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果果回来了
    工具找来,顾恒开始装模作样的修机,刚才围观游戏、等机子的一票人像是发现新大陆,一下子全跑过来围观。

    其实问题在哪顾恒已经差不多知道,刚才瞄了一眼就看见电源线外面的保护层都破损了,八成是被老鼠给啃坏的,里面的线稀稀散散的落在外面,没猜错的话就是电源线的问题。

    不过关键是,他不能这么简单的把解决给问题啊,接下来他还想和罗老板谈点生意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才能体现他的水平。

    熟练的拧螺丝,拆机箱,东瞅瞅,西看看,还拿着电笔这边点点,那边碰碰。

    十分钟左右过后,他把里面一些可以拆的东西拆了,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又重新装上去,最后才不紧不慢的把电源线接好,缠上黑色胶布。

    开机,信号显示正常,一切正常运行!

    “牛逼,顾哥,真没发现你还藏有这一手呢,虽然不懂,不过刚才看你在那拆,感觉特厉害。”

    郝建翘起大拇指,不明觉厉,包括罗老板在内的其他看客差不多都这表情。

    “小顾啊,我这边还有两台机子,你也过来帮我看下吧。”

    罗老板眯着眼睛笑了,打着精致的小算盘大义凛然道:“当然,绝不让你吃亏,以后你来我这上网全部两块五一小时,加上刚修好的机器,我给你一百整!”

    哎呦,抠的很有水平啊,连两块五一小时都扯出来了,要是按一台机器五十算的话,再加两台得收一百五,改成每小时便宜五毛的话,要上一百个小时的网才能把这五十的损失找补回来。

    最关键的是,那五十块不用掏现金,罗老板觉着没这么肉疼。

    顾恒也懒得拆穿,点头答应,他正想着和罗老板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呢,对方倒好,自个赶着送上门来了。

    “就这两台,今天上午还好好的,结果上着上着就断网了。那些电脑城的家伙死要钱,我怕被宰,就先放那,我这的机子有个怪毛病,有时候用着用着不行了,过个一天半天,再开机,嘿,又行了。”

    顾恒狂汗,这罗老板是在讲相声吧?怕被宰把赚钱的机子放那停着,想等它自然好,你当是女生来大姨妈啊,过几天自动回血?

    和门外汉交流就这点优势,什么时候都能找到满满的成就感。

    罗老板这一说,顾恒就已经明白个大概,一般时好时坏的机子,不用看都知道是有某些地方接触不良。

    一检查,顾恒还是没忍住在内心吐槽,这是得有多白痴啊,网线都被谁给扯出来了,能上网才怪?另外一台也没多大问题,是网线的插槽端断了个锁紧的角,才造成时好时坏的现象。

    顾恒一点不着急,打开电脑,在硬盘里面这刷新一下,那刷新一下,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删除了,然后不经意间把网线插上,一试,完美解决。

    另一台不太好蒙混过关,只好再次拆机,折腾半天,让老板找根网线来换上才算大功告成。

    一下子解决两台电脑,罗老板立刻安排等机子的人上网,然后拿出一张绿油油的百元大钞票递给顾恒。

    “我说罗老板,你这样不行啊,听我堂哥说,大城市里的网吧可是都有专门负责维修的网管,一有问题立马就能解决。”顾恒收了钱,脸上笑意浓了几分,开始下套。

    被说到痛处,罗老板一副愁苦模样:“哎,不是不想请,请不起啊,那些稍微懂点电脑的,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开口就要三四千,还要包吃包住,我这小店哪供得起?”

    顾恒接道:“找电脑城的人来不更狠?一次没个几百怕是应付不了吧?一个月要是出的问题多了,不比请网管更划不来?”

    “可不是?我这因为靠近学校,看着生意挺好,可每个月刨除维修费用,水电费,剩下的也就赚个辛苦钱。你想想,有什么工作是要一天二十四小时上班的?”

    罗老板的话,顾恒连标点符号都不信,不赚钱骗鬼呢?谁不知道这年头网吧的利润空间大着呢。

    静静听他装完逼,顾恒见火候差不多了,转入正题:“老罗,你看这样成不,我这技术呢,你也看到了,从今往后,你这的机器就由我来维修,不用包吃住,每个月一千五。”

    见罗老板露出意动神情,顾恒话风一转,装作很为难的说道:“不过你也知道我这情况,每天还要上课,只能趁午休时间过来进行维护,小问题自然是当场解决,大问题的话要等晚上下课,我再翻墙出来维修。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就点个头,我开你面子,中午牺牲点休息时间接了这活,不成的话也给个痛快话。”

    “这,能不能少点?你看你每天来店里时间也不长,就两三小时,我给你一千怎么样。”

