道,他要是不早做准备,万一哪天真碰上那样的情况呢?

    到时候再去托关系找门路,还来得及?

    因此,赶晚不如趁早,只要等他平稳的度过事业起步阶段的脆弱期,等发展到一定体量之后,他要惧怕的因素,就不是很多了。

    钱不一定等于权,可当金钱的数字累计到一定程度后,钱也能通天。

    ………

    顾恒这边在忧虑,另一边,也有人在烦恼。

    李亮,人称李哥,湘大体院生,身上背着一个处分,他最近摊上大事了。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几天前说起,话说当时他和几个哥们正从录像厅看完小h片出来,却目睹了让他极度不爽的一幕场景。

    一个在军训时就把他给狠k了一顿,甚至还害的他背上处分的家伙,特么的竟然还是个富二代,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了?

    打架打不过也就算了,大不了以后绕着走,可人家连投胎技术都甩他一条街,这还怎么玩,心里能平衡?

    那个他口中的家伙,自然就是顾恒!

    经过那晚的事件后,顾恒在李亮眼中,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富二代,不,应该是让人生厌的纨绔更恰当。

    想想自己连助学金的申请都被刷了下来,可顾恒却和一堆开着豪车的朋友谈笑风生,最后还嚣张不可一世的把雷老虎那一批人给逼退,李亮心里那个嫉妒啊,简直就像一团烈火在烧。

    他甚至想,要是当时手里有把刀,可能就会忍不住当场冲过去,给顾恒来个血溅五步。

    当然,也只能是想想罢了,当时顾恒叫来的那几波人,就算让他向天再借两胆,他都不一定敢。

    心里有火却发布出去,咋怎呢?必须找人来泻火。

    于是,那晚他在堕落街找了个妹子,当了回一夜n次郎,虽然每次时间都不长,但好歹也算是把火给败了下去。

    本来,事情到此就该告一段落,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晚碰上的,竟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事隔两天,那女的竟然跑过来跟他要钱,还威胁他,说不给钱就告他强上,还要把事情捅到学校去。

    李亮开始还保留有几分冷静,反击道:“捅破就捅破,你一个女的都不怕,我一个带把的爷们还能怕,就不知到时是谁丢脸。”

    穿着丝袜短裙的女人嗤笑道:“就你那银枪蜡样头也好意思称爷们?我就一句话,五千块,咱们一笔勾销,不给的话也简单,我把事情给捅出去,反正我又不是湘大的学生,我怕什么?”

    一句不是湘大的学生,把李亮的退路给堵死了,心里在开骂:特么的,上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跟我说是艺术学院的,没想到竟然是个烂货,要不然老子会心甘情愿掏那一百块钱?

    骂归骂,可事情还得解决。

    这事是万万不能让学校知道的,他本身就背着处分,要是再摊上这么一档子事,哪怕就算是被冤枉的,学校估计也会将他给开除。

    但是五千块,上哪去找?你当老子是姓顾的那富二代啊!

    泻了火,却惹来一身骚,李亮对顾恒的仇恨进一步拉升,他觉得自打来到湘大,碰上那姓顾的之后,日子就没一天顺心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