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简单粗暴的恒创网管
    “小恒,听你爸说,这次考的很好,是不是真的?”

    “来来来,吃鱼,还有你最喜欢的牛肉!”

    二伯家,得益于顾爸在他那一辈中的地位,二伯和伯娘都很热情。

    二伯是个比较闷的人,话不多,长期干装卸的他背有点驼,还不到五十岁,两鬓已经有好多白发。二伯娘则属于能说会道的,而且持家很有一套,因此饭桌上大都是她在和顾恒说话。

    二伯家一共有三子女,老大顾强经常在外地跑运输,不在家,他媳妇在一家服装店上班,要到晚上九点多才下班,也不在。老二顾晓丽是闺女,已嫁为人妇。和顾恒同月同日生,且关系最好的老三顾珊前两年去当了义务兵,还有大半年才能转业回家。

    是以饭桌上除二伯、二伯娘和顾恒外,就只剩下顾强的两个小孩。

    对于顾恒这位整个家族唯一一个即将走向大城市的高材生生,二伯娘在说话时,热情中还带着几分讨好,顾恒作为成年人,并没有因此产生芥蒂,说到底,一句人之常情就能通通概括。

    看着饭桌上两个明显带着点胆怯的小孩,顾恒忽然有些莫名的心酸,这是常年处在社会底层的人所带有的些许自卑,并非天生,而是后天形成。

    他觉着,将来如果发达,也要适当拉一把周边的亲戚朋友。本是同根生,能提携的,也不要太过吝啬。

    二伯家租的房子不大,总共才三间卧房,二伯夫妇带着一个小孩住一间,顾强媳妇带着另外一个住一间,剩下的则是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是楼道角下留出的边角料,除了摆放一张床外,只能勉强塞进去一张书桌和几个装衣服的纸箱。

    知道顾恒要来,二伯娘早就把这间不大的小屋收拾好,打扫的很干净,杂物也摆放的很整齐,只是太逼仄的环境,总感觉有些压抑。

    顾恒没留在这住宿,倒不是嫌弃,而是学校附近的出租房里还摆放着两台电脑,那里人多眼杂,他有点不放心。

    “二娘,今晚我们班里晚上还有个聚会,待会我要过去一趟,要是太晚的话我就在那边睡,我爸租的房子还有二十多天才到期呢。对了,这是我刚过来时跟同学借的手机,我把号码留给你,要是不过来住的话,我会提前打电话的。”

    顾恒找了个借口,尽量照顾到二伯他们的情绪,至于他们是怎么想,他也没办法控制。

    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现在晚一点起步,将来可能就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追赶,他有自己的取舍。

    “哦,那行,你自己注意点安全啊!”

    二伯娘依旧笑脸迎人,还从兜里拿出五十块钱硬塞过来:“你和同学聚会要花钱的,这些钱你拿着买点零食吃,要是晚上想过来的话,别走夜路,打电话让你二伯去接,或者直接打个车过来。”

    顾恒知道要是拒绝的话,二伯娘面子上可能会挂不住,他道了声谢接下。

    拒绝二伯娘让二伯开摩托送过去的提议,顾恒走出门,没几步,又回头看了眼那间处于涟水市边缘地带的小屋,走进黑夜。

    晚上,顾恒在学校附近的出租房里,熬夜编写程序。

    他首先从网上论坛下载了一款免费的计费软件,叫“方竹网吧计费”软件,这款据说是由一位网吧老板开发的软件,应该更贴近如今网吧的需求。

    将这款软件与记忆中的万象计费功能进行对比,他很快找到切入点,决定以方竹软件为蓝本,然后进行完善,增添一些诸如会员等级费率,积分兑换,老板后台查询之类的功能。

    尽管这些小功能都不是很有技术含量,却迎合了网吧经营者的口味,在让网吧可以开通会员等多种收费模式的同时,还能够让老板彻底放心,一个简单的查账功能就可以避免收银员从中偷奸耍滑。

    至于市面上还未普及的游戏更新,维护管理功能,他只打算设计出最简单的,一来是怕太耗时间,二是担心技术储备不够用。

    反正,只要能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地步,他就不愁自己开发出的网管系统没有市场。

