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一不小心捞着个土财主
    离开考时间不多,厕所里现在没有一个人。

    黄毛跟在顾恒屁股后面进来,然后,他嘴里的小调嘎然而止,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惊恐。

    一只有力的臂膀,死死勒住他的脖子,喘气都有点困难。

    “敢威胁我,你想找死吗?”

    顾恒语气很凶狠,一半是真火,另一半是吓唬人的。

    他知道对付这种平时不好好学习,就想着扮古惑仔的家伙,唯有拿出强硬的实力和狠辣的个性,才能唬住人,要是好言好语,对方多半会得寸进尺。

    不到一分钟,黄毛整张脸都憋得通红,见火候已经差不多,顾恒说道:“我现在松手,你敢叫,我就弄死你。”

    “恩,恩!”黄毛呜咽着晃动身体,拼命示意。

    他是真吓坏了,没想到顾恒竟然这么狠,这是要弄死他的节奏啊,差点直接吓尿。

    顾恒松开手,冷冷的眼神盯着他,说道:“说吧,你是几个意思?”

    “我,我没什么意思,顾哥,我不敢了,您就大人大量,放过我这一回吧!”

    黄毛已经带上哭腔,到底是小年轻,经历刚才那一遭惊魂体验,他就差没直接跪地磕头求饶。

    “让你说就说!”

    顾恒声音更加低沉,虽然唬住了黄毛,但他不敢冒险,只是关系到他自己还好点,要是因此连累阳嬿,他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前世今生,欠了一个肖潇已经足够,他不想背负再多的感情债,太沉重,他怕还不清。

    因此,必须在考试前把问题彻底解决,将任何有可能的风险扼杀在摇篮中。

    “顾哥,我考试时坐你后面!”

    一句话,所有事情都明朗了,显然黄毛是在前几场考试中发现他和阳嬿的小动作,也想从中捞点好处。

    “那你想怎么着?”顾恒盯着黄毛,眼神不善,心里却在暗骂自己不小心,以为考试时大家都在认真对付试卷,只要防好监考老师就行,其他学生不太可能观察到自己和阳嬿的小动作,哪曾想,身后出了个黄毛,考试时居然还有闲心观察四周,将自己的一举一动收入眼中。

    要换成一般学生,就算发现估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偏偏黄毛是个有点小心眼,还有点小胆子的,居然想趁机敲诈。

    当然,这是在刚才,眼下,再借黄毛一个胆子他也不敢。

    咬咬牙,黄毛忽然膝盖一软,直接跪了下来,哭道:“顾哥,我求求你,待会帮帮我成吗?我要是考不好,我爸回家会打死我的。”

    “早干嘛去了?再说,我凭什么帮你?”顾恒哼着,底气有点不足,他前世也没比黄毛好到哪里去,现在不也要靠阳嬿帮忙才能达成目标?

    “顾哥,我给你钱,待会考试等你考完,把答案给我,我给你一千,不,一千八。你要是嫌少的话,以后我还可以给你更多,最少五千。”

    黄毛看着不靠谱,说出来的话却能吓死人,开口就是五千,看样子家里是不缺钱的主。

    顾恒有点犹豫,不是想着要反过来敲一笔,而是怎么消除影响,要是一口咬死不答应,待会考试黄毛豁出去举报怎么办?他前面几门功课,选择填空题可是和阳嬿一模一样的,经不起推敲。

    “先起来,一个大男人,动不动下跪像什么?说说看,你其他几门考的怎么样?要是太烂的话,就算我最后一门帮你也没用。”

    听出顾恒语气变软,黄毛顺势站起来,但是不敢太靠近,想着刚刚被勒住脖子的情形,腿肚子现在都还有点软。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上门英语考试,你同桌草稿纸上的答案,我只改掉两三个,其他的都照抄了。”

    顾恒顿时有点哭笑不得,没看出这黄毛还是个妙人,怕和坐前面的自己答案一致,竟然还知道改答案,要换成一般人,估计得原封不动的照抄。

    “那你前面的语文数学能考多少分?能有一百分吗?”

    黄毛苦着脸估算一下,点点头:“应该有,我数学还不错,平常一般能考七八十,语文的话只要把作文写完,其他填满,六七十分也有的。”

    噗!

    顾恒差点直接笑场,这货哪来的自信?数学一百五的满分,九十分才算及格,七八十分哪来的自信用上“不错”二字?

    算了,懒得搭理这货,按他这么算,语文数学加起来能有个130左右,英语被他捡去大便宜,几门考试就英语选择填空分数最多,占了一百多分的比例,他抄到那么多,最少能有个100分。

    我去,照这么一算,要是理综再给黄毛拿下个两百分左右,岂不是专科稳上,二本都可以小小期待一下?

    顾恒觉得很吃亏,凭啥阳嬿冒这么大风险帮自己,最后被这黄毛给捡到便宜?

