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定计赚钱
    顾爸顾妈第二天欢天喜地的拉着锅碗瓢盆回家,准备提前张罗顾恒的升学宴,只等成绩一出,就要大发请帖,广邀亲朋。

    当爸妈离去的那一刻,顾恒看见两人腰板挺得更直了,脸上更加容光焕发了,身为人子,他觉得很欣慰,一切的蝇营狗苟,苦心算计,都值了!

    他没有和爸妈一起回去,昨晚他就跟顾爸交过底,打算大学报考计算机类专业,要趁着暑假在市里找个懂这方面的人先学着,等进入大学后在起步上就会更有优势。

    顾爸虽然读书不多,但也曾千万百计的私下找人打听过大学什么专业比较好。显然,在他印象中,计算机是一个前景很不错的专业,如今儿子要为大学提前学点东西,他自然是满口答应,临走前还特意去银行取了三千块钱给他,当做学费和零用。

    除此之外,让顾爸放心顾恒一个人在涟水市的原因,是顾恒二伯也在市里租房住,顾恒说去二伯家吃住,顾爸才彻底放心。

    顾爸那一辈总共有四兄妹,顾爸是老幺,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当年顾恒爷爷去世,顾爸三兄弟分家,大伯分了爷爷开的小商店,如今还在经营着,只是效益已经大不如前。

    二伯分到一辆拖拉机,如今在市里跑装卸运输,收入还可以,但每天要装卸几百包大米和麦麸,累的够呛。

    作为老幺的顾爸当年还小,什么都没分到,跑去当了兵,如今在国土所上班,反倒是几兄弟里最体面,说话最有分量的。

    分家那会顾恒还没出生,因此对几家亲戚倒也没什么看法,再说人性本就是如此,不能苛责太多。

    说到底,毕竟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哪怕平时磕磕碰碰,在心里终归是觉得要比外人来的亲近些。

    顾恒记得,小时候跟二伯家的堂哥玩的很好,只是后来长大后长期不见面才慢慢生分,但只要回家,也是会时常约在一起钓钓鱼,打打牌,吹吹牛。

    顾恒没立即去二伯家,而是去了蓝月亮网吧。

    高考那两天,顾恒没来网吧进行日常维护,又有几台机子出现小故障,不过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不到半小时就轻松解决。

    然后他找了台电脑,习惯性的登q。

    咦,居然有消息回复,是以前申请添加肖潇为好友的回复信息!

    顾恒兴奋了,点开一看,直接傻眼,怎么是这样?莫非是打开方式不对?重新点开,依旧是冷冰冰的拒绝!

    顾恒凭记忆再次输入qq号搜索,没错啊,就是这个号,怎么会拒绝?

    见对方头像是亮的,他继续发送好友请求。

    还是拒绝!

    再试,拒绝!

    再试,对方回了一句:你有病吧?

    顾恒很恼火,回道:你有药啊?

    不到十秒,对方头像彻底变成灰色。

    顾恒气馁了,这不科学啊,肖潇怎么会,怎么可能会拒绝?

    答案有且只能有一个:自己添加的账号不是肖潇的,应该是记错肖潇的qq号了。

    顾恒只能想到这个可能,彻底打消在大学前和肖潇建立联系的想法。

    难道还是要遵循前世的轨迹,等肖潇上大学后,主动来联系自己?那是什么时候来着,貌似是大二吧?

    也好,这两年正好可以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创业当中去。

    顾恒很快调整好情绪,开始寻思别的事情。

    重生这两个月,他时常为自己将来做规划,如今脑海里已经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思路,只等时机一到,就可以开始筹备起步。

    至于眼下,最急切的是要攒下第一桶金,为不久后的计划赚到足够的启动资金。

    而第一桶金,他已经有了计划!