    由于离开程序猿这个行业有好些年,顾恒又恶补了一番基础知识,才慢慢找到感觉,睡觉前,程序已完成一个大体的框架。

    接下来的几天很平常,每天除了去二伯家吃饭,去任职的几家网吧维修机器,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出租屋里,编写程序。

    七月十三,中国申奥成功,这个足以让国人欢呼雀跃的喜讯,在涟水市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这座边陲小城里的人,大都还在想着怎么多赚点钱,好改善个人生活,国家荣誉这等高大上的情怀,他们不是很能体会。

    这天晚上,顾恒狠狠握了下拳头,几天的废寝忘食,一款被命名为“恒创网管”的软件程序终于完成。

    恒创,顾恒创造,他的取名方法一向简单粗暴。

    接下来就是调试,他把其中一台电脑设为主机,与另外一台进行局域联网,试验软件的可操作性。

    充值、到时提醒、查账、游戏更新、监控提醒等功能,一一测验下来,全部没问题。

    此时已将近晚上十点半,顾恒心情却激动莫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款软件的问世,是他今生踏出改变人生的第一步,其战略意义,比高考获得成功还要重要许多。

    若是能够将这款软件成功推出市场,他就能比较轻松的捞到第一桶金,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未来的路也会顺畅很多。

    不想等到第二天,他用硬盘把程序拷贝下来,直奔网吧。

    蓝月亮,罗老板在收银台打盹,还要等一个小时,他老婆才过来换岗。

    “老罗,醒醒,给你带好东西来了。”

    顾恒敲敲柜台,满脸笑意,心里实则有点忐忑,毕竟市场才是检验商品的唯一标准,恒创网管软件能否一炮而响,第一站的成败就能说明不少问题。

    “小顾啊,有什么事?”

    老罗精神不是很好,网吧钱是好赚,但身体实在熬不住。而且他人贼精,不敢请人帮忙收银,生怕对方趁他不在坑他的钱。

    “老罗,咱们算朋友是吧?”顾恒眼神很真诚。

    “恩,当然算,不过你要借钱的话,我怕是拿不出多少,都给我婆娘管的死死的,顶多借你一千。”老罗一听口气不对,睡意顿消,赶紧抢在顾恒说话前把一切后路通通堵死。

    顾恒顿时变脸,不满道:“你就这么看不起我,找你就只能是借钱啊?老罗,我跟你说,你摊上大事了。”

    “不是借钱啊,那你说说看,我摊上什么大事了?”老罗长出口气,只要不是借钱,啥事都好商量。

    “算了,不想说了,我还是去“一网情深”那边走一趟吧,等过几天你这边的人都跑那边去上网时,有你哭的时候。”

    顾恒转身要走,心里默念:“一、二……”

    还没数到三,老罗殷勤的语气传来:“小顾,有话好好说嘛,都是朋友,生啥气嘛?”

    “老罗,真不是我说你,你有时候啊,太不会做人。我把你当朋友,有好东西第一个想的就是来找你,你倒好,问都不问一声,直接拿话堵人,有这么办事的吗?”

    顾恒语重心长的开始说教,等吊足老罗胃口后,才慢慢说道:“你不是说过,你网吧装的那个什么计费软件,是当初从电脑城拿电脑时,才用不到两千的优惠价拿下的吗?我跟你说,我堂哥公司最近有开发出一款比那个强十倍的软件,只要一推出市场,你们原来的那个东西全都要淘汰。”

    “哦!”

    老罗不咸不淡的应声,兴致大减,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还不是来骗他钱的?说的再好听也没用,除非你的是免费,否则绝对不要,当初从电脑城装个计费的都心疼死了,足足两千块呢。

    “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别来求我。我保证,不出一个月,在你这边上网的人宁愿去别的网吧排队都不会再来这里,而且不出一年,一网情深那些网吧最少可以添到五十台电脑以上,你这边嘛,还想吃肉?能喝点汤就烧高香了。”

