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多听听力多睡觉
    高中时代,顾恒不大不小算是一名人,虽然走上社会后,名人成了人名,但这并不妨碍他偶尔回想起高中以前的那段光辉岁月。

    至于为什么说是名人,这里头可有说道。

    首先,他中考时是以全乡前十的成绩进入市一中的,而最富戏剧性的是,他这位学习尖子生在高中三年,成绩从入学分班考试的年级前二十,直线掉到如今的200名开外,就差没被直接踢出重点班。

    这样巨大的反差总是免不了非议,名声自然也就传开了,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

    其次,在2001年这个还不以家境穿着论成败的淳朴年代里,高中生涯中最吸引眼球的,除了学习尖子外,有特长的学生也是能搏出位的。

    比如说会谈个吉他,篮球打的特别好,诸如此类,总是能让不少纯情小女生心怀乱撞。

    顾恒的特长不属于上述分类,他的特长有点特别,就一项,特别能打。

    从小被当过兵的顾爸特训,顾恒体能本就有点小变态,再加上会那么几招简单的军体拳,就导致他曾经荣获过1v4完胜的光辉战绩,被众多一起逃课上网的朋友们捧为“顾哥”。

    其风头最盛时,名声一度流传到外校,在二中、三中甚至还有一批人打着他的名号出去招摇撞骗,开口第一句必然是:我跟顾哥混的。

    以上种种,就铸就了顾恒高中时代的江湖地位。

    虽然在老师眼中,他是彻彻底底的堕落,但在不少学生眼中,能打的顾恒,浑身上下都充满“叛逆”的味道,他甚至还因此收到过这辈子有史以来的第一封情书。

    不过,在距高考这最后的两个月里,“叛逆”的顾恒画风有点突变。

    最先发现顾恒改变的是和他同宿舍一个一起翻过墙、翘过课的死党。

    这位几乎不敢向外人介绍自己名字的郝健同学,在某次凌晨五点多起床去嘘嘘的时候,讶异的发现旁边的操场上竟然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奔跑。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没睡醒,这时候顾哥要是刚从网吧回来,或者是抱着一本小说在被窝用手电筒照着看,他一点都不奇怪。

    可这个点起床晨跑,这么励志的事情怎么可能和他家顾哥扯上关系?顾哥自从迷上游戏和小说,并且顺利把他也领上道后,能保证上课不打瞌睡就不错了。

    晨跑?我虽然读书少,可你特么也不能逗我!

    于是,不信邪的郝建蹬着一双人字拖往操场走去,当看到顾恒大汗淋漓的挥手喊他“小贱贱”时,他顿时在风中凌乱了。

    第二个发现异常的,是他的同桌胡静,一个带着眼镜、话不多,却因为个高只能和顾恒这些爷们坐后排的青涩小姑娘。

    同桌半年多,胡静基本上没怎么主动和顾恒搭过话,只是偶尔会脸红着用胳膊肘推一下他。

    而这时,顾恒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桌子下的小说藏好,一本正经的盯着桌上早已准备好的课本看,等到窗外巡查的班主任走后,又继续沉溺到小说的世界中去。

    但这些在每天几乎都会发生几次的小插曲,在最近忽然停止。

    胡静讶异的发现,顾恒抽屉里的几本小说不知何时被扔进了垃圾桶,换上的是成堆的高考模拟卷。

    除此之外,还每天疯狂恶补那些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点。

    这些点滴变化,慢慢的也被其他人留意到了。

    只是在这争分夺秒的最后冲刺时刻,每个人都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半用,谁还有多余的心思去关心别人的变化?甚至就连授课老师都懒得管他上甲课做乙事的行为了。

    这一切,直到顾恒重生后的第一次月底模拟考试结束……

    2001年5月29,又是一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除了极个别常年霸占年级前几名的学霸依旧从容淡定外,刚完成一次模拟考的学生们内心都有些许忐忑。

    害怕考的分少了,放月假回家被骂几句还算好的,要是来上一顿爸妈的“混合双打”,那可就要了亲命了。

    顾恒不是学霸,或许曾经勉强算是,但现在显然不是了,所以他内心也是有点忐忑的。

    一来是终于可以验证下自己有多少斤两,二来则是纠结着,要是这次考砸了,难道又要去打印店重新打一份成绩单拿回去交差?

