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街上比试
    转眼间,又到了新的一天。

    “馨儿,小懒猪,起床啦!”

    “好。”小莹馨睡眼朦胧地在床上坐了起来,一头红发凌乱不堪。

    骨精灵看着这般模样的女儿,摇摇头,拿起梳子给她梳理了一番。

    刚刚才穿戴好,剑侠客拿着一个玉佩走了过来。

    “馨儿,喜欢吗?”剑侠客晃了晃手中的翡翠色玉佩,那是一块散发着光芒的圆形玉佩,用一根红绳吊着,上面刻着复杂的纹路,玉佩的中间还刻了一只仰天长啸的狼。

    “喜欢!”小莹馨看到这枚玉佩,很是欢喜。

    “这是爹娘给你的护身符,要好好戴着,决不能摘下来哦!”说着,剑侠客将玉佩系到了小莹馨的脖子上。

    “是!”小莹馨好奇的摸索着玉佩。

    “好啦!吃了早饭,就去学堂吧。”

    “好!”

    小家伙应了一声,欢快地跑出房间。

    “那玉佩就是蛮儿她们得来的那块玉石做的吧?”

    “是啊!灵兽们可以寄宿在玉佩里,玉佩关键时候应该会对孩子们有帮助。”

    今日,八个孩子的脖子上都戴上了玉佩,大致都看起来差不多,看仔细看还是能发现,八个玉佩中间的图案都不一样。

    “快去吧,今天应该不会有人再有人欺负你们。”

    “好。”

    将孩子们送去之后,剑侠客几人正想离开。突然,几人前面出现了大一群人,看其统一的服饰,应该都是些家丁,其中十人抬着一顶大轿子。

    “哟!看来有点小麻烦了!”羽灵神看到后,双手抱拳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俺们还会怕他们不成?”虎头怪根本没在意。

    正说着,抬轿的人将轿子轻轻放下,轿子里走出来一个文绉绉的黄衣男子。扎着一个丸子头,一头墨黑长发垂直腰部(各位可以想象成是穿着黄衣服的逍遥生,反正古代的书生或者文雅人士的衣着都差不多款式)

    “昨日打了我大哥的,就是这位兄台吗?”黄衣男子看向了剑侠客。

    “哦?这位公子今日来此是想为你的大哥讨个公道吗?”闻言,剑侠客挑了挑眉。

    因为这动静,周围又一次聚集了不少百姓。

    “正是!我朱家这么说也算是长安城里数一数二的富豪人家,被人打成了那样总有些说不过去呀!”

    “你那外甥打我宝贝女儿的主意,我只是稍稍教训一下而已。”

    “我那外甥也是年幼无知,兄台这么做可有些不妥啊!”

    “孩子的教导,若是不从小教起,长大后也不会有什么出息了。”

    “这么说的话,这位兄台是不愿意去向在下的大哥道歉?”

    “并无做错一事,何来道歉?”说着,剑侠客也是双手抱拳。

    “那好,既然这位兄台不愿意认错,那么我们来比几场如何?”

    “哦?”

    “若是你赢,此事便不再追究!若是你输了······”

    听闻,剑侠客大笑了几声:“这有趣!好!在下就接下了!说吧,比什么?”

    “兄台看样子应该是个习武之人,在下不才,不尚武,所以,这第一局,我们文斗!”

    “文斗?”

    “没错!”

    “哈哈!可惜啊!”

    “什么可惜?”

    “在下也不才,文斗方面并不擅长,可否让我兄弟与你对比啊?”

    “这没问题!”

    “逍遥生,你可以吗?”剑侠客扭头看向逍遥生。

    “嗯!交给我吧!”逍遥生合上手中的折扇,往前几步。

    “这位公子,由小生来与你进行文斗。”

    “好!没问题!”

    “不过请问要如何比?”

    “在下曾经学了一句对联,但一直对不出下联,若是这位兄台能对出这句对联,这文斗便算你赢!”

    “那好,请出吧!”说着,逍遥生一摆手。

    黄衣男子看了一眼逍遥生,深吸了一口气:

    “扇中柳枝,日日摇风枝不动!”

    听闻,逍遥生略微停顿了一秒,便淡淡一笑。

    “呵呵,如此对联又有何难?”

    “嗯?”

    “这简单!你听好!鞋头梅花,天天踏浪花未谢!”

    “好!这对联可真是妙啊!”周围的百姓发出阵阵惊呼。

    “好样的!”几人也不禁赞叹道。

    “看来是在下低估了兄台的文采了。”黄衣男子对着逍遥生抱拳道。

    “兄台过奖了!”逍遥生同样礼貌的回应着。

    “那么这一局算你们赢了。”

    “还要再比些什么呢?”

    “既然文斗比过了,那么现在就来比,武斗!”

    说着,黄衣男子拍了拍手,身后就走来一位身形壮硕,拿着一长铁棍的男子,那男子手上的铁棍十分的粗大,比剑侠客的手臂还粗,看起来气势凌人。黄衣男子满意的点点头。

    可他并没有看到,剑侠客几人那上扬的嘴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