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三章 图腾柱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于这些充满了浓郁印第安风情的手工艺品,杨靖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当然,他也相信,如果要是格格也在自己身边的话,那么她此时已经欢笑着扑了上去,然后掏出口袋中的钱,把这些漂亮的工艺品全都打包买走。

    没错,以格格的性格而言,她绝对会这么做。

    同样,为什么两个人会最终走到一起呢?两个人有着相同的眼光和爱好无疑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所以,杨靖在看了一遍这些充满了异域风情的手工艺品之后,站起来非常气势的对摊主说道:“麻烦你把这些可爱的工艺品全部打包,我要包圆你所有的手工艺品!”

    相比于老约翰的那些马具,杨靖更喜欢这些手工艺品,而且这些手工艺品拿回去送给朋友当礼物,也是非常棒的一种选择。

    印第安老板似乎没有听懂杨靖的话,又或者是以为杨靖在开玩笑,所以很迟疑的问了一句:“抱歉先生,您能再说一遍吗?”

    克里斯笑呵呵的站了出来说道:“你刚才没有听错,你也不用怀疑,我们的boss确实是要买下你这里所有的手工艺品。”

    克里斯的话让那位印第安老板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样拥有着黑头发黄皮肤的亚裔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印第安老板兴奋的冲着旁边的伙伴大叫了起来,当然,他说的是印第安土著语,即便是克里斯他们也听不懂。不过从周围那几个印第安摊主的表情和动作来看,他们显然对于伙伴的这笔买卖也很高兴,所以他们是过来帮忙的。

    这位印第安摊主的手工艺品一共有大约一百五十件左右,此外还有三匹树皮布,全都让杨靖给包圆了,仅仅才花了一万多美元。

    杨靖琢磨着这些纯粹的手工艺品要是拿回去送人的话,似乎有点不太够,于是他豪气的一挥手,附近四个印第安摊位的那些手工艺品也全都被杨靖给包圆了。

    总共五个印第安摊位,所有的手工艺品加起来也不过才花了杨靖五万多美元。

    这点钱对于杨靖来讲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些印第安人来讲就是一笔非常大的收入了,因此这几个印第安摊主都对杨靖的大方表示极度感谢。

    不过,当一位一个岁数挺大的印第安老人拿出了一根暗红色的小型图腾柱之后,杨靖的眼睛都有点直了。

    杨靖知道,图腾柱是一个印第安部落中最重要的物品,眼前这位印第安老人拿出来的图腾柱虽然只是一个微型的,但也是极为罕见的。

    事实上,“图腾”这个词,本来就源自北美印第安鄂吉布瓦人的方言“totem”一词的音译,意思是“他的亲族”。而对于印第安人来讲,图腾崇拜是原始宗教的最初形式,大约出现在旧石器时代晚期。

    图腾崇拜的核心是认为某种动物、植物或无生物和自己的氏族有血缘关系,是本氏族的始祖和亲人,从而将其尊奉为本氏族的标志、象征和保护神。印第安人是对除爱斯基摩人外的所有美洲原住民的总称,其族群构成相当复杂,图腾也是多种多样的。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天界雷鸟,天界雷鸟在印第安人的传说中,雷鸟是“天界”的主人,它能让自己隐形,以狂风的形式出现,出现在印第安人的冬节上。通常在图腾柱上,雷鸟都会雕刻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雕成两部分,上半部是一只巨翅张开的鸟,喙为勾状,样子像鹰;下半部是两两相靠的四个立人,圆眼,鼓凸着,大嘴,嘴角下坠,**裸露,手掌向外,两臂贴身垂落。

    当然,除了雷鸟之外,还有其他更多的图腾。

    北美印第安人的图腾大多是动物,其次是植物。一个部落多分几个不同的图腾氏族,图腾相同的氏族彼此视为亲属。图腾相同的氏族,互相不能通婚。

    许多氏族把图腾的形像雕在木柱上,制成“图腾柱”,一般的图腾柱都在三十米左右的高度,但也有的高度能够达到六十米。这些图腾柱一般竖在村子最醒目的地方,作为氏族的标记,有的氏族在用具和住房上都绘上图腾标记。举行的舞蹈仪式常以图腾为中心,跳舞的人还要穿戴模拟图腾的面具和服饰。

