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手忙脚乱
    “都怪你!你看你干的好事!”

    “这怎么怪我啊!是馨儿她自己偷拿了我的酒喝!”

    “还狡辩要不是你跟别人斗酒,馨儿哪会被那酒吸引啊!”

    “他们都找上门来了,那比试又怎能不接”

    “你!算了不说了,还是想办法该怎么办才好。”骨精灵又气又头疼,看着因喝了酒而昏睡了几个时辰还未清醒的女儿。心里那叫一个急得啊!

    “可都已经吃了解酒药还是没用啊!”

    “不如,输点法力试试”

    “不行!馨儿体内还有被我们封印住的法力,这样做会影响封印的,一个不搞好就得玩完!”

    “要不去找逍遥生”

    “他一个佛家弟子哪会解酒啊!”

    “那你说该怎么办啊?这都昏睡了好几个时辰了。”

    “我来吧。”

    听闻,两人扭头看过去,是紫晶雪,她迈着四肢,轻轻地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啊”

    “刚才龙太子给我传了信,我便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到忙的。”

    “那正好,来看看吧。”

    紫晶雪走到床前,看着昏睡的小莹馨,低头用嘴轻轻地碰了碰她的小脸,一股浓浓的酒味令她微微皱眉。

    “醉的不轻啊!不过还好。骨精灵,你把馨儿抱起来。”

    “哦,好。”

    骨精灵抱起小莹馨,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紫晶雪从翅膀下叼出一个透明的瓶子,里面装着一些淡蓝色的液体。放到剑侠客手上。

    “把这个喂馨儿喝下去。”

    “好。”

    剑侠客打开塞子,把瓶子里的液体一点一点的喂进小莹馨嘴里,液体慢慢的滑落下去,骨精灵拖着她的头,以便能更好地吞咽。

    刚喝下去没多久,便有了动静,小家伙很快就醒了过来,茫然的看着他们。

    “爹爹娘亲,你们在干嘛?”

    “没干嘛,你醒了就好。”

    “哦。”小莹馨懵懂地点点头,扭头看到站在一旁的紫晶雪,惊喜地扑了过去。

    “干娘!你怎么来了啊”

    “怎么就不让干娘来看看你吗?”

    “才不是呢,干娘最好天天都来!”小莹馨撅起了小嘴,抓着紫晶雪的头发,一把爬到了她的背上,趴在了上面,像只小猫一样。使劲地蹭了蹭,用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她。

    “呦!瞧瞧!怎么就这么喜欢撒娇啊!”

    剑侠客和骨精灵都被小家伙这副模样逗笑了,而紫晶雪觉得自己背上的这个小家伙真是萌翻了,忍不住用嘴地笑着。碰了碰她滑嫩的小脸蛋,小家伙“嘿嘿嘿!”地笑,很是可爱。

    “剑侠客,我听龙太子说你们刚才在街上跟人比试”

    “是啊!斗文,斗武以及斗酒。”

    “呃……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啊?跟你们比这些,这不是自打脸吗?”

    “虽说是这样,可是斗武那场打了个平局!”

    “哦长安城里还有武功跟你们差不多的”

    “那倒不是,羽灵神在跟那人比试之时,一时大意,中了暗招,这才弄出个平局来。”

    “哎!比试之时轻视对手,永远都是失败的开始!”

    “没错!的确不能轻视或小瞧任何一人,不然的话,什么时候被算计了还不知道已经被蒙在鼓里了呢!”骨精灵也赞同这话。

    “然后,你最后一局就跟别人斗酒了”

    “是呀,还白得一葫芦的美酒,可惜呀!被馨儿给喝光了。”

    “才不是呢!天天和麟儿也喝了,我就只喝了一点点。”小莹馨发出了一声抗议。

    “你还说!要是再让馨儿喝了酒。你这下半辈子都别想喝到酒啦!”说罢,骨精灵狠狠地瞪了一眼剑侠客。

    “嘿嘿嘿!别生气嘛!以后我会注意点的。”

    “馨儿,你刚才说麟儿和天天也喝了酒”紫晶雪扭头看向背后的小莹馨。

    “是呀!”小莹馨点点头。

    “那这下可有趣了。”

    “神天兵那可能还好,可英女侠这几天恰好在闭关,估计凌波城那现在一定很热闹。”

    ……

    “麟儿,快从哮天犬身上下来!”

    羽灵神满脸无奈的看着骑在哮天犬身上玩得正欢的儿子,哮天犬已经被这小子折腾的在凌波城里到处乱跑,把凌波城搞得一团糟。

    “狗狗快跑!狗狗快跑!”

    小麟儿一脸通红的骑在哮天犬身上,哮天犬的狗毛都被蹭掉了不少,它被这个小祖宗折磨地够呛,又不能去咬他,只能到处跑。

    “汪呜!”哮天犬无奈的哀嚎着,这个小祖宗发起酒疯来可真是要狗命啊!

    “师兄啊!把小师侄送到师嫂那去吧!不然凌波城就永无安宁啦!”几个凌波城的弟子对着羽灵神恳求道。

    “我也想啊!可是这几日她恰好在闭关。不然的话我就直接带去方寸山了!”羽灵神也是欲哭无泪呀,此刻他真的很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