    他前世所接触过的行业,比较熟悉的有程序编程,网络游戏,房地产。

    房地产行业是座金山,但入行门槛太高,不是一般人可以玩转的,所以他目前只能扎根在网络上刨食。

    软件编程,是他想到的第一个赚钱计划。

    他发现,如今涟水室的网吧老板们除了知道一个简单的计时收费应用外,压根没听说过具有游戏更新,维护管理等更多功能的网管系统。

    为此他还特意上网查询,最后得出结论,如今市面上除了有几款最简单的计费软件外,并没有推出专为网吧设计的完善系统,也就是后世网吧必备的万象网管等软件。

    然后,他激动了,激动过后开始冷静思考。

    他分析,如今还是2001年,网吧数量虽然在不断剧增,但还没真正形成影响力,没有发展到数年后遍地开花的壮观景象。更甚者,如今就连真正意义上联网的游戏,也只有万王之王、石器时代等寥寥几款,其余都是纯属自娱自乐的单机游戏。

    显然,在如今这个平均工资不到三千,一台电脑价格却动辄上万的年代里,除了身处科技前沿的部分大城市,以及把电脑当成游戏机的年轻人,网络对于绝大都数人而言,还是一个比较新鲜的玩意,那些技术大咖们,也还没有真正注意到网吧这一块即将以爆炸式速度增长的蛋糕,没想过要从上面分一杯羹。

    而这,将成为他掘取第一桶金的机遇。

    一个全面完善的网管系统,一般包含三部分,除了如今市面上已经出现的早期计费软件外,还包含游戏更新,维护管理这两类应用。

    游戏更新,这项功能在如今网络游戏不算太多的时候还看不出太大功用,但随着今后大型联网游戏的急剧增加,它将直接决定一家网吧的生意好坏。

    想想,装有游戏更新软件的网吧,只要在任何一台电脑将某个游戏更新,数据就会上传备份到到网吧的主服务器上,通过服务器就可以使网吧内所有电脑的同款游戏自动更新,省时省力不说。最关键的是,上网玩游戏的人不用每次都花许多时间去更新,玩的舒心。

    相反,一家没装游戏更新软件的网吧,老板要是不自己去一台台手动更新,就只能等每个来上网玩游戏的人去更新,这样一来,一款内存动辄一两个g的游戏更新完,搞不好一小时网费就差不多没了。最坑的是,这次更新好,下次换台电脑,又要更新一次,这样一回两回,傻子都不会再来。

    相比游戏更新系统,维护管理的功能更多的是为网吧老板考虑,老板可以通过这个软件对其他上网的电脑进行监控管理,诸如防止有人看岛国片时不小心进入钓鱼网站中病毒的危机。除此之外,该应用还可以增添呼叫网管等小功能,既方便老板,更方便了顾客。

    基于以上这些,顾恒认为,一旦推出功能全面的网管系统,绝对能够以碾压的优势完胜市面上只具备简单计费功能的软件,占据网吧这一块正蓬勃兴起的市场。

    之前因为即将面临高考,他腾不出时间去开发软件,如今已彻底解放,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捞钱的好机会。

    他有想过,一个功能比较全面的网管系统,技术门槛不是太高,真正的难度在推广普及,而不在技术开发。

    所以他只想着开发出一个比较简单的版本,用来捞一笔快钱,等到什么时候市面上开始出现竞争者,而且对方表现出的实力很强大时,他就会及时抽身,深藏功与名。

    所以眼下有个问题要解决,那就是弄一台配置不错的电脑,用来开发软件。

    数了数身上的钱,当初从蓝月亮和一网情深各支了八百块用来买手机,如今结算完一个月的剩余工资,加起来有一千多,加上顾爸回家前给的三千,还有黄毅的孝敬刨去给阳嬿买mp3的钱,总共有四千出头。

    这年头,凡是和科技扯上关系的设备,都死贵死贵,无论是手机电脑、还是电视机dvd。

    显然,四千大洋是绝对不够的,而且他可是打算买笔记本,上大学后直接带学校去,没一万大洋起步根本拿不下来。

    缺钱很苦恼,顾恒只好起身,去一网情深完成工作后,打个车全城溜达。

    网吧,他在找网吧,网管这份工作如今既然还吃香,当然要把最后一份剩余价值榨干。

    除此之外,还可以顺便做一番市场调研,看看如今涟水市的网吧到底是在怎样经营,开发出网管系统会不会如他所预判的那般,受到市场追捧。

    一圈溜达下来,他能找到的网吧只有八家,地理位置都比较好。

    看到几家网吧里普遍不超过五十台电脑的规模,他信心足了点,2001年的网吧数量相比起几年后,简直是少的可怜,而一个还未迎来爆发期的市场,关注度是很少的,那些技术咖不一定会注意到这块市场,就算已经注意到,也不会如他这般,能准确预判未来的发展轨迹。