    上午八点半,上课铃声响,教师里鸦雀无声。

    按照惯例,月底模拟考后两天左右,一般各科老师都已经批改完试卷,接下来就是公布成绩并且讲解试卷习题的时间。

    掐指一算,今天也该到了发试卷的时候。

    顾恒四下瞅了瞅,班上一片愁云惨淡,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貌似比清明回家去“上坟”还要来的沉重。

    “蹬、蹬、蹬……”

    教室外,脚步声响起,一身黑色筒裙的英语老师走了进来。

    英语老师姓龚,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没留在繁华的大城市工作,而是在老家涟水市当了一名光荣的人名教师。

    喜欢让人称她为miss龚的龚老师今年还不到三十,经过大城市的熏陶,打扮穿着也比较时尚,再加上可以打个80分的样貌和85分的成熟身段,曾是学校里不少男生心中的女神。

    没办法,肉丝加短裙,对这个年代没经历过岛国片熏陶、且荷尔蒙极度旺盛的青涩少年来说,诱惑实在太大。

    顾恒犹记得,他人生第一次大半夜起来换内裤的经历,梦里出现的对象就是这位miss龚,貌似也是如眼前这般,穿着筒裙肉丝来着。

    不过显然,今天班里的男生荷尔蒙分泌似乎有点不正常,视线并没有在miss龚的肉丝上滞留太久,而是齐刷刷的瞄上了她的胸。

    额,更准确一点的说,是她捧在胸前的那一堆试卷。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

    这一刻,是展现真正实力的时候了,大家都在紧张的期待着。

    察觉到大家的目光,当班长站起来准备高喊“standup”的时候,miss龚挥手制止,把试卷随手递给前排的英语课代表。

    “王磊、李娟……”

    被点名的同学依次上去领试卷,回到座位后四周会同时探过去几个脑袋,时不时某个角落还会发出一声惊叹:“哇,xx,这次英语这么难,你居然考了这么高的分。”

    顾恒虽然也比较在意自己第一次月底模拟考的成绩,但表情还算平静,周围的同学见怪不怪,因为他这个“叛逆份子”英语基本上就没有超过70分的,认为他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顾恒!”

    顾恒起身,走上讲台去拿试卷,从英语课代表极度诧异的眼神当中,他估摸着这次英语成绩应该不是太差。

    “哇,我没看错吧,顾哥你居然考了103分。”

    回到座位后,周胖子瞄了一眼,那双小眼睛立刻瞪圆,杀猪似的怪叫声响起。

    随后,一大片目光齐刷刷的探过来,有不屑,有鄙夷,还有几个老是喊顾哥的,则是满脸的敬佩。

    原因不难猜,一个每次考试能考60分就算不错的学生,突然某次考试考了一百多分,是个人都会觉得有水分,十有**是作弊。

    “你真厉害!”

    眼镜妹胡静夸了一句,随后敏感的察觉到什么,红着脸急忙解释:“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考试排座时我就在你后面不远,我知道这是你的真实水平。”

    “没关系,我心里有数。”

    顾恒微笑着回应,听出某些弦外之音,考试坐我后面不远,要是没观察怎么知道我没作弊?

    虽然心理年龄已过三十,但对于异性的关注与欣赏,他仍觉得很受用,哪怕这个异性在他看来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

    试卷发完,miss龚站上讲台,先是就本次摸底考试大体总结了下,最后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发现,咱们班的同学在听力和写作这一环节上都有些薄弱,尤其是听力部分,全班居然只有一个同学拿满分。”

    “谁?”

    一片惊呼声过后,大家开始摇头四望,想要找出miss龚所说的那个听力满分获得者。

    对于这个学习氛围很浓的年级重点班来说,能够让他们叹服的,只有在学习上能压倒过他们的。

    至于什么能打,能唱,能泡妞之类的,虽然会羡慕,却不会佩服。

    “顾恒,接下来就由你给大家讲下,该怎样提升听力水平吧?”

    miss龚话音刚落,顾恒桌子上就多出一只白白胖胖的肥猪手,“刷”的一下,卷子不见了。

    “我去!听力居然是满分,咦,作文也是满分?顾哥,你打鸡血了,这么猛?”

    周胖的怪叫声让顾恒苦笑不已,要是换个地方,他保准又要忍不住去蹂躏对方腰间的游泳圈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周胖的插科打诨,算是帮顾恒洗清了作弊的嫌疑,试问全班唯一的一个听力满分,他去抄谁的?

    做过一模一样的习题?别开玩笑了,月底模拟试卷都是由几位高三老师出的题,听力部分也是由老师录的音,去哪找一模一样的?

    顾恒不紧不慢的站起来,事实上他也早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毕竟一个人突如其来的改变,总是会引来一些议论的,就像当初他成绩一落千丈时一般。

    再说,他现在的字迹和以前的相比,也是有了不小的变化,这些改变落在有心人眼里,不难发现端倪。

    顾恒没想过去遮掩什么,有些东西也没法去遮掩,就拿字迹来说,你让一个三十岁的人再去模仿他高中时代的字迹试试?顾恒自问是做不到,尤其是在一场限定了时间的紧张考试中。

    “咳、咳……”

    清了清嗓子,在大家期盼的目光中,顾恒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我也没什么诀窍,总的来说,我认为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很重要,那就是:多读书,多看报,多听听力多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