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周胖请客
    仗着对未来的先知先觉,顾恒能想到的快速发家之路就是各种截胡。

    对此他没有多少愧疚心里,他也从不标榜自己是什么光伟正的好好先生,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放着大好的发财机会不去操作,他才没那么蠢呢。

    他也就是没资本,要是有钱有技术有渠道,他甚至还想着把淘宝这个未来的万亿金蛋糕给一口吞下。

    哎,说到底都是因为没钱啊,虽然脑袋里装着不少发财大计,却因为没钱去操作,只能望而兴叹。

    君不见,百度、腾讯、阿里等公司发展虽猛,但他们从创业起步到上市,中间是经过多少次融资才不断壮大?哪次融资规模不是千万级别起步?

    君不见,炒房炒楼的,哪个不是兜里揣着大把钞票的?哪怕如今的房价普遍较低,可一线城市的一套房怎么也得几十万起步吧?

    君不见,股市里翻江倒海的,哪个不是资本巨鳄?你几万十几万投进去,就算赶上大牛市,能翻一番就算牛逼,撑破天让你股神附体,翻个十倍,也就百来万。百来万在如今2001年勉强够格称的上是富翁,可往后推十年,在一线大都市里都不一定能在好地段买得起一间厕所。

    越想,顾恒就对赚钱的**越发强烈,前世他到三十仍旧碌碌无为,还在为一套房子拼命攒钱,还在死守着衣锦还乡的执念奔波劳碌。

    那种劳心劳力的日子他这辈子再也不想过了,他要争取在三十岁以前攒下足够享受人生的财富,没事的时候就种种花、溜溜狗、钓钓鱼,带爸妈去全国各地走走看看,让小丫头上最好的学校、过上公主般的日子,让自己的后代也能够被别人或艳羡或嫉妒的称一声“富二代”……

    思绪正飘飞的时候,一通怒吼声惊醒了他。

    “你个鬼崽子,老子辛辛苦苦赚钱供你读书,你竟然给我跑网吧来玩游戏,老子不打断你的腿。”

    只见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正恶狠狠的揪着一年轻小伙的耳朵,大耳瓜子接连往年轻小伙脸上招呼过去,没两下,年轻人脸就肿了,大哭着求饶。

    这架势,把网吧里上网的人都给吓傻了,罗老板也是心砰砰直眺,好一会儿才壮着胆子出来劝架。

    “老板,我知道你也是做生意,不为难你。不过下次这兔崽子要是还来,你要再让他玩的话,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中年壮汉板着脸说完,揪着耳朵通红的小年轻出了网吧。

    短暂一幕,让网吧的人个个心有余悸,大都是小年轻,才更能感同身受。

    接下来不到半小时,网吧陆陆续续走了好几人,原本热闹的网吧,一下子空旷不少,惹得罗老板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顾恒也没久呆,又尝试着加了几次肖潇的qq号,仍旧无果后离开网吧。

    本着拿人钱财与人方便的原则,他又去了趟一往情深网吧,凭着半桶水晃荡的水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解决完几台出故障的机子,然后转道回校。

    赚钱大计任重而道远,眼前的高考大计却迫在眉睫,想想在家里时顾爸的耳提面命,他开始将精力投入到紧张的复习当中去。

    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在一天天递减,顾恒每天的日子过的紧张而又充实。

    每天早上一节晨读课、白天八节课、晚上两节自习课,顾恒除了背诵课文和单词外,其余时间都在进行题海战术,一张张试卷做完,然后批改,总结重点难点。

    枯燥乏味之余,他也会给自己找点乐子,比如拿出一个时下还未落伍的随身听放放音乐,一首首火遍大江南北的任闲齐金曲,足以让他从题海中得到暂时休整,偶尔也换换口味,听听水手、笨小孩之类,还有已经开始崭露头角的周董的歌曲,也成了课余的消遣。

    除此之外,他还有不少排解烦闷的方法,比如英语课时盯着miss龚养养眼,顺便目测一下对方的三围;又或者探听一下周围同学谈论某某和某某早恋的八卦;再或者下课和周胖几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靠在走廊上,看他们对着楼道上和操场上的女生指指点点,不时发出几声猥琐的笑声……

    当然,正事他也没忘,中午一吃完饭,他就偷跑出学校,去蓝月亮和一往情深两家网吧维修机器。

    小问题自然是当场解决,复杂点的就要耽搁不少功夫,碰到棘手的问题,还要在网上搜资料,在各种论坛请教大师。

    一路跌跌撞撞,他这个业余网管慢慢向老司机蜕变,算是保住了这辈子的第一份工作。

    每次在网吧修完机子后,他除了花点时间了解如今互联网的发展动态外,不忘一遍又一遍的去尝试添加那个印象中的qq号为好友。

    一次无果,两次没反应……,n次后,他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肖潇用的那个qq号?难道自己记错了?

