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斗比试
    “兄台确定是要比武斗?”

    “怎么?难不成,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我们没有问题,就是怕你们会出问题!”

    “虽然几位兄台的本事应该不低,但也别轻易小瞧人啊!放心,这场武斗,不论过程,只论结果!若是这场你们也赢了的话,那么在下便不再追究此事!如何?”

    “此话当真?”

    “当真!”

    “那好!”

    “你们谁上啊?”黄衣男子轻笑了一声。

    “剑侠客,由我来吧。”羽灵神向前一步。

    “嗯,那好,小心点。”

    “放心,这种货色,不值一提!”羽灵神拍了拍胸口。

    这时,眼光锐利的杀破狼注意到,黄衣男子在周围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悄悄递给了那壮硕男子什么东西,令他不禁微微皱眉。

    “羽灵神,别大意,有古怪!”

    “你就别担心了!”虎头怪并没有听进杀破狼的劝告,手里拿着一把较为普通的法杖,为了掩人耳目,现在在外若是周围有寻常老百姓的话,他们一般都不太会用绝世神兵。

    “来吧!正好很久没有锻炼锻炼啦!”羽灵神挥了挥手中的法杖。

    “别小看人!”那男子嘴角微微上扬。

    “哼!”

    那男子身形一动扬手一棍,迎面拦腰砸来,这一棍的力度不小,羽灵神虽然嘴上那么说,但也不敢小觑。调转身形朝后飞退,避开了这一棍。随即刚避开这一棍之后,羽灵神脚尖点地,一跃而起,将手中的法杖欺身压上。那男子急忙横棍抵挡。

    “当--”

    武器碰撞之后,两人各退几丈,吁了口气。

    男子往前一扑,将手中的棍子用力挥过去,羽灵神见状,急忙将身子向后一仰弯腰成弓,躲闪开来。那男子被劲道带到了羽灵神的身后,羽灵神看准时机,左手撑地,在那男子还未站稳之时,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脚直接踹在了男子的脖子上,踹得很重,那男子直接被踹飞了。可是在飞出去之前,羽灵神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左手上手指弯曲一弹,用一股暗道将东西弹射到羽灵神身上。

    稳住身形后,羽灵神嘲讽了一句。

    “不过如此,看来这一局还是我······”

    突然,羽灵神察觉到了不对劲,胸口猛地一闷,他连忙捂住胸口,用法杖支撑着身体。

    “你怎么了?”剑侠客几人察觉到不对劲。

    “我······”

    羽灵神正想说些什么,可没想到男子在被踹飞出去之后,在半空中改变身形,脚点踏在一棵大树上,借助反推力飞回去,挥起手中的长棍,攻向羽灵神。

    “这是你逼我的!”

    羽灵神见状,一咬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左膝跪地,催动一丝法力,看准时机,一掌拍在了那男子的胸口上。

    “噗--”

    男子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凡人,哪经受得住羽灵神的这一掌,当下便一口鲜血吐出,身体倒飞了出去。

    “什么?”

    那男子直接掉在了一旁卖水果的小摊上,那些水果给滚了一地。

    “这局应该算平局吧。”黄衣男子看到这些,赔笑道。

    “明人不做暗事,公子如此做法,是否有些不太稳妥?”

    虽然刚才的小手段很隐蔽,但几人还是看了出来。

    闻言,黄衣男子微微一愣,但脸上并没有太多动容。

    “兄台这是何意?在下不明白!”

    剑侠客几人微微皱眉,互相对视着,神天兵和杀破狼扶着羽灵神走了回来。

    “那好,这局,就算平局!”无奈之下,几人也只好妥协。

    “那么,就来这最后一局吧!”说罢,黄衣男子一招手,立刻就有几人受到指令将躺在水果摊上的男子抬了下去。

    “最后一局又要比什么呢?”

    “这最后一局最简单,来人!”

    说着,黄衣男子的身后跑来一大群人,其中四人抬着一张大桌子,而其余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大坛酒。

    “兄台这番举动是想来斗酒?”几人见状,挑了挑眉。

    “正是!”黄衣男子轻笑道,他的身后又走来一位顽为健壮的红衣男子,说他五大三粗倒也算不上,面容也还算俊俏,当然跟剑侠客比差远啦。

    闻言,几人不禁觉得好笑,而剑侠客更是垂涎的看着那一坛坛酒,啧了啧嘴。

    “这是在下的一位结拜兄弟,酒量可不是说笑的,在下敢断言,或许酒量最好算不上,但长安城里,找到能跟他拼酒量的,绝不过五指之数!”

    “既然阁下如此坦率,在下就来奉陪一把!”剑侠客边说边抱拳道。

    “好!懿兄,快去吧!”黄衣男子扭头对着身旁的红衣男子说道。

    “嗯!”被叫做懿兄的红衣男子点点头,走上前去。

    “在下唐懿!请指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