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凌舒有约
    有钱有势!

    这个词在第三波人来之后,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顾恒叫的不是别人,是家里由建筑包工起家,如今已经转行房地产开发的赵穆。

    不同于还局限于涟水市那个小旮旯的黄爱国,赵穆家里早已经完成产业的升级蜕变,在湘市这座省会城市里也很有些能量。

    顾恒依稀记得前世看过一些新闻,说**十年代搞建筑和房地产起家的,基本上没一个善茬,有时候为了争一个工程,可能就得火拼一场,手底下要是没个上百号人,根本罩不住。

    在顾恒想来,赵穆老爸既然是那年头靠这块起的家,绝对不缺可用之人,要找人撑场面的话,找赵穆准没错。

    他想到了开头,却没预料到结局。

    一辆载重近十吨的大汽车,上面乌央乌央的都是人头,略微一数,起码不下于三十号人。

    一个只在公司里混个闲职的二代,竟然在半小时内,就能随随便便拉来几十号人。要换成他老爸那个层面的,又该能指挥动多少人?

    啥叫权势?这就是!

    而在外人看来,能拉来这么多人撑场子的顾恒,显然也是步入了有权有势的行列。

    不远处的录像厅外,刚才还对顾恒咬牙切齿的几名体院生,被这一系列的变故惊傻了。

    有人更是吞了下口水,说道:“李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整这姓顾的小子,还是慢慢来的好。”

    为首的李哥脸色铁青,又不想露怯,狠声说道:“还用你说,我要真整他,就得让他好好痛上一阵。”

    另一边,顾恒的手机这时候响了。

    接通后,赵穆的声音传出:“老弟,不好意思啊,过来的匆忙,只能拉到这么多人了,再多的话,就得被我老爸知道了。你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没吃亏吧,我这边有车在前面堵着,是你那边的人,还是要找你麻烦的?”

    赵穆话语中隐隐透出来的几分关切,让顾恒不知该如何回答。

    原本只是当成一个圈子里进行利益和信息互换的普通朋友,对方却忽然表现出推心置腹的姿态,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转换心态。

    只是靠着利益纽带结交的朋友,这次欠下人情,下次还上也就心安理得了。可推心置腹的朋友,却是需要拿真心去交换的。

    调整好心态,顾恒回道:“赵哥,事情现在已经解决了,劳烦你白跑这一趟真是过意不去,这样,你待会请大家去吃顿饭,每个人买包好烟,我待会过来结账。”

    “说的什么话,都是朋友,你有事我能看着不管?成,既然你那边事情解决了,我就先把人给拉回去,都堵住这也影响不好,要是被我老爸知道,回去还得挨批。”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就在一些围观群众想着,应该要大干一场的时候,赵穆一行人却是直接转身离场,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我去,就这样完了,我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

    “要不然你还想咋整,上演一出全武行,跟古惑仔里面那样,杀的血流成河?拜托,那是电影,不是现实。”

    “现实就是,要真打起来了,这会谁吃亏不好说,但事后,背景不硬的那方,下场绝对会相当凄惨,几十人的械斗,总得有人承担责任。”

    没热闹可看,围观的学生顿时兴致缺缺,一些本着和气生财原则的店面老板,也熄灭了报警的心思。

    要真打起来,店面老板们自然是怕被殃及,找警察来解决纠纷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没打起来嘛,那就没必要多管闲事了,要是被那群富二代给记恨上,以后上门来找麻烦可就遭罪了。再说,他们这里很多生意也是能见光的,在夜色上发财才是正经事。

    尽管赵穆等人只是露了个面,带来的威慑性却是最大的。

    从战略意义上来说,刘威等些学校的有钱富二代算是属于战略性武器,就像是几大流氓理事国那样,动不动就喜欢拿个核武战略出来吓唬一下,可真要是打起来,这种战略性武器多半是不可能派上战场的。

    江诚那些人,则算是摇旗呐喊助威的,如在国际局势上,总喜欢站在旁边进行谴责的那些国家一样,真要干起来,除极个别有胆有血性,或者是有想法的外,估计也不会下死力。

    而赵穆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常规性杀伤武器,当他们奔赴战场后,雷老虎等人再也没了脾气,甚至就连事后耍小手段的心思都不敢再有。

    雷老虎做的是高利贷,圈子仅局限在湘大这附近的一两个区,能拉出这一二十号人都是废了不少功夫,要他和赵穆那批扛着钢筋铲子的建筑工人去pk一下,他还真没这个胆。

    无论是体量还是背后的圈子,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可知道,能随随便便拉出那一票人的,不是地产大鳄,就是很有能量的建筑包工头,搞不好还是从包工头蜕变成地产商的大咖,但不管是哪一种,就没一个好惹的。

    这些年,随着湘市的发展,到处在动土施工,那些搞建筑的,哪个手底下没百八十号人?要知道,那些龙蛇混杂的建筑工人,真动真格,比他们这些混社会的要凶残太多了。作为本地人,他可没少听说那些为了抢工程闹出人命的事。

    与那种人相比,他这样的,顶多算是一只看家护院的土狗,人家才是行走千里进行猎食的凶残野狼。

    而能够结交这种人脉圈的顾恒,在雷老虎眼里变得越发神秘起来,能不招惹,还是尽量不招惹的好。

    是以,雷老虎带人离去的时候,态度再次发生转变,笑脸迎人不说,还主动掏烟示好。

    随着雷老虎等人离去,事情算是就此告一段落,吩咐江诚把公司员工带出去吃宵夜后,他开始要还人情债了。

    刘威这些人来给他撑场子,要是事后半点表示都没有,那就真的是太不会做人了。

    让万涛明几人先回寝室后,他领着刘威等人去了最近的一家酒楼。

    饭桌上,给大家留下高深莫测形象的顾恒成了大家敬酒的对象,言语中颇有亲近之意,想把他这号牛人给拉进他们的小圈子里去。

    承了人情,顾恒也不好摆谱,只好豁出去舍命陪君子,尽管刘威等人都没有刻意灌他,但在散场的时候,他还是上了头,脚步都有点虚浮。

    出了酒楼,刘威问顾恒要不要一起回去,顾恒还想着赵穆那边也必须交代一下,正打算拒绝,却被人给抢先一步截住话头。

    “你们先回去吧,他上我车。”说话的是许婷婷的闺蜜,在饭桌上就一直对顾恒冷眼相对的凌舒。

    “哦!”

    尽管知道凌舒是已经名花有主的人,刘威等人还是集体起哄,有人更是说道:“顾恒,凌舒可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听说和他男朋友还是异地恋,你要是把锄头挥得好,不是没有可能哦。”

    说完这话,凌舒冷飕飕的眼神随之射了过去,刘威几人立刻发动车子,大笑着直接开溜。

    风中,还传来打趣的话语:“顾恒,你要是把凌舒给拿下,我请你吃饭。”

    被夜晚的冷风一吹,顾恒酒劲上涌,感觉头有点晕沉。他多少也猜到了凌舒单独留下他的用意,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还能走吗,找个地方谈谈!”凌舒的语气不冷不热,虽然是询问,却用的是不容反驳的肯定语气。

    “等我两分钟。”

    顾恒犯不着和她一个女孩子较劲,走到路边开始抠喉咙,吐完一场后,他给赵穆去了个电话,约好下次再请客后,上了凌舒的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