    罗老板心里是千肯万肯,这不明摆着吗?三台电脑“修”好不到半小时,这技术比电脑城的要强多了,那些要钱的鬼哪次不是磨蹭个半小时才能修好一台?只是这工资方面吗,还可以再商榷商榷。

    顾恒很“为难”的犹豫半晌,咬牙道:“一千实在是太少了,不过既然你开口,我要不降一点也对不住咱两这交情,这样吧,我让一点,每个月一千三,不过以后上网的费用给我免了。你也不用再说,再说就真伤感情了。”

    “行,就这么定!”罗老板最终拍板,心里跟着出了一口气,有个专业的维修人员,以后就不用每天都空着几台待修的机子了,这一出一进,羊毛还是出在上网的人身上,毕竟是靠近学校,机子根本不愁没人用。

    敲定一笔生意,顾恒心情大好,陪罗老板闲聊了一会,又打着去买点电脑方面的书籍充实自己的幌子,跟死抠的罗老板掰扯半天,终于成功预支到八百块钱工资。

    预期目标全部达成,见郝建几人玩的正嗨皮,一点没要走的意思,他给几人买了两包烟,一人一瓶饮料,在几人喊着“顾哥阔气威武”的口号中,走出网吧。

    半小时后,他骑着自行车出现在另一家网吧:一网情深。

    花了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又敲定一笔月收入一千五的工作,并成功预支到八百块。

    搞定这两家网吧,顾恒没有再去别的网吧接着忽悠,主要是别的网吧离学校比较远,眼下高考在即,他不可能每天抽出太多时间去网吧修机子,毕竟高考才是目前的正业。

    兜里揣着近两千块,顾恒忍不住有点小得意,已经做好规划的他直奔手机超市,没有左挑右选,直接挑价格便宜的选。

    事实上也没的选,这年头别看手机一个个没颜值、没配置,价格却是死贵死贵,就他身上的这点钱,可挑选的范围真不多。

    十来分钟,他出了超市,手上多出一台九百多的带天线手机,据说可以当锤子用的诺基亚5110。

    “好了,一切都准备就绪,等过两天来就直奔银行去开户,把刚才看到的几个网站域名给注册,以后要是创业路不好走的话,就等着这些网站域名过下半辈子了。”

    顾恒把手机踹进兜里,蹬着脚踏车,如风一般的少年,踏上回家的路。

    出了水泥路铺就的市区,转入半是水泥路半是石子路的乡里,顾恒一路风驰电掣,享受着迎面而来的清新空气。

    半小时后,道路两旁铺着白色瓷板的小楼渐渐变少,红砖屋和山林、水田开始变多。

    没多会,又转过一个弯,眼前出现一个村落。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村落,一条不到三米宽的蜿蜒小路从村落不断往外延伸,沿路有一条水深不过膝盖的小溪哗啦啦流淌,两岸则是成片的林地,一亩亩鱼塘、水田……

    这就是我的家,生我养我的家乡!

    顾恒放慢速度,内心惆怅莫名,还记得小时候在溪里抓蟹,去田里挖泥鳅,去塘里捡田螺,在路边玩弹珠……

    儿时的童趣犹在心间,长大后却拼命的想要逃离这个落后的山村,想要在大城市里奋斗扎根,这就是顾爸和他这几辈人心中的梦!

    顾恒想到了顾爸,顾爸其实也一直想在涟水市安个家,在县国土局工作多年的他加上当年退伍的转业费,足以在涟水市购房安家,只是考虑到顾恒即将上大学的大笔开支,才一直没有付诸实际行动。

    顾妈为此劝过顾爸几回,说房可以先买,顾恒上学要是真差钱了,可以跟亲戚朋友先借点。

    骄傲的顾爸一直没有点头,他在几兄弟之间算是混的最好的,一直都是亲戚朋友羡慕讨好的对象,不到万不得已,他舍不下那个脸去借钱。

    而这个在市里安家的梦,因为顾恒的不争气,一直拖到顾恒年近三十才实现,那时候家里全部积蓄耗尽,又赶上妹妹即将上大学,要面的顾爸没办法之下,打起趁放假出去跑出租赚钱的念头,没成想竟然出了车祸,顾妈也因此高血压犯病……

    想起重生前接到的那个医院打来的电话,顾恒仍感到心有余悸!

    “果果(哥哥),果果回来了!”

    思绪翻飞间,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带着浓浓的乡村特色口音。

    顾恒扭头一瞅,只见不远处在溪边玩水的几个小孩中,一个梳着两条羊角辫的小女孩飞速上了岸,一路欢声笑语的小跑过来。

    “我的天,居然忘了这小祖宗,这日子没法过了!”

    看到那小丫头,顾恒回过神来,猛一拍额头,低声哀嚎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