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记忆中的隔壁老肖
    继“多听听力多睡觉”所引发的轰动“笑应”之后,第二天的语文课上,顾恒又小小的出了一下风头。

    身兼语文老师一职的班主任老刘眯着他那双颇具特色的绿豆眼走进教室,发完卷子后就开始对顾恒一通狠夸,说他作文写的文采飞扬,且见解独到,被选为这次模拟考试的优秀范文之一。

    何为优秀范文?就是有资格被学校拿去投稿,将来有可能被选上《新概念作文》的文章。

    对此,身为班主任的老刘深感欣慰,觉得自己前些日子把顾恒叫到办公室谈心,总算是把这个班里的叛逆份子给重新掰直,让顾恒重新走上了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康庄大道上。

    唯一有点惋惜的是,顾恒醒悟的有点太晚,要是早个一年,以顾恒的底子,重点大学不说十拿九稳,也是差七不差八,现在嘛,估计是只能保二本争一本了。

    同样,顾恒对这次考试的作文写作也很满意,前段时间死记硬背的华丽辞藻和名言警句能够活学活用的派上用场,简直是太有才了。

    也是,想当年也是以全乡前十的成绩考进的市一中,智商能差?

    这一次的模拟考除了让顾恒重拾对高考的信心外,另外一个收获就是终于可以拿着真正的成绩单回家交差了,从此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他去给打印店交钱了。

    语文122,英语103,数学97,理综182,总分504!

    这分数相比他以前拿回去的成绩单,看上去是没那么华丽,但关键是,这是实打实的千足金啊!比上次摸底考试的真实成绩,足足提高了有62分呢。

    ………

    摸底考试过后没两天,迎来了为期三天半的月假,虽然不长,顾恒却已望眼欲穿。

    想想那个家,想想顾爸顾妈,顾恒心窝顿时暖暖的,能够在父母两鬓未白之前多听听他们的唠嗑,感觉真好。

    带着归心似箭的心情,顾恒总算是熬完了最后一节课,带上早已经收拾好的几本书和最关键的成绩单,随着拥挤的人潮走出教室。

    校园的小道上,顾恒哼着轻快的小曲,悠闲漫步。

    重生以来,他到现在才真正习惯高中生这个身份,以一种高龄学生的眼光,悄然打量着这座才来没多久,又即将毕业离去的母校。

    沿袭着**十年代老式的建筑风格,学校的楼层普遍不高,岁月侵蚀下的宿舍楼和教学楼略显灰暗,一幅幅备战高考的横幅随处可见……

    一切,都充斥着这年代的韵味,不张扬,不浮夸!

    绿荫小道上,三三两两的人群背着书包,提着行李,准备回家。

    在这年代的涟水一中里,是很难看到牵手漫步的小情侣的。没办法,学校抓得严,稍微有点小苗头就要叫家长,敢顶风作案的人确实不多。

    当然,害群之马无论什么时候都难以避免,就比如眼前:几个留着杀马特发型的小年轻勾肩搭背,目光在来往的女学生身上不断游弋,还不时的咂着嘴评论一番,偶尔碰上个身材有料或者颜值较高的,更是会响起一片口哨声,惹得过路的小美女们一片白眼或是一片红脸。

    “多么淳朴的校风啊,再往后推十年,这样的场景怕是很难见了!”

    顾恒心下不由感叹,哪怕是偶尔瞥见的一个个足以毁三观的西瓜盖、汉奸头型,也是觉得…

    额,这个真心没法违背良心去褒奖。

    在如今港、韩风还没吹进三线小城市的年代里,眼前这些足以让后世青少年做恶梦的头型,俨然还在涟水市这个边陲小城的中学里大行其道。

    要不是顾恒前段日子才去剪了个精神的短发,顶着个三七分头型活了十来年的他也是其中的一员。

    算了,还是不提那些逆流成河的悲伤往事了!

    顾恒摇头一笑,哼着小调往车棚走去,身为有一辆变速自行车的有车一族,他节假日自然是骑车回家,十几公里的路程,两个轮子刷刷的,几十分钟就到家了。

    “顾哥,这边这边,就等你了!”

    没走几步,顾恒冷不丁听到有人在喊,回首一看,脑门子顿时一头黑线,这不是刚才调戏过路女学生的害群之马吗?怎么听称呼好像和自己还很熟的样子?

    “顾哥,不记得我了?上次在蓝月亮网吧,你教训三中那几个小瘪三时,给你呐喊助威时嗓门最高的。还有那次,你在食堂里盯着我们班的班花林倩猛瞅,是我给你出招,让你写情书送花来着。”

    顾恒脑门上黑线更密了,丫的这谁啊,会不会说话啊,有这么捧人的吗?

    思绪转动间,终于记起这人,好像叫王凯来着,是小贱贱的老乡,被他能打的特长给彻底征服的家伙。

    如今一心只想圆顾爸大学梦的顾恒没兴趣和这群杀马特搞在一起,假装不认识他们,板着脸继续往前走。

    “顾哥,上次那事真不怪我,谁想到林倩那么装,我只是稍微跟她提了下你,她就当着全班同学面吧唧吧唧说了一大通,让你没面儿。要我看,林倩其实真的不咋滴,除了一张脸,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要不这样,我给你另外介绍一个,四班的,腿特长,跟港片里那个姓莫的女明星一样……”

    王凯没弄明白状况,依旧在那喋喋不休,受到古惑仔这部港片熏陶,他最近有点走火入魔,一心只想跟着顾恒这样能打的老大闯荡江湖,大杀四方。

    腿特长!