    顾恒这次是真打算走了,他还就不信,涟水市的网吧老板会没有一家愿意用他的网管系统,只要打开一道缺口,等出效果的时候,就该轮到他摆谱了。

    “真有这么神,不就是一个计费的东西吗?我看一些网吧,还在人工计时收费呢,不照样开的很火。”老罗有些狐疑,担心生意被抢,更害怕吃亏被骗。

    “神不神,用过才知道!我简单跟你说几点吧,你以前一直不肯请人帮忙,非要自己看店,累成死狗一样,为的什么,还不就是怕请来的人手脚不干净吗?只要装上我这软件,你就可以彻底解放。首先,他有一个控制系统,店里每台机器要开机,都必须在你前台的主机进行登记才行。其次,它还有一个查账的功能,只有知道进入密码的老板能打开,每天开多少机,开机多长时间,收入多少钱,只要打开查账功能,对一下账就全都一清二楚。”

    给罗老板一个短暂的消化时间,顾恒继续展开身为销售人员的口才:“另外,他还有一个游戏更新功能,来这上网的人不是经常抱怨游戏没及时更新,还要浪费时间更新吗?有了这软件,你在一台机器上更新一下游戏,其他机器上都会跟着自动更新,你好好想想,要是别的网吧装了这东西你没装,还会有人来你这上网吗,换你你会吗?别人的网吧上网就可以直接玩游戏,你的却还要花半天先把游戏更新完才行。当然,你要有时间的话其实也不用怕,大不了每天抽些时间,把网吧里所有电脑里的游戏全更新一遍就成,累是累点,但省钱啊!”

    “不用说了,你就直接跟我说,多少钱?只要真有你说的这么有用,我立马付钱。”老罗听明白后,很是难得的豪爽了一回。

    生意被抢倒在其次,最主要是他受够了每天窝在网吧的日子,天知道他有多久没好好晒回太阳,有多久没自己去逛街买衣服了。

    要是真像顾恒说的可以查账,就能放心的请个人来看店收银,把自己给解放出去过潇洒日子,要不然每天辛苦赚钱图个啥?真要累死了,最后还不知道便宜谁呢。

    “这个嘛,不便宜!”顾恒见鱼已经上钩,卖起关子。

    “不便宜是多少,你好歹也给我报个价啊?还有你说的那什么软件,我也总得试用一下才知道好不好用,才能确定他值个什么价不是?”老罗有点急眼,他这两年钱没少赚,可堂堂一老板,逢年过节都得守着网吧,日子过的也太窝囊,早想换个活法了。

    “我堂哥给我两种收费方式,一种是按月收费,一种是直接买断。按月收费每个月500,给你的程序用完一个月后会自动关闭,续费后再开通。买断价的话是3000,不限时间!”

    这是顾恒想出来的营销策略,他心里其实倾向于一口价买断,但又报出个很高的按月收费模式,就是在对比之下,让人选择更划算的买断价。

    两个月后他就要去学校,没时间继续进行升级维护,细水长流的方式对他来说行不通。

    而且这种网管系统在不懂技术的网吧老板眼里看着很牛,但对真正的技术大咖来说,门槛不高,很容易被复制。

    说不定用不到几个月,市面上就会有功能更完善的软件杀出,和他大打价格战,他可没这么多时间和别人在一个网管系统上厮杀一场。

    他脑袋里的未来蓝图中没有网管这一项,他有比这钱景更远大的点子,犯不上被一眼可以看见头的网管系统拖住。

    “3000,这么贵?”老罗听到价格后,死抠病本能发作,咋呼起来。

    “那你可以选按月收费啊,一个月才500,你光一台电脑,一个月下来都不止收这点钱。”

    “额!”老罗语塞,被顾恒预先挖好的坑给直接埋上,想了想,问道:“那我可不可以先试用一下?”

    “行,不过你今天晚上要稍微损失一点了,要安装程序的话,其他机子要停一下。”

    “多久?太长时间的话可不行,你得补我损失,给我降点价。”

    “不用超过一个小时,我一台台弄,每人耽误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顾恒失笑,彻底打消老罗的小算盘。

    一个晚上,顾恒就在蓝月亮网吧度过,装程序,测试,然后一遍又一遍的给老罗这个电脑小白亲自教学,弄完后已经快凌晨两点。

    在罗老板又是肉疼,又是高兴的复杂表情中,顾恒摸摸重新鼓起的裤兜,潇洒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