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迈不过的一道坎
    车上,凌舒一直板着脸没有说话,顾恒刚刚吐完,仍感觉有点恶心难受,也没怎么说话。

    沉默中,车子最终停在了一家咖啡厅下面,窝在角落里差点睡着的顾恒,感觉到车门打开后的冷空气钻入,才睁开有点迷蒙的双眼。

    晃了晃脑袋,顾恒起身,跟着凌舒进入咖啡厅,在二楼选中一个靠窗的位置后,凌舒也没问顾恒口味,直接点了两杯摩卡。

    咖啡上来后,凌舒又跟服务员要了两包湿巾纸,递给顾恒,指着他胸口皱眉说道:“诺,擦一下,也不觉着恶心,真不知道婷婷到底看上你哪一点了。”

    顾恒低头,看到一团刚刚吐完后残留的污渍,老脸微微有点发烧。不管怎么说,在女性面前失礼,多少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凌舒给自己咖啡加了两颗糖,细长的手指捏着勺子轻轻搅拌,等顾恒擦好后,才慢悠悠开口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叫你过来的用意吧?”

    顾恒吹了吹咖啡,直接端起来当醒酒茶喝,当淡淡的苦涩味在舌尖酝酿开后,他精神略微好了些,点头道:“知道一点!”

    “那能跟我这个局外人说说吗。是你有女朋友了,还是觉得婷婷哪里不好?不从你这找到根源,我没法劝她死心。”凌舒的语气开始变的和缓,没有了刚才那种生人勿近的姿态

    “她很好,人长的漂亮,身材引人犯罪,性格也不错。”

    这话要是在平时,顾恒绝对说不出口,最起码也会选择点比较含蓄的用词,但在酒精的刺激下,他却是没有多少犹豫就说了出来。

    话一出口,他就已经意识到不对,却已经收不回来,只好尴尬的揉了揉太阳穴,想要唤醒自己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和理智。

    凌舒手中的勺子停在半空,同样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远比同龄人要成熟些的男孩,会给出这么,额,直白的回答。

    好半晌,她才盯着顾恒眼睛继续问道:“既然这样,那你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好像也不对,一个有女朋友的男生,不可能十天半个月都不和对方电话联系的,这点应该不成立。”

    提前被对方堵死后路,顾恒摇头苦笑,想来凌舒知道的这些,都是通过万涛明和刘华这两个寝奸得知的,只能点头承认:“恩,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心里有一个认为最对的人了!”

    “介意跟我谈一谈你认定的那个她吗,我有点好奇,婷婷到底输在了哪。”

    大概是酒还没醒,又或者是凌舒的态度转变,再或者是确实想要给许婷婷一个说法,顾恒沉思半晌后,说道:“恩,真要说,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和她应该算是青梅竹马吧,或许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

    “青梅竹马!命中注定!你真相信这东西?”

    凌舒忽然笑的有点神经质,似是不认同顾恒的这一说法,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和婷婷这么要好吗?因为我们是一个地方的,我和他哥哥,也可以算是青梅竹马吧,小时候那会是觉得比和其他人要亲近,想着长大了到一起过一辈子也不是不行,可后来越过那道坎后,一切反倒变味了,最后弄得连见面都尴尬。”

    顾恒固执的摇头,说道:“我们和你们不同!”

    “有什么不同?男人不都那个样,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你敢说,碰到婷婷的时候,会没半点想法,你刚才还说她引人犯罪。”

    “额!”

    顾恒顿时语塞,一半是被自己挖的坑给埋了,另外一半则是凌舒忽然说出这种大尺度的话题,让他有点不适应。

    本来一个高冷型的女孩子,忽然画风突变,能不奇怪吗?

    “许婷婷她哥变心了?”

    本来是为转移话题,可话出口,顾恒又意识到自己唐突了,刺探别人的**,尤其还是一个没多少交情的人,总归是不好的。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凌舒竟然没有半年扭捏,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还反问道:“这世上有不偷腥的猫吗?还是说,你自问能做到这一点。”

    顾恒就此嘎然,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子,怎么老不在状态,又被自己挖的坑给埋了。

    懊恼归懊恼,他却无力辩驳。

    他不能不承认,当许婷婷最美好的一面在他面前绽放时,他确实有过瞬间的心动。

    他也承认自己不是一个什么柳下惠似的正人君子,看到美女也会欣赏,看到身材棒的女性也会产生男人该有的冲动,为了缓解躁动的荷尔蒙,甚至还去过夜店。

    可是,这都不能成为他接受许婷婷的理由。

    因为,他心里却始终存在着一道迈步过去的坎!

    那道坎就是肖潇!

    在前世,在他身上没有太多闪光点的时候,先后交过的两个女朋友最终都因为现实的物质和他分手,可唯有肖潇,一个有着不俗家境,不俗样貌,不愁没人追的女孩,却一直在身边默默等候着他。

    可以想象,当那张约定到三十岁的小纸条从书中静静滑落,再结合肖潇三十岁之后才结婚的事实,顾恒内心受到的冲击是何等的大。

    当那个总会不时来他空间里留下几句调皮评论的身影,忽然之间就失去踪影后,他内心又是怎样的空荡。

    在那时,他甚至还天真的想着,如果能重来一次,他会不考虑任何因素,哪怕是在家境和学历等方面,和肖潇有着全方位的差距,哪怕是遭到肖潇父母的全力反对,只要肖潇不摇头拒绝,他就算死皮赖脸也不会放手。

    如今,天真的想法变成现实,他想要做的,就是去履行那个承诺。

    诚然,爱情太过复杂,他对肖潇的感觉,或许就如凌舒所质疑的,称不上是真爱,或许更多的是一种亏欠和执念,可那又如何?

    在前世,当他只是个普罗大众的时候,唯有一个肖潇愿意痴心以对,即便那是一份无法确定是不是爱情的感情,难道他就不该给对方一个交代?

    因为心里提前走进了一个肖潇,他在今生对别的女孩,只能选择保持距离。

    不管是阳嬿,还是许婷婷,在顾恒看来,她们喜欢的,只是今生这个披着年轻外表,却有一个成熟心灵的顾恒,要换做是前世不到二十岁那会的顾恒,也许她们就不会看上眼。

    顾恒不否认,这种想法确实有点矫情,他一个开着外挂的重生者,哪有资格去对一个喜欢他,而且各方面都很优秀女孩子挑三拣四。

    但矫情的同时,他也会不自觉的把许婷婷和肖潇放在天平的两端称一下,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同样,也是因为许婷婷在他心里悄然留下了一点踪影,他才会适当的保持距离。

    他要是做个只管脱裤子的负心汉何其容易,可对方呢,一个还处在对爱情满怀憧憬的花季少女,经历了这样的情伤后,会留下多大的创伤?

    因为在乎,所以才不忍伤害!

    “你说的对,或许我和她,也有可能会演变成你和许婷婷她哥那样,但是试都没试过,就直接打退堂鼓,这不是我的性格。再说,这样对许婷婷,和我心里的那个她,都不公平,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