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事况如此
    此话一出,众人也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纷纷看向骨精灵手里的那个骷髅头。

    “这个······因为老夫以前见识过这种毒,所以能嗅出气味。”

    “你鼻子都没有了,还能嗅出来,骗谁啊!”羽灵神翻了个白眼,众人当然也不会被这种说词忽悠,都死死地盯着老骷髅。

    被众人这么看着,老骷髅也是打了个哆嗦,可似乎还是不愿意说出实情。

    “老鬼!从实招来,姑奶奶还能饶你一命,不然等你去了地府也别想安息!实话告诉你,我师父是地藏王,信不信我让他老人家让你下辈子投胎做一只虫子!”骨精灵威吓道。

    “老,老夫说还不成吗?”也许是真的被骨精灵一番话吓到了,又看到剑侠客和虎头怪默默地擦着手中的武器,老骷髅只好说出了实情。

    “老夫,生前也是凤凰族的人,只不过,是早已被驱逐出去的罪人。”

    ······

    “饭桶!都是一群饭桶!老身何时生了个像你这样如此窝囊的儿子啊?”

    “母后息怒!儿臣办事不利!还请母后恕罪!”

    “你们!气煞老身也!”凤彩惠一巴掌拍碎了扶手,眼里血丝暴突,因气愤而不停地喘着气。

    “母后,再给儿臣一次机会,儿臣会将一切都办妥!”

    “一次机会?哈哈哈哈哈!不仅没有追回血灵石,圣女也跟着他们跑了,你竟然还敢说再给一次机会!翼儿啊!老身告诉你,你,绝不会什么机会了!”凤彩惠突然露出一个极其可怕的笑容,使得周围的那些族人禁不住打寒战。

    “母后······”

    “来人!将这逆子吊起来用震魂鞭抽打一百下!”

    “是!”

    四名身穿铠甲的士兵一同将凤天翼押了下去,可凤天翼还在无助地喊道。

    “母后,再给儿臣最后一次机会吧!母后!”

    在这道声音彻底听不见之后,凤彩惠有些沉闷的闭上眼睛,的眼角流下一滴不易察觉的泪水,随后紧握着拳头,下定了决心。

    “翼儿啊,母后不希望你走上像当初的那个罪人一眼,走上那个旧路,希望这痛楚,可以让你好好冷静一番!只不过这件事······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必须尽快将血脉之力觉醒过来!量他们也不会知道摧毁血灵石的方法!”

    ······

    “你是说,你曾经是凤凰族最为勇猛的战士,只是因为当年执行任务时的失误,害死了当初的太子,差点令你们凤凰族后继无人!所以被当时的族长给永久的逐出凤凰族?”

    众人围坐在地上,倾听这老骷髅讲述他当年的故事。

    “是的,当年的事情就是这样。其实虽然当年被迫逐出凤凰族,但老夫也没有半句怨言,毕竟所犯下的罪孽实在是过于深重,但当时的族长念在老夫立下的种种战功下不仅饶了老夫一命,还给了老夫这颗百草丹来以备不时之需,而若不是族长大发慈悲,老夫恐怕早已被就地正法啦!”

    “听了这些,真想不到老先生你竟然会有如此惨痛的经历,说实话,还挺同情你的。”逍遥生感慨道。

    “有什么好同情的,还不是这老鬼咎由自取,任务失败就失败了,还因此害死的凤凰族的继承人,依我看当时的那个凤凰族族长实在是太仁慈了。”剑侠客双手抱胸,瞥了老骷髅一眼。因为刚才的事,他对老骷髅的印象不是很好。

    “哎!随便你们怎么说吧。”

    老骷髅倒是无所谓众人对他的看法,就在这时,一旁传来飞燕女惊喜的叫喊声。

    “啊?你终于醒了啊!”

    众人闻声看去,也是惊喜地发现,龙太子醒了过来,从石床上坐了起来。

    “大家,你们这是怎么了?”刚醒来的龙太子一时没有反应到现在的情况。有些迷茫的看着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飞燕女也不顾什么,一把抱住了龙太子,带着一丝哭腔。

    “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

    “哎!飞燕女你别哭啊!”

    看到飞燕女哭了,龙太子又有些慌了。

    “哎!龙太子,兄弟啊!你可终于醒过来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我们和飞燕女都是非常担心啊!”剑侠客略带着埋怨的口气对着龙太子说。

    “是吗?”龙太子歉意的笑了笑,“那真是对不起大家了!”

    “哎!兄弟之间就不用说这种话啦!”羽灵神倒是毫不在乎地摆摆手。

    龙太子醒了,众人也终于放下心来,之前的一番折腾可把他们都累坏了,便打算在这瀑布后的石窟休息一晚再作打算。

    下篇,来个糖宴o(* ̄︶ ̄*)o,下午会再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