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一本正经的瞎扯淡
    思念一起,似乎有点收不住,顾恒忍不住在想,这时候的肖潇在干什么,是同样在紧张备战高考?还是和闺蜜一起偷跑出去疯玩去了?亦或是像他一样,不经意间想起了儿时隔壁家的那个她(他)?

    等等,我似乎记得她的qq号,属于最早期申请的腾讯账号,只有6位数,比较容易记住。

    6位数的账号诶,貌似等过个几年,应该能值不少钱吧?

    忽然,顾恒愣住了,一个等号在脑袋里迅速成型:6位数qq号=钱!

    他思维开始迅速发散,记起如今国内互联网才刚进入发展期,貌似在网上有很多漏洞可以钻,也还有不少没被重视的资源在将来都可以换成真金白银。

    比如位数少的腾讯账号,比如淘宝、京东这些未来巨头公司的域名……,等到若干年以后,就是可以让人一夜暴富的资本。

    思路一发散,根本停不下来!

    顾恒原本只想和肖潇建立联系,却不曾想通过一个qq号,联想到一条发家致富的捷径,越想越是激动。

    这就是先知先觉的好处,只要操作得当,抢占一个小小的先机,就能带来巨大收益,虽然短期内看不见回报,可架不住他成本低啊,像申请qq号,完全就是零成本。

    不行,等不及了,得赶紧行动,那些牛逼的域名要是被人给抢先注册到,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十来分钟后……

    顾恒和王凯等几个杀马特来到学校附近的“蓝月亮”网吧,原本他是没想和王凯这些人搞到一起去的,不过后来对方说郝建已经先去网吧包了机子,他才跟着一块来了。

    网吧面积不小,有七八十平的地儿,不过受限于这年代的电脑价格,总共才摆了约莫三十台左右的古董机子,显得比较宽松。

    从环境卫生,到摆放格局,再到硬件配置,这间网吧比起顾恒记忆中几年后的网吧,各方面都能被虐成渣,不过生意却是异常火爆,机子几乎全被占满,四周还乌央乌央的挤着不少排队等机子的围观群众。

    抽烟的,叫喊的,好家伙,比菜市场还热闹。

    顾恒一路看过去,全都是玩游戏的,石器时代,反恐精英,low到爆的画面和卡到想死的游戏体验,却让这些人玩的如痴如醉。

    他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也曾是这里面的一员,每个月生活费最少有一半交代在这里面。

    “顾哥,王凯,这边这边,已经开好机子了……”

    没走两步,顾恒瞧见了“小贱贱”,手中鼠标正点个不停,不忘招呼道:“快进房间,刚刚和别人组了一局,被鞭尸了,赶紧跟我组局杀回去。”

    “你们玩吧,我有点事要先忙。”

    正大杀四方的郝建同学陡然间睁大眼,一不留神,游戏角色就被人给干翻了,他浑然没在意,只是怔怔的望着顾恒。

    这还是我印象中的顾哥吗?是那个一到放假期间就马不停蹄跑来网吧玩游戏,不把兜里最后几块钱花完绝不回家的顾哥吗?

    果然,顾哥彻底变了,已经不再是我记忆中的顾哥了。

    郝建满脸幽怨!

    顾恒没有搭理这货,操起桌上的劣质鼠标,打开了qq界面。

    五秒过去了,十秒过去了,好不容易终于进入登陆界面,输入账号,密码……

    号还是那个用了十多年的账号,只是上面的好友列表中只有可怜的几个,而且如今的qq差不多就是一个纯粹的聊天工具,没有qq空间,微博,qq游戏等众多功能。

    咦,等等,好像又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顾恒愣了下,依稀记起如今的腾讯还处在拼命囤积用户的时期,后来正是因为先后推出qq游戏、空间等功能,才奠定互联网霸主之一的地位。

    是不是可以捷足先登,来个截胡?

    想了想可行性,顾恒一脸颓然,选择放弃,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2001年的腾讯虽然还称不上霸主,可也开始崭露峥嵘,拥有上千万的用户规模,依靠这个平台,只要推出抢眼的新功能,口碑发酵之下,用户规模自然呈几何倍数暴增。

    而顾恒却缺少这样的根基,没有一个这样的平台,哪怕是推出再牛逼的游戏和功能,最终也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转眼就要被人抄袭过去嫁接到他们自己的平台上去。

    哎,空有一身洪荒之力,却无用武之地!

    顾恒有点小沮丧,不过很快又心情好了起来,终于要联系上肖潇了,想想那个爱笑的长腿女孩,他踌躇满志。

    待会该聊点什么好呢?毕竟有好几年没见了,她要是问我怎么知道她账号的,我该怎么回答呢?她要是跟我含蓄的表白,我是该答应呢,还是小小的矜持一下呢?

    然而,事实证明,顾恒是真的想太多,搜索到的那个账号是灰色的,没在线,只好郁闷的先将好友申请要求发送出去,并霸气留言:还记得你家隔壁老顾吗?

    准备好的撩妹技能没派上用场,顾恒化悲愤为力量,开始申请qq账号,准备将来当一回“号贩子”。

    结果还是很悲催,连着申请七八个账号,七位数的居然只有两个,六位数账号更是一个都没。

    难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不宜出行?