    每到这时候,他就开始自嘲,难不成人变年轻后,心态也跟着变得冲动了?要不然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会为勾搭一妹纸如此上心?

    没联系上肖潇,日子该过还得过,一晃眼,到了六月十七。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若是翻下日历,呵,今天是周日,竟然还是父亲节。

    在这个距高考仅有18天的日子里,大多数学生忙的连自己姓啥都快忘了,哪还有闲心去管什么节,他们满心都在为高考备战,想的都是老师洗脑般的强大宣传口号:高考成功,人生圆满!

    而也有些人,则会趁着周日晚上不要上晚自习的机会,忙里偷闲的去耍一会儿,打场球,逛逛街,有对象的甚至还可以出去偷偷开个房,缓解下过度紧绷的神经。

    顾恒这些天学校网吧两头跑,累的不行,打算趁着晚上好好睡一觉,虽说年轻就是资本,身体也倍儿棒,可实在经不住这样耗,他还不想到老望那啥空流泪。

    “走,顾哥,今晚溜冰去,我请客!”下课后,顾恒刚想溜寝室去补觉,就被周胖叫住了,砰砰拍着比班里绝大都数女生都有料的胸脯,特豪爽的模样。

    顾恒本能的想拒绝,可看到周胖期盼的眼神后,他有点犹豫。

    他知道周胖因为重量级身材,一直有些小自卑,心里特别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为此,他还不时用节俭下来的零花钱请同学吃零食,就是想和大家打成一片,成为好朋友。

    显然,他这次豪爽请客,也是打着多结交朋友的目的。

    只是他这年纪,显然还不懂受人尊重,靠给予小恩小惠是换不来的,有时候还会背道而驰,被人当成冤大头。

    “行,不过请客就免了,我顾哥纵横一中,还能让你请客,说出去都掉面。”顾恒思考了下,满口臭屁的答应下来,却拒绝了对方请客的要求。

    一次溜冰就得10块钱,他估摸着周胖这次怕是不止叫他一个人,没几十块钱应付不来。周胖也不是什么大富人家,其他受邀的人怎么想他管不着,但他不想占这个便宜。

    “那就说定了,我先去换身衣服,六点钟校门口集合。”周胖见顾恒答应下来,特兴奋,心想顾哥以前一直不肯带他玩,这次能请到老有面子了,以后出去吼一声自己是顾哥小弟,谁敢惹?

    …………

    五点五十,一身运动服的顾恒出现在校门口,高大挺拔的身影屹立,很是招惹了些目光。

    这个点,住家的基本上已经回家,住校的同学也脱下了朴素的校服,换上最靓丽的衣衫,三五成群的往校外走去,也只有这时候,女生到底有没有料才能被估摸个大概出来。

    “顾哥,这边这边!”

    循声望去,好家伙,周胖这是要大放血的节奏啊,男男女女加起来竟然有**号人。

    “你该不会把我们班同学都叫齐了吧?”顾恒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走过来打招呼

    刚才还叽叽喳喳讨论的同学立刻安静下来,没办法,气场比起他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小年轻强出太多。

    “没,要全叫上那我还不得破产?这个月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跟我爸要了八百块钱生活费呢。”周胖语气很平淡,但掩盖不住当中的小得意。

    果不其然,在场的除顾恒外,都忍不住暗暗咂舌,八百块,他们每个月生活费平均标准就三百左右,好一点的也不超过五百。

    “再等等,还差三个呢,是咱们班李红梅和她老乡,都是高三一班的,听说有美女还有学霸。”

    周胖说着,看了看表,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起来,就在有人小声嘀咕着“不等了”的时候,周胖眼睛一亮:“来了,来了!”

    顺着方向,所有男生的眼睛一瞬间,齐刷刷的跟着亮了,顾恒的眼睛更亮,死死的盯住当中一道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