    听到这词,顾恒脚步猛然一顿,一段尘封已久的记忆随之打开,一个长腿知性女孩的形象逐渐立体化。

    当然不是王凯口中那什么四班的,是一个顾恒这辈子除了父母之外,觉得最为亏欠的人,肖潇。

    记忆中,两人曾是邻居,小学、初中都在同一个班。

    小学时,肖潇是他的跟屁虫,两小无猜,经常玩着过家家的游戏,虽然总被调皮捣蛋的顾恒给弄哭,却从没有因此生分过;

    中学时,因为懂了男女有别的概念,青梅竹马的两人开始若即若离,想亲近,却又害怕流言蜚语,想形同陌路,却又不情愿。

    等到即将步入高中时,以为终于长大了,可以在另一个地方有所邂逅的时候,肖潇父亲却因为承包煤矿发了财,全家搬去省城,就此断了联系。

    记忆中,在大学时代的某个夜晚,那个印象已经随着时间开始逐渐模糊的女孩,不知通过什么渠道知到了他的qq号,发过来好友申请,留言很霸气:还记得你家隔壁老肖吗?

    记忆中,大学时代的肖潇就已经出落成了水灵的大白菜,有一双傲人的大长腿,身材很有料,空间里但凡晒出照片,下面总是一片色色的表情和女神求交往的回复。

    …………

    记忆中,顾恒创业失败后,看到过一条借钱考验真朋友的新闻,然后很傻很天真的群发了一条短信借钱。

    最终,他只剩下了三个真朋友,一个是堂哥,一个是大学里曾帮助过他的学长,一个则是肖潇。

    而在第一时间里回复他信息的,也是肖潇。

    记忆中,在他三十来岁那年,打算从广省辞职回湘市发展,搬家的时候从某个旮旯里找出一本肖潇早年在他生日时送的书,在那本从没翻动过的书里,掉下一张小纸条,上面赫然写着:要是到了三十岁,我们都还没找到适合的另一半,就凑合着在一起过吧!

    回忆就像泄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顾恒想起了许多曾经被忽略的许多细节,比如那个女孩在大学时代,和他从新建立联系后所表现出的欢呼和惊喜,总会时不时的以诸多看似合理却经不起推敲的理由,跑他学校来玩,又或者是邀请他去她的学校参观……

    只是,这一份原本可以很美好的情感,却因为顾恒的原因,没能画下完美的句点。

    在翻出那张纸条前,他尽管也对肖潇有过非分之想,可因为对方的优秀,因为那点敏感的自尊,从不敢去主动表达。

    他一度不自信的想着,肖潇对他的亲近,只是源于曾经的青梅竹马,只是一份比好朋友要更亲密一点的关系,要是会错了意,把谜底去揭开,反而会弄得双方都尴尬。

    后来等步入社会,懂得更多人情世故的他考虑到两人家境等各方面的差距,更加不敢往那方面想,转而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打拼事业上,希冀着能有一天,以一个功成名就的耀眼身份出现在肖潇眼前。

    结果可想而知,在创业失败后,他彻底沦为了loser,自卑之下,一度都不敢去参加有肖潇出现的初中同学聚会。

    直到,那张已经泛黄的纸条被翻出,明白那个女孩早就已经表露过心意,明白对方之前所有的亲近,都是在含蓄的表白后,他再想去挽回,却已然太晚。

    一个女孩,能有几个三十,又哪里还有勇气,去花更多时间,坚守一份得不到回应的感情?

    那一年,肖潇已经三十多了,在不久之前,服从了家里的安排,选择嫁人结婚。

    肖潇结婚的时候,顾恒并没有收到邀请函,那个曾经每天都要来他空间里踩踩,顺带发几条调皮评论的头像,也彻底的黑了。

    顾恒知道,那是对他无言的抗议,是对他彻底的失望!

    他还记得,那天他通过初中的同学群,找到了一张肖潇在酒席上的照片,从她的脸上,并没有看到那个笑起来就会浮现的浅浅小酒窝。

    那天,顾恒无限单曲循环着一首《来生缘》,花了整整一天一夜把那本书看完,不吃不喝,整整抽了三四包烟,再然后,他闻着烟味就想吐,把烟给戒了。

    对肖潇,尽管没有以恋人的身份一起相处过,但顾恒却始终无法释怀。

    或许,这里面有一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的因素在作怪,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平静而又美好的期待,是一种远比好友要更亲密的微妙情愫。

    对那个前世默默陪伴多年的女孩,顾恒除了觉得亏欠良多之外,更想为那份沉甸甸的情感,在今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这份在前世三十多才读懂的告白,让顾恒早已成熟的内心再次被撕开一道豁口,一种叫做“悸动”的情绪,悄然淌了进来。

    他忽然有种强烈的渴望,想再见一见她,那个笑起来总有酒窝浮现的长腿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