    本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想法,顾恒郁闷的从背包里掏出纸笔,记上了两个七位qq号的账号和密码,然后打开网页,准备申请注册域名。

    第一选择,没有丝毫犹豫,果断是狂拽酷霸叼炸天的淘宝域名。

    呦呵,居然成功了,没被抢先?

    经历刚才的一番挫败,顾恒面对突如其来的惊喜有点措手不及。

    他可是知道,在这个年代,早已经有牛人拿着新华字典把很多可以组合在一起的短域名都统统抢注了,没想到还能被他捡这么大一个漏。

    “嘿嘿,小马哥,前世都是我在你家消费,这回嘛,有的瞧了,等过两年,就该你掏钱来找我买域名了。”

    顾恒得意的点击确认,紧接着弹出来一个界面,让他险些一口老血喷到桌面上。

    啥,申请域名居然要交钱?几十块一年,可以网上支付?

    我信了你的邪,我一个月生活费才两三百,到月底就成月光族了,上哪给你弄钱?还网银,一高中学生谁去弄这种压根没普及的东西?

    不行,绝好的机遇摆在面前不能错过,没钱就去借,没开网银就立马去开!

    今天星期几来着?我靠,周日,银行关门!

    顾恒此时有了砸机器的冲动,今天怎么这么背,诸事不顺。

    “砰、砰!”

    一语成谶,真的有人砸机了。

    不过不是顾恒,是不远处一小年轻,一只铁砂掌对着机箱一通猛拍,嘴里大嚷着:“老板,你这什么破机器啊,正玩的嗨呢,居然给我直接黑屏。”

    “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马上打电话叫人过来修理,你先等等,待会给你免费两小时。”

    网吧老板听到声音后跑出收银台看了下,赶紧连声道歉,他也知道这些学生才是网吧的主流消费群体,可不能得罪,只是在说到免费两小时的时候,却是满脸肉疼。

    配置低,网速卡,价格贵!

    这是互联网刚兴起时网吧的共同特点,尤其是在涟水市这种网吧才刚普及的边陲小城,一个小时就要三块,免费两小时就六块钱呢?

    啥,你说六块钱不算啥!

    知道现在一斤猪肉多少钱吗?也就六七块,赚钱的人抽烟都是以两块的红豆、芙蓉居多,那种可以用来撩初中小妹的长辣条,更是一毛钱可以买两根。

    当然啦,说到底还是老板抠,好歹也是经营一网吧的小老板,连网管都不招,出了问题还要打电话叫电脑城的人过来修。

    很快,顾恒发现错怪老板了,不是老板抠,而是这年头懂电脑维修的人才太吃香,一家只有二三十台电脑的网吧很难请得到一个真正懂电脑的人才。

    如今正是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候,对这方面的人才需求极度旺盛,有大本事的,留在大城市里发展,有点小本事的,自己开个维修店当老板,不比给人家当网管舒服?

    “什么,可能是主机出问题了?开机箱起码就得一百,发现别的问题还得另算?你怎么不去抢!”

    老板气冲冲的挂断电话,对于一个把六块钱都看的很重的人来说,你拆个机箱就得一百起,不等于要他命?

    老板又拨打起别的电话,得到的回复让他又一次变成关公脸,上门服务服务起步价就五十,发现其他问题再另算,而且还得先等两小时,那边正接待大客户。

    “罗老板,我看你也别打电话了,这电脑我会修,修好给我50就成,修不好一分不要。”

    顾恒是这的常客,知道老板姓罗,看他火急火燎的样子,已经摸准了脉络。

    好歹前世也是学的计算机,还干过程序猿,虽不是修理工,可经常和电脑打交道,很多问题足以自行解决,他有很大信心能解决罗老板眼前的难题。

    刚才玩的还好好的,如今就黑屏了,要是里面元件没烧坏,八成是某些地方的线路松动。

    说出来可能不值一提,但对在座一干门外汉而言,这点小知识就是金钱。

    “你?小顾,你可别拿我开刷,我还能不知道你?在我这都上过这么多回网了,也没见你懂这方面的。”罗老板有点横肉的脸上闪过一丝狐疑,有点不大相信。

    郝建也是不大确定的低声开口:“顾哥,你真懂这玩意?”

    “这有什么,我堂哥可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学的就是计算机,现在在燕京一家大型网络公司工作。去年过年我就在他那玩了一个寒假,跟他学到不少东西,他还亲手教过我修机器,全是他朋友家的电脑,都找他帮忙修。”

    顾恒一本正经的瞎扯淡,名牌大学的堂哥?他顾家这一代就他学历最高,几个堂哥都是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

    话中水分很足,纯属瞎编乱造,但确实能唬住人。

    听听,名牌大学,燕京,大型网络公司,听着多高大上?而且有板有眼,不像是假的。

    “别磨蹭了,赶紧的给我去找工具,再说,修不好又不收你钱,你还怕我讹你啊?”

    顾恒不耐烦的挥挥手打断罗老板的犹豫,表情特淡定,一副我帮你修机是看得起你的模样。

    “那哪能?这附近上网的,谁不知你小顾的名声啊!”

    罗老板还就吃这一套,越不拿他当回事,嘿,他还越觉着你是真有本事,屁颠屁颠跑屋里找工具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