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矫情的博士
    李姓青年叫李博,因为什么都懂一点,所以大家叫他博士。

    博士是个很有性格的人,据说毕业后家里的打算是让他继承父业,经营珠宝生意,但他性子强,非得要自己开公司打拼,和家里都闹掰了。

    结果可想而知,因为得不到家里的助力,公司成立半年,几乎没揽到什么单,最终草草收场。

    当大家问李博今后有什么打算的时候,一直在喝闷酒的他摇头苦笑:“还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呗。实在不行,先找一家广告公司干两年,等攒够经验后从头再来。”

    得,大家没话说了,本来是想劝他跟家里服个软,回去舒舒服服的当少爷,没想到他还是这么犟,打算在广告行业上一条道走到黑。

    对于李博的评价,顾恒心里就两字:矫情!

    可以想象,李博要不是出生在富裕家庭里,他绝不可能这么折腾,说不定现在已经在为车子票子房子而疲于奔命了。

    概括来说就是:有钱才可以任性,没钱就只能认命!

    眼下还没资本任性的顾恒只想当个听众,没发表什么意见。却不成想,赵穆把他给带进了话题。

    “博士,你要真还想自己开公司,我劝你还是跟我顾老弟好好取下经,别看他比我们小,本事可大着呢,知不知道,人家从大一开始就白手起家,到现在少说也赚了有上百万。”

    已经有点醉意的赵穆不经意间,就把顾恒的底子给抖了出来,然后,大家的目光纷纷转向顾恒。

    在这之前,他们都以为没什么存在感的顾恒应该也是家里有权或有钱的圈内人,可现在看来,这哪是没存在感,分明是藏拙啊。

    作为二代们,从小受父辈耳熏目染,虽然不能说个个都胸有韬略,但最起码的心计和城府还是有的。如高喊着我爸是某某的坑爹货,终究是少数。

    当赵穆爆料顾恒的底细后,他们一个个开始重新打量起顾恒,一个在大学时代就能赚到百万身家的年轻人,足够他们高看两眼了,毕竟多条朋友多条路,保不准对方今后也能达到他们父辈的高度呢。

    “顾老弟,要不,你给咱们博士支支招?”

    “是啊,我看博士都喝了一晚上的闷酒了,要是你不给他指一条明路,我估计他今天晚上睡觉都不踏实,你看他那眼圈,整的都跟熊猫一样了。”

    众人开始起哄,明里暗里的想试探下顾恒,看他到底有没有点干货。

    “别,你们这是要把我架到火上烤啊,我平时也就能倒腾下电脑软件什么的,要说广告设计,我是真不懂。”

    顾恒苦笑着摇头,这出主意可不是什么好差事,说的好了能赚个人情,要是说的不好,就有空口说大话的嫌疑。

    “触类旁通嘛,没主意,给个思路也是好的。”

    “对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咱们这么多人,还不能把博士的事给落听!”

    见众人依旧不依不饶,顾恒只好硬着头皮上,可一不可再,接二连三的拒绝,那在这个圈子里就彻底成了局外人了。让你出个主意都推三阻四的,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啊!

    顾恒想了想,看向李博说道:“博士,那你先分析下,原先开广告公司为什么就经营不下去呢。”

    一听这话,大家兴趣大增,不忙着出主意,而是先问为什么失败,由因再及果,有点门道啊。

    李博又一杯酒下肚,说道:“主要还是打不开局面,我一家新开的广告公司,在业内根本没人气,连业务都揽不到,公司又有一票人要养活,这坐吃山空的,能撑到上个月已经算不错了。”

    顾恒听了顿时哑然,撑到上个月就算不错,合着这博士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呢。开公司之前没把前前后后想清楚,就一头闯进去,又不肯拉下脸向家里求助借力,你公司不垮才是怪事呢。

    “那你事先就没想过这点?”

    “当时哪想这么多,以为只要自己能拿出好的设计方案,就能从那些知名设计公司嘴里抢下一块肉来,可实际上压根就不是这样,那些大公司一听说你是新开的公司,连设计方案都懒得听,直接就pass了。”

    顾恒此刻心里就只剩下一句话:图样图森破。

    按理说,这博士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不应该出现这样幼稚的想法啊,还从知名设计公司嘴里抢肉吃?那些大公司要真敢用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公司的广告方案,那才是真有鬼了。

    有知道内情的人为博士开口说话:“博士这人就这臭毛病,爱装清高。上次我们还合计着,让他给我们家的公司弄个广告设计方案,他却嘴硬说不要。”

    清高?嘴硬?

    顾恒心里呵呵一笑,也不深究,怕博士下不来台,转口说道:“好吧,博士的艰辛创业路,我大概也听明白了,这样,我给你点建议,你看能不能接受。”

    能不能接受?

    这里头难道还有什么说法?

    大家都有点好奇!

    “首先呢,如果你非要向家里证明点什么的话,那就尽量把姿态放低点,大公司的单子拿不下,可以去小公司试一试,小公司也行不通,还可以去那些有广告需求的个体户试一试嘛,没谁是一口就吃成个胖子的,等你拿着那些小单试过手以后,说不定就慢慢打开局面了呢?有句话咋说来着,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李博皱皱眉,问道:“没其他办法了?”

    得,这博士还看不上小单,心气倒是挺高,就是不知道手里有多少真本事。

    顾恒对这回答没有太意外,其他人也总算明白,为什么刚才顾恒有“能不能接受”这一说法了。

    明白之后,不免又对顾恒看重起来,一番话就能分析出李博是个心高气傲的主,这份本事放到三四十岁的老江湖身上不出奇,可换成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大学生,就不简单了。

    顾恒心里微微摇头,脸上却挂着得体微笑,继续说道:“别的办法嘛,其实很简单!我看你对广告设计这一块情有独钟,为什么不和家里商量着来呢?你家是做珠宝生意的,这一块本来就是最需要广告宣传的,你跟家里说,你回去做事,主要负责广告宣传这一块,你家里难道还能不同意?只要你有真本事,等干出成绩了,以后再独立出去开公司,一切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好,这办法好!”

    “博士,顾恒这办法说到点上了,你想啊,即能和家里缓和关系,又能干自己喜欢的事,岂不是两全其美。再说,以后你要真出息了,搞一家广告公司,把你家的那几家珠宝行都给比下去,那多得劲?”

    原本就想着劝李博回家的众人,先前一直找不到适合的切入口,听完顾恒说的第二个建议,纷纷点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