    “一口价,一千八,成绩出来后再另算,一分一百。记住,还要包括你前面抄的那门英语,少一个子,你会知道我顾哥的名号不是白给的。”

    顾恒说完,琢磨着下手是不是有点太狠?待会黄毛要是讨价还价的话,应该可以酌情减点,恩,一分五十也不是不能接受,最低不超过一分三十。

    “好,只要能保证我上个专科,一分一百没问题。能上本科,一分两百我都能让我爸拿出钱。”

    靠!

    没法交流了,尼玛是土豪就了不起啊?一分两百,两门最少三百分,六万块啊!一个毛头小子都敢拍着胸脯甩出六万,这得有多壕?

    六万块什么概念?如今涟水市毛坯房的均价在一千二左右,六万可以买50平,再凑点的话,够一个两室一厅的小居室。

    “成交!”顾恒眼睛在冒光,拍板答应。

    如果说先前他只是想着教训下黄毛,顺便将有可能的威胁给消除,那现在,他是真心实意的想帮他了。

    钱,一切都是为了钱!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他想改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实现爸妈和小丫头的人生理想,一切都离不开钱,只有满足最基本的物质基础,才有资格谈精神追求。

    作为重生者,他脑袋里不缺赚钱的点子,但苦于没有启动资金,又想不出好的理由可以说动顾爸给钱,只能干瞪眼。

    如今一不小心捞着个土财主,机会不能白白错过!

    恩,待会考完还要和土财主好好说道说道,要连坑带蒙,循循善诱,还要将自己出手打人的影响给消除,好歹也是土财主,对方老爸估计在涟水市有些能量,得罪人可就不好了,和气生财嘛。

    顾恒如是想着,倒也不担心黄毛赖皮,对方这样的小年轻,很容易被唬住,只是要想唬住老黄毛,哦,不对,是黄毛他老爸,估计还有些难度。

    他真正打的主意,是要和黄毛他老爸牵上线,他有点子,黄毛老爸有钱,这就有了合作的基础。他相信,只要黄毛老爸有点魄力,他趁机画上几个大饼,对方有很大可能会上钩。

    “待会开考你就埋头做题,其他什么都不要管,到时候我会把答案给你的,知道吗?”

    在黄毛唯唯诺诺的答应声中,顾恒和他商量了一番接头暗号,潇洒走去考场。

    在厕所耽搁不少时间,进考场时已经开始发卷子,给面露忧色的阳嬿递过去一个安慰的笑容,他不慌不忙的坐到位置上。

    两分钟后,黄毛走进考场……

    理综,今年第一次实行的模式,以前物理、化学、生物三门功课是分开考的,现在合成一门,总共300分。

    由于第一次推行这种考试模式,对大部分考生来说还是很有压力的,因为就算学校老师平时按照这种模式推出过不少模拟试卷,但毕竟没有以往经验可循,是不是和高考命题老师一样的思路模式,谁也说不准。

    所说的大部分考生,当然不包括阳嬿这种学霸,她们是属于360度无知识死角的怪胎,任何题在她们眼中,都是一个模子,纯属换汤不换药。

    顾恒理综很渣,平时考试一般不超过200分,幸好有了阳嬿牌答案机,哪里不会戳哪里。

    选择题他直接没动,先把后面的题做完,然后开始在草稿纸上抄写答案,是给后面黄毛准备的。

    离下考还有四十来分钟,阳嬿已经做完题,一如既往的没有检查,开始抄答案,然后发信号。

    答案一如既往的有点多,除选择题外,她又自作主张的写了些填空题。

    怎么办?还用想,当然是连标点符号都不用改的直接搬运过来。把自己的搞定不算完,还有身后的黄毛,叫什么来着?黄毅!

    黄毅可不好搞定,那货光选择题一百来分远远不够,要达到上专科的标准,最少要150分,要摸上二本线,200分都嫌少,大题答案涉及到公式定理,写在纸上密密麻麻的,光靠眼睛剽是绝对不够用的。

    解决方案只有一个,冒险塞纸条!

    “叮咚!”

    监考老师不注意的瞬间,笔掉地上了,此声听在黄毅耳中,有如天籁。

    笔是顾恒扔的,靠近黄毅的桌子,黄毅就理所当然的弯腰捡起来,内里有玄机。

    庆幸如今一中还没有普及摄像头监控,要不然这么玩风险太大,顾恒未必敢铤而走险。

    终于,最后一门考试平静度过。

    下考后,顾恒先是搂着黄毛很是“亲热”一番,才跑去追阳嬿,她考试时瞧见顾恒丢的笔被黄毛捡到了,要去解释一下才行。

    阳嬿没走远,在路边等,见顾恒过来,担忧的问道:“那黄毛是不是前面考试看见咱们两的小动作了?”

    猜对了一半,顾恒没打算解释他反过来摆黄毛一道的另一半,说道:“没事,那家伙也跟着尝到点甜头,而且开考前还在厕所被我给教导了一番做人哲理,不会嘴贱找抽的。”

    阳嬿脸色慢慢缓和下来,终究还只是个小女孩,哪怕脑袋好用,可面临这样的情况也难免心慌意乱。

    安慰一番,做了个电话联系的动作,顾恒飞奔出校门,他想立刻把好消息告诉顾爸。

    他知道,顾爸盼这一天,已经好久好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