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二七章 淳朴
    让杨靖有些措手不及的是,当他刚刚在年夏天的这个时空降临到实现预定好的地点时,铺天盖地的雨点几乎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给浇成了一个落汤鸡。

    也不知道是谁得罪了龙王爷,龙王爷一发怒,就把天空扯开了一个大口子,雨水不要钱般的往下泼,仿佛是龙王爷在发泄不满的脾气。

    杨靖苦笑着用手搭了一个凉棚微微抬头看了看天空,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次穿梭所选的时间点真的是有点不太对劲。

    至于穿回去再选个时间点传回来,杨靖倒是没这个想法。这种在野外淋雨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了,上次这么干好像记忆中好像还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好像还是在国棉厂住着,那天正在和小伙伴们在外面玩耍,结果暴雨忽间就降临了,五六个小伙伴全都淋成了落汤鸡,可偏偏没有一个愿意回家,全都在外面冒着大雨继续玩耍。

    结果就是等回家之后,等待自己的是一顿来自于父母的混合双打

    那段并不算很美妙的回忆让杨靖的嘴角不由的翘了起来。人,尤其是成年人,这一辈子很少会做一些很二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心情也或许是因为没有这个条件。

    对于杨靖来讲,痛痛快快的淋一场雨的感觉其实还是蛮美妙的,现在不用担心回家之后被爹妈再混合双打,也不用担心别人说什么,条件完全具备了,那干嘛不痛痛快快的淋一场雨,做一件别人看起来非常二但自己却感觉很舒服的事情呢?

    背包是防水的,不用担心里面的东西湿掉。而身上的衣物既然已经淋透了,那就干脆这么享受一下无根之水吧!

    可惜的是,大雨下的猛,结束的也快,杨靖这边正欢快的享受大雨迎头浇下的痛快呢,天空中的大雨忽然之间就开始变得稀稀拉拉起来,远处的天空中,一抹金色的阳光刺破了乌黑的云层,似乎在预示着这场大雨的结束。

    划拉了一下脸,杨靖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四处打量起周边的景色来。

    没错,脚下三四米远的地方就是那块凸起的、好像寿星翁大脑门形状的那块大石头,穿梭之前在船上定位的时候,这块大石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地貌标志。现在那块造型奇特的大石头就在自己的脚下,这说明自己穿梭的地点没有错。

    其实之前用时空穿梭进行穿梭的时候,坐标地点是从来都不曾出错的,即便是几个月之前用这种技能在西伯利亚以及蓝鲸号上大杀特杀的时候,杨靖也不曾这么担心穿梭坐标出错。实在是传国玺的线索太重要了,连带着杨靖现在自己都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现在确定了自己穿梭的地点确实是早晨看好的地点,杨靖就彻底放了心。

    之所以穿梭到夏天,就是因为这里的冬天真的是有点让人受不了。本身就是在山区,再加上冬天,太冷了,杨靖很不喜欢这种湿冷的感觉。

    夏季多好啊,天气虽然热了点,可在山区却是正好。

    雨很快就停了下来,站在这个位置向下望去,景色和早晨所看到的截然不同。

    早晨就在这个地点向下三四米,就是烟波浩渺的水库水面,而且因为小浪底大坝的原因,小浪底水库的水是非常清澈的,清亮的湖水让你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黄河水,你说这里是千岛湖绝对有人相信。

    可现在呢?早晨还清凉透彻的湖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陡峭的悬崖。早晨这里的湖面宽度超过了一公里,可现在,只在下方大约一百多米的位置有一条宽度不足一百米的河流。

    这条河流就是黄河。只是浑黄不堪的河水因为受到峡谷的束缚,这才变得如此的桀骜不驯,就好像去北极之前杨靖带着格格从南云的虎跳峡看到的金沙江一样。

    这种清水变浑水,宽阔的湖面变狭窄的河道的剧烈改变,错非也就是拥有限制级时空穿梭技能的杨靖能够看到。

    如果说蓄水之后的小浪底水库是一名温文尔雅、宁静贤惠的美女,那么现在的黄河就是一头桀骜不驯、狂嘶怒吼的野兽,即便是隔着一百多米的距离,杨靖都能清楚的听到黄河水的咆哮声

    这种前后的对比真的是太强烈了,如果不是确定了这里就是穿梭的正确坐标,杨靖都会认为自己穿错了地点

    从这里向下看去,除了奔腾咆哮的黄河之外,还有一座小村庄,此外,在村庄的西边,也能看到一座单独的灰色小院子。

    杨靖心中一喜,知道自己这次绝对是找对地方了,于是沿着山坡上人工踏出来的小路开始下山。

    刚刚走到村边上,就遇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婶。看到浑身湿漉漉的杨靖从山上下来,这位大婶立刻充满了警惕的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大婶,我是来自燕京的一名大学生,我叫艾伯特杨,是一名英籍华人。这段日子我趁着放暑假来这边徒步旅行,结果今天在山上遇到了大雨,您看看,我全都淋湿了,只好下山找个地方换身衣服。”