    虽说图腾柱在北美洲西北太平洋沿岸的印第安人聚集区最为兴盛,但在美国或者加拿大的其他印第安人聚集地,这种图腾柱依然不少。

    就好像这位印第安老人拿出来的这个微型图腾柱,应该就是当地印第安一个氏族的图腾崇拜,哪怕只是一个微型的图腾柱,可也是极为珍贵的。

    这个图腾柱只有大约四十厘米高,碗口粗细,上面雕刻着有四种不同的动物,不过杨靖怎么看也认不出来这四种比较抽象的动物是什么。

    不过这根微型图腾柱显然是一个有年数的老物件了,暗红色的材质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木材打造的,但重量却是极为沉重,杨靖感觉甚至不比紫檀木轻多少。

    而且上面的包浆也非常浑厚,绝对是传承了很多年的老物件。

    看到这位印第安老人微笑中带着一丝期盼的表情说着一些自己听不懂的土著语,杨靖也是有点迷惑。

    刚才第一个印第安摊主立刻就给杨靖翻译道:“玛祖鲁鲁说,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照顾,而且玛祖鲁鲁还问您喜不喜欢这根图腾柱,如果您喜欢的话,他希望能够用三万美元的价格卖给您。”

    杨靖疑惑的问道:“他舍得把这根图腾柱卖给我?”

    那位印第安摊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部落都知道,这根图腾柱是玛祖鲁鲁的祖父在他年轻的时候,从野外带回来一个被蛇咬的俄罗斯人,只可惜那个俄罗斯人最终没有能救过来,这根图腾柱就是那个俄罗斯人的,最终被玛祖鲁鲁的祖父得到了,一直保存在玛祖鲁鲁的家里。前段时间玛祖鲁鲁唯一的孙子因为盗窃被拘捕,需要不少的钱来保释,所以玛祖鲁鲁这才不得已想卖掉这根图腾柱。”

    顿了顿,这位印第安摊主又说道:“我们部落中都知道玛祖鲁鲁家的这根图腾柱,这根图腾柱最起码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甚至可能还要更悠久,而且这根图腾柱还是用‘manzanita’木头雕刻出来的,现在这种木头在美国已经不多见了,而且禁止采伐,所以这根图腾柱就更珍贵了。”

    “manzanita?”杨靖嘀咕了一句。他只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挺熟悉的,于是把手里的图腾柱放在了一边,冲着那位印第安老人微微一笑,做了一个稍等的手势,这才掏出电话来给林丹打了过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林丹和胖子两个人就小跑着过来了,胖子气喘吁吁的双手扶着膝盖喘气,而林丹则被杨靖一把给拉了过来。

    “我记得你好像给我提过一种木材,叫做manzanita。”

    “是啊,怎么了?”

    “我需要这种木材的详细信息。”

    一听这个,林丹耸了耸肩膀说道:“没错,这种manzanita树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树木,因为这种树只生长在南方某些拥有微气候的地方,此外在美国西部海岸和墨西哥的山中,也有一些这种树。在旧金山北边的门多西诺国家森林公园中也有一些这种树木,但数量很少。这种树的有些品种甚至属于高度濒危物种,全美都禁止采伐,是受保护的,很珍贵。”

    顿了顿,林丹继续说道:“这种树木拥有最光滑的树皮,其颜色范围从橙色到红色。而且随着树的生长,其分支会冲着各个方向生长,因此看起来有着非常独特的扭曲。正是因为这种树木拥有这种极为特殊的造型,使得 manzanita 完美呈现的树枝形态已在家居装饰中受到欢迎。更不用说其树木躯干及根瘤部分是很多雕刻艺术品和车木艺术品的最好木料了。此外,manzanita是世界上已知树种中属于最硬的木料之一,它的简卡硬度可以达到2350磅,在世界通用家具木料硬度表中排序第七,你们华夏人最喜欢的紫檀木的简卡硬度才2940磅,大红酸枝木的简卡硬度才2260磅。”

    听到林丹的解释,杨靖心中明白了很多。紫檀就不用说了,要是手里这根图腾柱是紫檀打造的,三万美元那就是在捡漏,而且还是一个大漏,不过要是红酸枝那就差点了。

    当前市场上最好的3a级老挝红酸木,一吨也不过才二十来万。

    不过眼前这根图腾柱是manzanita木雕刻而成的,这种木头显然也挺珍贵的,或许比不过紫檀木那么珍贵,但绝对要比红酸枝价格高。

    这一小节manzanita木雕刻而成的图腾柱重量足有四十公斤,如果要价三万美元的话,确实是有点贵,不过要是加上这根图腾木的历史,那么三万美元还就真不算贵。

    最主要的是,这种印第安人的图腾柱真的是很罕见的,要是买回去摆在家里也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摆件了。

    想到这里,正在摸着这根图腾柱的杨靖下意识的就发动了鉴定技能,结果鉴定技能给出的答案却是让杨靖直接愣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