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五一长假,为了不留下压榨员工的资本家形象,顾恒除了留下几个有意愿加班的技术部人员,对爱网游论坛和美团网进行轮休制的日常维护外,其余的都通通放回家。

    并且还放出话,五一长假你们就给我痛痛快快的玩,等假期结束后,就得我赶紧给我调整好心态,到时可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至于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硬仗,江诚这一批老员工大概都有所猜测,还没完全适应过来的新员工,则是有点摸不着头脑。

    四月份最后一天,也是长假的最后一天,顾恒把江诚叫到办公室长聊了几个小时,然后打车回家。

    原本是想来个衣锦还乡,直接开车回去的,可一想自己驾驶证还没到手,压根过不了关卡,只好放弃。

    事业初步取得成功,顾恒最想的,就是和家人分享。

    父母望子成龙是天性,子女事业有成,渴望得到父母的认可,也是天性。

    回家后,顾恒没有遮遮掩掩,很大方的说自己在大学里搞了点事业,并且还赚了些钱。

    因为有高三时代倒腾恒创网管软件时的前科,顾爸顾妈虽然还是难免惊讶,却不至于要像那次一样兴师动众,展开三堂会审。

    说到底,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规划和想法都很正常,只要不走上歪路就成。

    而惊讶过后,骄傲和自豪也是难免的,为人父母,最大的吹嘘资本往往不是自个有多大本事,而是看子女有多大本事。

    自个事业成功,子女却窝囊,和自个平平,子女却是人中龙凤,两者带来的幸福感绝对是截然不同的。

    前者对子女期望值太高,表现平平都算是窝囊。后者期望值相对较低,能够赶超父辈,就是可以乐呵好久的事情。

    看着爸妈脸上的灿烂笑容,顾恒略感疲倦的心灵像是驶进了温馨的港湾,得到很好的休整。

    当然,要是顾欣那小丫头也亲热的粘过来,甜甜的喊一声果果,效果应该会更好。

    因为回来的比较匆忙,忘记给这丫头带礼物,结果换来的就是她的不理睬。

    顾恒本想硬气点,干脆不搭理她,治治她的小性子。

    结果看到丫头慢慢变得委屈起来的小眼神,和慢慢蓄起水雾的可怜小模样,他在公司一言而决的霸道总裁属性彻底没了,抱起小丫头开始服软,并许诺诸多好处以求谅解。

    两世为人,能够让他彻底没脾气的,估计就只有父母和这个小丫头了,或许前世亏欠良多的肖潇也能算一个,但内心里,终究还是觉得差了那么一点点。

    顾恒早已经对长假做好安排,在吃晚饭的时候,开始说出自己的计划:“爸,我手上现在还有点闲钱,要不干脆给你换辆车吧,你那辆破面包是该淘汰了。”

    顾恒手上的闲钱不是胜大注资的那几百万,那笔款子在公司财务部成立之后,就全部转入了公司的一个独立账户。

    他口中的闲钱,是游戏打金赚来的,也是目前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足有几十万。

    顾爸还没表态,顾妈冷不丁却发话了,说道:“好端端的买什么车,你爸是在单位上班,开个小面包就差不多了。”

    爱车的顾爸之所以没点头,原本也是考虑的这一层,可听到顾妈这么说后,偏偏还就来了脾气,哼道:“单位上班咋了?我儿子给我买个车,难道还要顾忌这顾忌那?当爸的享儿子福,那是天经地义。”

    “瞧把你给能耐的,你也不想想,你这年纪,到了享儿子福的时候吗?”

    “怎么就没到,我当年十六岁就出去当兵,第一次回来探亲时就给我爸妈买了不少东西,那会我年纪还没小恒现在大呢。”

    “行,你能耐,十六岁就出去当兵,我这种十六岁还没高中毕业,现在也只能在家里洗洗衣服烧烧饭菜的女人最没用。”

    听到这儿,顾恒要是还没意识到不对劲就真白活了,赶紧插话叫停。

    “恩,妈,你说的对,我觉着换车吧,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

    这种时候,他必须是要偏帮一方的,而且只能是顾妈那一方,要是和顾爸站在一起,顾妈指不定委屈成啥样,说不定贴心的好儿子立刻就得被定性成没良心的。

    至于顾爸那边,当过兵的纯爷们,没这么小家子气。

    一顿饭在不大和谐的气氛中吃完,顾恒丢下碗筷,直接带着小丫头进了卧室。

    “丫头,我不在家的时候,爸妈是不是吵架了?”

    顾欣先是茫然摇头,接着又似懂非懂的点头,好半天才理清思路,一惊一乍的喊道:“我想起来了,前几天麻麻说要出去做事,可粑粑说不让,那天吃晚饭的时候,就跟刚才一样一样的。”

    尽管小丫头说的不清不楚,但作为小丫头最粘的果果,在小时候还经常给爸妈和其他人充当过翻译官的顾恒却是明白了个大概,原来症结并不是出在买车上,那只是一个导火索。

    “丫头,你再好好想想,当时妈还说了些什么?”

    小丫头歪着脑袋,用白嫩的小手不断挠着头,半晌后,水汪汪的大眼睛猛的一亮,开心的说道:“我记起来了,那天麻麻还有说,我们班里好几个同学的麻麻都有事做,就麻麻没有。还有还有,那天晚上,麻麻是和我睡一块的,说不要粑粑了。”

    顾恒脑门子冒起了细汗,这丫头还真是童言无忌,什么话都往外蹦。

    不过这一补充,事情立刻变得明朗起来,想来是顾妈受到这个小区其他同龄女人的刺激,觉得自己好歹也上了个高中,指不定比那些女人文化水平还高些,最终却沦落到一辈子洗衣烧饭,觉得很掉面子,想要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

    想明白后,顾恒只能感慨,果然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从感情上来说,顾妈的想法当然没错,过惯了十年如一日的洗衣做饭生涯,到了这把年纪,难道还没权利去尝试下换个活法?已经为这个家操劳大半辈子,现在条件好了,想为自己活一次,有错吗?

    可顾爸也不是没他的考虑,如今顾欣这丫头还在上学,家里又不是缺顾妈那一份钱养家,把家庭照顾好,让男人在外面放心工作,这也没什么不对。

    于是,难题最终落到了顾恒头上。

    这次的家庭危机要是不解决,他原本想带着全家一起来次自驾出游的念头,估计就只能夭折,爸妈的心结要是没解开,玩着都没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