    杨靖穿梭到这个时空的时候,自然对面貌进行了微调,把之前第一次穿梭到年时空的艾伯特杨的身份又拿了出来,在燕京委托小广告做假证的家伙做的那本英国护照在这里依然可以用上,所以杨靖自然要用这个身份了。

    这位大婶看到杨靖虽然和一个落汤鸡一样,但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的模样确实是和华夏人有点不太一样,用电视上的话来讲,这叫什么来着?对,这是混血儿!

    而且这个年轻人虽然狼狈,可说话却是文质彬彬有条有理的,不像是做坏事的人,到真的像是一名大学生,就好像村子里宋老六那个考进豫省大学的老三一样。

    虽然心里对眼前这个年轻人认可了,但这位大婶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仔细的打量了杨靖好几遍,这才继续问道:“你真是来旅游的大学生?”

    杨靖点头道:“我真的是大学生,您看看,这是我的护照”杨靖从背包里拿出了那本护照,打开之后成现在了这位大婶的面前。

    这本护照连燕京的马少华警官和李东警官都看不出来真假,这个山村大婶自然更看不出来了。

    不过这本护照确实起了作用了,那位几乎连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大婶哪儿见过这种花花绿绿、上面还写满了外国文字的“高大上”证件啊。

    “哎呦,小伙子,真是对不起啊,大婶错怪你了。”这位大婶原本警惕的脸色顿时消失不见,脸上也露出了热情的笑容。“来来来,跟大婶一块回家换衣服吧,大婶家里还有空余的衣服,你这身衣服淋湿了,换下来大婶给你洗一洗,等明天就能穿了。”

    大婶这种前倨后恭的变化,让杨靖有些受不了,但他还是跟着这位热情的大婶进了村子。不过杨靖还是一边走一边问:“大婶,我怎么觉着这村里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啊。”

    此时村子里面的人大都脸色焦急,有的三五成群骑着自行车往村外疾驰,有的则开着拖拉机拉着一车人也往外跑,显然是村子里发生了大事。

    大婶一边走一边说道:“是出事了,上午的时候,村东头宋老黑家的小孙子跑出去玩,结果到了中午头都没回来,宋老黑一家人找了一个多钟头了,结果也没有找到,我们才知道宋老黑的小孙子丢了。这不,全村人都在找孩子吗?我这本来也准备上山上去找找呢,结果刚才一阵大雨我没法上山,就碰到了你。也是你出现的时候有点不太对头,让我误会你了。”

    这位大婶这么一解释,杨靖才算是知道刚才这位大婶为什么对自己那么警惕了,原来是村子里丢了孩子!

    看样子自己这次选择的穿梭时间真的是有点不太对劲啊

    “那报警了吗?”杨靖一边看着大婶用钥匙开自家的院子大门,一边问道。

    “大约十一点的时候支书已经用电话报警了,可报警有啥用?警察到现在都没来,而且人家还说,人口丢失不到二十四小时不能立案。这是什么鬼规定呦!宋老黑家的小孙子才三岁,要是等二十四小时,人早就不知道让人拐到哪里去了”

    大婶摇头叹息了一下,打开了门把杨靖迎了进去,进了屋之后,大婶从里屋拿出了几件衣服交给了杨靖,“小伙子,也别嫌弃样式不好,这是我老头子穿的衣服,虽然不太好,但都是洗干净的。你从里屋换下来就好,湿衣服拿出来大婶给你洗干净了”

    什么是淳朴?这就是淳朴!

    错非也就是在这个年代还能感受到这种淳朴,要是在二十年后,这种淳朴比大熊猫还稀罕

    杨靖心中被感动的不轻,所以他觉得应该为这个小村子做点什么才对。

    “大婶,您说的那个小孩子是什么时候走丢的啊?”

    大婶叹了一口气说道:“中午宋老黑找孩子的时候,村子里的景程媳妇说,她上午十点半的时候还看到小家伙在宋老黑家的东墙外玩泥巴呢。也就是说,孩子走丢应该是在十点半之后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不到俩小时呢。唉,宋老黑家就在村东头,过了他家就出了村喽。这孩子肯定是让那些千刀杀的人贩子给拐走了。西边关家和杨家今年就丢了三个孩子,没想到今天轮到俺们宋家了。真是作孽呦”

    听到这番话,杨靖心中有谱了,拿着大婶给的衣服,走进了里屋,待到门帘一放下,他立刻就发动了限制级时空穿梭技能回到了原时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