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解石
    “都别吵吵了!这块料子老子暂时不卖!老子要全都解开!”

    一个大吼的声音把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杨靖顺着声音看过去,却发现就是刚才那个正在操控切割机的秃顶壮汉。

    这伙计现在极为有意思,光秃秃的头顶上一根头发都没有,但却落满了灰白色的粉尘,眉毛、胡须上也都是粉尘,整个人乍一看就好像是刚从面缸里钻出来一样。

    这个人应该就是刚才那些人口中的“赵秃子”了,毕竟他那一颗光溜溜的大脑袋真的是太有特色了,比当年的陈佩斯的大光头一点都不差。

    不过刚才这伙计坐着,杨靖没看出他的身材来,现在他一站起来,杨靖也不由的暗叹了一声“好汉子”。

    这个赵秃子身高足有一米九以上,膀大腰圆,这么冷的天,这伙计竟然就只穿了一件衬衣,而且衬衣下那坟起的肌肉把那件衬衣撑得鼓鼓囊囊的,再配上那颗大光头,十足的一黑涩会的双花红棍!

    赵秃子这一句话吼出来之后,周围的很多人顿时就发出了一声叹息,很显然,这些人十有八.九都是准备低价收购这块料子的,只可惜人家赵秃子现在不卖。

    其实这一刀切完了之后,赵秃子要是卖掉这块料子的话那才叫傻呢。

    刚才擦出来的那个窗口中已经明显见绿了,而这一刀又是从窗口的另外一侧直接切的,这一刀直接就切下去了将近五分之一,恰恰把里面的玉肉露了出来。

    光是看这一刀切的水平,就足以证明这个光头大汉是一个赌石的好手。

    按照这一刀来估计的话,这个足有篮球大小的蒙头料最起码能够解出两个成人拳头并在一起大小的明料。这么大的一块料子,出六七个镯子是绝对没问题的。

    最关键的是,从隐隐约约露出来的玉肉来看,这块料子极有可能是一块黄杨绿的冰糯种也就是蛋清种。

    黄杨绿的冰糯种镯子,现在市面上一只最起码是三十万起步,要是解出来这块料子的水也不错的话,一只镯子卖出五十万乃至七十万的价格都不足为奇。

    冰糯种可是仅次于冰种的料子啊。

    现在一只黄杨绿的冰种镯子,轻轻松松百万国币!

    虽然这两年翡翠热度有所下降,但中高档的料子价格依然是坚挺异常,就好像传说中的玻璃种料子,早就已经突破了十万一克的价格了。

    冰糯种虽然算不上最顶级的料子,但好歹也是中高档的料子了,在现在缅甸那边的翡翠出产越来越少的情况下,这种料子的价格还有向上涨的趋势。

    这么一块料子,如果解出来的明料和猜测中的差不多,最起码也得二百万,如果水好的话,卖出五百万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翡翠讲究一个种、水、色,现在种和色基本已经能确定了,差的就是水了。

    赵秃子这一句话喊完之后,也顾不上擦拭一下,直接就对身旁刚才那个帮忙浇水的人说道:“六子,角磨机换块新砂轮片,今儿个哥哥给你擦出一个三百万来!快点,麻溜的!”

    那六子点头答应,非常利索的给那个角磨机换上了一块崭新的砂轮片,赵秃子拿过来之后一按动电源,砂轮片和石皮接触的地方顿时就冒出了一溜子火星,漫天的粉尘再次扑面而来。

    这块料子已经解到这个份上了,谁也不会再切一刀了。万一要是切着玉肉了,这一刀下去就可能是几万甚至是十几万的损失。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角磨机把这块料子的石皮全都擦下去,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周围的人浑然不顾漫天的粉尘,一个个的都和木鸡一样一动不动,双眼紧紧地盯着砂轮片和石皮接触的部位,就连杨靖也站在外面看着,落在身上的粉尘他也顾不上了。

    赵秃子擦擦停停的,一旦下面出现雾,立刻就停住,然后用矿泉水瓶往上浇水,仔细的看一下之后再次启动角磨机。

    中间足足换了三块砂轮片,耗费了足有四十多分钟的时间,这块料子这才全部解开。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再次发出了一阵感叹——我靠,这块料子大涨啊!

    那个六子喜滋滋的站起来说道:“赵哥,我去放鞭炮,咱们得庆祝一下。”

    赵秃子笑骂道:“放个屁的鞭炮啊,连冰种都没到,就一块冰糯种你也放鞭炮,徒让人笑话啊!”

    这块解出来的料子比猜测中的还要大一圈,刚才切那一刀的部位,恰恰是这块料子石皮最厚的部位,石皮厚度足有五六公分。而这块料子的其他部位,石皮就薄了不少,最厚的部位也就是四厘米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这位赵秃子按照刚才切第一刀的厚度再切一刀的话,最起码要损失.5厘米的玉肉。

    可是赵秃子很聪明的采取了擦的方式,最好的保留了这块料子的完整性。

    现在这块料子已经解成明料了,最起码可以出十只镯子,至于戒面和挂件什么的,也能出不少。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块料子的水很好,再配上这黄杨绿冰糯种,一只镯子最起码也能卖六七十万左右的价格。当然,不管是镯子还是挂件、界面,都有人工费在里面的。

    也就是说,单论这块料子的价格,现在最低也能值五百万。

    一个原本西装革履,现在则满身灰尘的胖子大笑着说道:“老赵啊,这次你可是真的大赚了啊!”

    赵秃子笑了笑,显得极为滑稽,“呦,是王哥啊。赚啥啊,小赚一点罢了。”

    那个老王指着赵秃子说道:“你小子不地道啊,刚才你买这块石头可是两万块钱一公斤,这块料子差不多有23公斤吧,现在这块料子解出来了,最起码五百万,这不叫赚什么还叫赚啊。”

    赵秃子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块料子这不是还没卖出去吗?钱还没到我手,怎么叫赚呢?”

    那胖子笑道:“你小子这是在等我的话吧?好!王哥我也不磨叽了,一口价,中中七到底,怎么样?”

    旁人一听这话,都“哦”了一声,显然这个“王哥”开出来的价格很震撼人心。

    杨靖也明白这所谓的“中中七”是什么意思,这是翡翠价格中的行话,说的是五百万到六百万之间,而“中中七到底”指的就是五百万。

    赵秃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王哥,再加五十,这块料子您抱走。”

    那王胖子犹豫了一下,又低头看了看这块料子,这才站起身来说道:“好,加五十就加五十!五百五!咱们签协议,签完协议我就给你转账。”

    这个价格显然不是其他人能够出得起的,因此也没有别人报价。..

    就这样,两个人在谈笑间就把这块料子的价格定下来了,最终的价格是五百五十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