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五章 见绿了!
    对于杨靖的称赞,许建民还是非常满意的,不过当他看到杨靖拿过来的那四块翡翠毛料的时候,眉头就紧紧地纠结在了一起。

    “你确定你买的这些玩意儿是翡翠毛料?不是某个采石场开采出来的石头蛋子?我说爷们啊,你别被宝玉斋的老赵给糊弄了,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

    十六七年前,许建民就是和老舅一块合伙搞翡翠赌石的,结果两个人赔的吊蛋精光,建民他媳妇儿差点就因为这个和他离婚,他当然认得翡翠毛料了。

    杨靖笑呵呵的说道:“建民舅舅,我就是闹着玩的,感觉这几块料子不错,我就顺手买下来了。这些料子可都是南奇场口的老坑料子啊,虽然小了点,但谁知道里面有啥?说不定我运气好里面就有好东西呢。”

    许建民叹了一口气,扭头冲着正在给角磨机安装砂轮片的老舅说道:“我说小龙啊,你也不管管你外甥,这几块料子就算再不值钱,也得两三万一公斤吧?这些还不得十万块钱?”

    老舅一边拧螺丝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建民,你甭管那小子。现在这小子翅膀硬了,十来万块钱对他根本就不算什么。这小子在英国回来之前,淘了三幅毕加索的素描画,结果一下子就卖出了二百多万英镑,现在这小子可是不折不扣的千万富翁呢,咱哥儿俩没法和这小子比了啊。”

    许建民吓了一跳,“我靠,你小子真淘来了三幅毕加索的素描画?”

    杨靖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边换衣服一边给他讲了一遍淘那三幅素描画的经过,把这位粗壮的汉字唬的一愣一愣的。

    许建民这里有多余的工作服,杨靖身上还穿着一身阿玛尼呢,总不能穿着六万多块的衣服来解石吧?那样的话,这四块料子解完了,他这身衣服也甭要了。

    看到杨靖真的想自己动手解石,许建民也连忙换下了衣服,还递给杨靖一个防雾霾口罩和有机玻璃护目镜。“我说你小子能解了这玩意儿吗?”

    杨靖摇头说道:“建民舅舅,我以前根本就不曾解过毛料,就是看人家解过几次。不过今天这几块料子都很小,用不着切石机,我就是用角磨机擦一擦,没什么难度吧。”

    许建民做服气状冲着杨靖比划了一个大拇哥,笑着说道:“你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得嘞,你来擦石,我在旁边打下手。”

    “哈哈,那就麻烦建民舅舅了。”

    许建民笑着摆了摆手,扭头对老舅说道:“小龙,你不过来擦一下?”

    老舅笑呵呵的摇了摇头,给角磨机接通了电源,打开开关试了一下,这才把角磨机递给杨靖说道:“我发过誓,以后不碰这东西了,所以我今天就是看看。”

    许建民乐道:“你这是把大旗交给你外甥了啊!这是后继有人啊!”

    杨靖先把那块土豆大小的料子放在了工作台上,用夹子加紧,这才说道:“建民舅舅,我可不是什么接班人啊。你俩想当年玩赌石赔了个什么都没剩下,我可不想当你们的接班人。我要是玩这个,保准赚钱。”

    许建民不服气的“切”了一声,用手动了动那块夹好的料子,发现夹的不算很紧,又亲自拧了拧夹子上的螺丝,这才说道:“这玩意儿一定得夹紧了,否则容易出危险的。”

    这种土豆大小的料子不能直接用手拿着让角磨机擦的,角磨机开动起来的力道还是很足的,这么小的料子拿也不好拿,一个不小心就会让角磨机高速旋转的砂轮片把手给伤着。

    擦这种小料子,必须要夹在夹子上。

    许建民把那边的那个风扇提了过来,这是一个工业用的电扇,用的是三百八的电源,接通电源之后,三个桨片高速旋转,会产生很大的风力。..

    然后他又把那个巨大的漏斗拉了下来,风扇的方向正对着漏斗口。打开吸尘机的开关之后,这边风扇吹,那边漏斗吸,屋子里基本上就不会出现什么粉尘了。

    没办法,在这种封闭的工作间中解石,你就得有这些东西,否则解石解几十分钟甚至几个小时,光是粉尘就能把人给呛死。

    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之后,杨靖戴上了防护眼镜,同时也把防雾霾口罩给戴上了,这才拧开角磨机的电源,开始擦那块毛料。

    高速旋转的砂轮片一接触到毛料的表面,立刻就迸发出了一连串的火星子,而刺耳的噪音也让杨靖有些受不了,倒是出现的粉尘顿时就被风扇的大风吹到了漏斗那边,然后就被连着漏斗的吸尘机给吸了出去。

    许建民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杨靖有些疑惑的停下了角磨机。许建民笑呵呵的说道:“忘了给你戴另外一件装备了。”说着,他蹬蹬蹬的跑到工作间的一角,从那个铁皮橱子里找出了三副耳塞,递给杨靖和老舅各一副,自己戴上了一副。

    还别说,这耳塞的效果真不错,最起码再开动角磨机擦石的时候,噪音就不显得那么大了。

    杨靖虽然是第一次解石,但他之前也看过很多次别人解石,而且这几年他一直没有停下锻炼,胳膊和腕子上的力量还是不小的,因此他双手握住角磨机的把手,还是能够很好的稳住角磨机的。

    其实擦石也不是一个好活,相比之下,切石反而要轻松很多。毕竟切石有切石机,只要画好线,再把料子固定好了,一开开关,切石机就能把剩下的工作全都做完。

    可擦石就不一样了,擦石大都是用角磨机或者自制的铁刷来进行的,是人的手握住角磨机用力去擦的。你用力小了,石皮擦不下来,可用力大了,又不好稳定角磨机,还容易擦伤里面的玉肉。一个不小心还容易出危险,因此擦石这个活是解石过程中最不好干的一个环节。

    说白了,擦石要求的就是一个稳字,用的力量稳,手腕稳,这样才能又快又好的把毛料擦出来。

    杨靖的适应能力还是蛮强的,控制着角磨机擦了没几分钟,他就渐渐地掌握了擦石所需要的力道,很快的就稳定了下来。

    擦了没五分钟,一旁负责滴水的许建民忽然摆了摆手,示意杨靖停下来。

    杨靖迅速的拿开了角磨机,关掉了开关,一旁的老舅也凑了上去,三个人的脑袋全都集中在了那块擦开一个窗口的毛料上面。

    “见绿了!”老舅有些兴奋的吐出了三个字!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00的打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