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从那之后
    “哎!都过去两个月了,可他这样子,真是让人担心啊!”

    “这也没办法,换做是我们的话,怕是也好不到哪去。”

    “只希望他不要一时想不开就好,不然怕是也对不起她。”

    “我想,应该不会吧,毕竟有小家伙在。”

    “哎!希望如此吧。”

    围坐在桌子旁的龙太子,逍遥生几人说着,扭头看向窗外,一道身影一动不动地坐在一棵大树下,低着头,嘴里叼着一根细细的草叶,微风吹着他那头红色长发,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抬头望着蓝天,蓝紫色的眸子里毫无生气。他们看着他,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显然他们想替他分担一些内心的痛楚,但却不知该怎么做,对此,他们也倍感无奈。

    自从那天之后,剑侠客就变了。变得有些冷漠,永远都是板着一张脸,就连杀破狼都都不锦感到无奈。

    之前那做事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虎头怪实在看不下去自己的好兄弟变得如此消极,便想了几个法子想让他开心一下。结果最后,不禁自己出了个大糗,被玄彩娥几女笑得半死,还换来剑侠客几个想杀人的眼神。

    不过事后,剑侠客找虎头怪说了几句。

    “虎兄,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说着,剑侠客苦笑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心头处:“这里已经没有东西。我希望你不要像我这样,好好把握住机会吧。”

    当时,一向做事不动大脑的虎头怪听了剑侠客这几句话之后,他也沉默了,看向正在和英女侠聊谈的玄彩娥。

    “哇--”

    突然,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几人扭头看去,飞燕女和狐美人几女正有些慌乱地哄着怀里的小婴儿。

    “才刚刚睡着,这又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突然就哭了。”飞燕女几女显得有些措不及手。

    这时,剑侠客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看了几人一眼,但依旧是面无表情。

    “剑侠客。”

    “我来吧。”

    说着,剑侠客从飞燕女手上抱过婴儿。轻轻地晃着手臂,柔声哄着。说来也怪,刚才哭个不停的小家伙很快就停止了哭泣,莹绿色的大眼睛看着他,露出了一抹稚嫩爹爹笑容,十分可爱。

    “你们聊吧,我抱着心儿出去走走。”

    “剑侠客,你······”

    龙太子本想说些什么,却被杀破狼拦下。

    “让他自己静一静吧。”

    “这,哎!”

    一时间,房里的气氛显得十分凝重。

    剑侠客抱着小家伙走到了一条河流旁,他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一片,便坐在了草坪上。低头一眼,怀里的小家伙正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而此刻,剑侠客的嘴角才浮现出了淡淡的弧度。

    “瞧这眼睛,真是跟你娘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咿呀呀!”

    似乎是想要回应剑侠客,小家伙发出了稚嫩的声音。

    这时,一旁的树丛里发出了声响,一头体型庞大的野猪突然冲了出来,往剑侠客冲去。

    而剑侠客却冷漠只是瞥了一眼,伸出手,一掌,便将那头野猪打飞了。野猪撞在了远处了一棵大树上,这一下,搞出了不少动静,惊得树林里的鸟儿四处乱窜。

    “哇!”

    也许是被吓到了,小家伙又大声哭了出来。剑侠客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四周,叹了口气,便往回走去。

    到了晚上,剑侠客刚刚将心儿哄睡了之后。有人敲了门。

    他开了门,逍遥生,龙太子,杀破狼他们全都来了。

    “要不要一起喝点酒?”巨魔王晃了晃手里拎着的酒坛。

    “可以啊。”剑侠客轻轻地点点头。

    这一晚,几人全都捧着酒坛大口喝着酒畅快淋漓。就连逍遥生,为了不扫大家的兴,也为了能哄兄弟高兴也是拼了,硬喝了几口酒。

    可没想到,几人全都醉倒了,趴在桌上醉的一塌糊涂。可剑侠客竟然仍是面不改色的,除了脸上微微有些发红。

    “剑侠客。”逍遥生红着脸,醉醺醺的,但意识还算清醒:“我虽医术高明,可我只救得了人身,却救不了人心。”

    闻言,剑侠客干笑了一声:“我心已死,何必求医。”说完,又喝了一大口烈酒:“不过你们无须担心我,我答应过她,会好好活着的。更何况,心儿还需要我照顾啊!”

    “你······哎!也真是苦了你了!”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我都已经经历过了,又怎会在乎这点苦楚?但这一世,我依旧是让她失望了!”话音刚落,一滴晶莹泪珠从眼角处缓缓落下。

    “这并不都是你的错,我们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

    闻言,剑侠客低着头不说话。

    “你难道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就不能将这些都忘了吗?”

    “我又何尝不想忘?只是根本忘不掉!这心头上的伤痛,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却!”剑侠客含着泪喊出了这句话。

    “你这样,真的好吗?”

    剑侠客又沉默了,拎着一坛酒走了出去,扭头看了一眼一直在门外偷听的几女,苦笑了一声。

    “帮我照看一下心儿。”

    说完,不等几女反应,他便踏着月色,去了一个地方。

    “肉身尚活,心却已死,这才是所谓的生不如死啊!”

    “哎!也真是难为他了。”英女侠无奈的摇着头,几女也是深感悲痛。

    很快,他来到了那棵开满樱花的樱花树下,那里,有一个较为隐蔽的坟堆。他静静地看着那个坟堆足足有一刻钟,这才盘腿坐了下来。从怀里拿出了那件骨头挂饰,几滴眼泪滴在了那件挂饰上,他看了坟堆,举起那坛酒猛喝了几口,不知为何,感觉十分苦涩,也许是那几滴眼泪滴在了酒里的关系吧。

    “人们都说借酒消愁,醉了,就什么愁什么怨都烟消云散。可我却越喝越愁,越喝越怨,自你走后,我便再也没醉过了······”

    明天开始更正文,正好又有了不少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