    事实上这也不难理解,如今国内互联网还处于发展阶段,混的最好的网易、新浪等三大门户,以及百度,腾讯等未来的互联网霸主,都还在跌跌撞撞中摸索前进,不清楚未来的互联网时代到底会走向何方。

    试问其他人又怎么会想到,网吧这种私营小场所,会在未来几年内,随着游戏市场的兴起,音乐视频网站的接连涌现,以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飞速发展,又怎么会想到在这块蛋糕上提前布局,抢先切下一块来?

    心情大好的顾恒打着小算盘,和几家网吧老板开展深入交流。

    谈话中,有一位技术盲的网吧老板说,他就是前两年见市里有人开电脑室生意很火爆,才头脑一热跟风开了一家,却没想到后来出政策,电脑室被定性为游戏厅将被取缔,机器将被没收,要想保留机器,就得联网,按网吧营业规则发展。一路跌跌撞撞,他走到今天,钱倒是赚了些,但是不懂网络这高深玩意,经营起来总感觉有点力不从心。

    其他几位老板情况都大同小异,甚至还有一位,当初装一个计费软件就被坑了好几千,要知道,网络上最早推出的一款计费软件,是由一位网吧老板挂到某论坛上的,可免费下载使用。

    一次简短的市场调查下来,一个大胆可行的计划在顾恒脑中慢慢成型,凭着能说会道的技能,和在蓝月亮与一网情深网吧迅速提升的维修技能,他最终和五家网吧达成合作协议,成了几家网吧的临时网管。

    未成功的三家网吧中,有两家老板懂点基本的维修知识,没舍得花钱请人。另外一家老板见他年纪小,秉着“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看人原则,把他给打发了。

    在合作的五家网吧里,有四家网吧分别处于几所高中附近,他顾哥能打的名声在涟水市几所高中似乎传唱度很高,靠着这名声,他签协议,留手机号等一系列手段使出,成功预支到半个月薪水,每家,加上从从蓝月亮和一网情深预支到的,手上现金堪堪突破八千。

    还有缺口,他没想过找土财主黄毅,他还要靠对方牵线,和对方老爸谈笔大生意,现在直接去要钱,基本上就绝了以后深交的可能性,不值得。

    抱着实在不行就暂时淘一台二手笔记本先用的想法,他打车去电脑城。

    说是电脑城,其实也就几家不大的店面,店里摆个一二十台电脑,远没有十来年后的那般高大上。

    走进一家店,顾恒直接傻眼,价格怎么这么离谱?一万五,两万,三万,怎么不直接去抢?

    他记得前世大二买笔记本电脑时,一台当时主流配置的笔记本也才七八千,怎么提前个一年多就贵的这么离谱?

    难道说,这一年多电脑市场发生了什么大事,导致价格大跳水?

    笔记本暂时是买不起了,好几万的票子足够在涟水市买个一二十平,就算买得起他也不花这冤枉钱,还是淘些二手装备回去自己组装台式机吧。

    最后,他花掉近七千多大洋淘到两台主机,外带显示器和鼠标键盘,其中一台有个六成新,但配置一般。另一台到处都是刮痕,看上去和破烂差不多,不过还勉强能用,配置也算主流。

    在店老板的笑声中,顾恒把电脑拉回顾爸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当时业主死活不肯租一个星期,只好租满一个月,现在还差二十多天到期。

    把两台机子装好,又匆匆赶去电信公司,塞了两百块红包,让他们务必在今天把宽带装好。

    到下午五点多,终于把一切搞定,但顾恒身上,在交完开通4m宽带的半年费用几百块后,只剩下可怜的几十块钱垫底。

    试用一下机器,下载一些必要的软件,解决掉一些小毛病,他走出了房间。

    他还得去二伯家一趟,顾爸回去时已经和二伯打过电话,他要是今天没在二伯家露面的话,估计明天顾爸就得气势汹汹的跑来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