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身世之谜
    “师父!”



    飞燕女飞回了女儿村,直径来到了孙婆婆所在的房间。



    “总算是回来了啊。”



    看到飞燕女回来了,孙婆婆拄着拐杖站在那,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对不起师父,让您担心了。”飞燕女有些内疚。



    “呵呵,没事,你们这些年轻人就该多出去闯荡闯荡。”孙婆婆倒是不以为然。



    “师父,徒儿想请教您一个问题。”



    “说吧。”



    “我,究竟是从何而来?”



    “怎么?突然关心起你的身世了?”孙婆婆有些诧异。



    “这两天发生了一些事,我们还遇到了天凤一族的人。”



    “什么?天凤一族的人?”孙婆婆吃了一惊,随即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嗯,虽然那几人的实力不算太强,但,他们好像都是冲着我来的。师父,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飞燕女看着孙婆婆的神情。



    “哎!徒儿,我想你应该也发觉了吧,你身上似乎流着天凤的血。”孙婆婆似乎有些无奈,反问道。



    “嗯。”飞燕女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哎!其中这其中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年我将不知为何被遗弃在雪地你收养之后,本以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可后来,不仅发现了你身上的命魂之玉,还发现你体内的血脉有些不同凡响。这,就注定了你这不平凡的一生啊。”



    “师父,这我明白。只是,若我真与那天凤一族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他们肯定还会来找我的,到时候我该怎么办才好?”



    “既然天凤一族的人几次派人来找你,这也就说明了或许你体内的血脉对他们来说非比寻常,或许,之后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万一这些事牵扯到了龙太子他们还有师父你,我该怎么办才好?”



    “你心里怎么想的,便怎么做吧,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谁都帮不了你。不过,一旦你做好了决定,师父和你的同伴一定会力支持你的。”



    “嗯!多谢师父明示,那我就先去休息了。”



    “去吧,我想你肯定累坏了吧。”孙婆婆笑着点点头、



    “徒儿先行告退。”



    见自己师父也不太清楚自己的身世,飞燕女有些沮丧,但一时也没多想,身上的内伤尚未完愈合,还需要好好休息才行。



    刚回了房间,飞燕女就觉得有一股睡意涌上来,打了个哈欠,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或许是真的很累了,这一睡,一直到了月亮升起,夜幕降临都还未醒来。只是别说孙婆婆和龙太子一众人,估计连飞燕女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晚,真的会发生让他们意料不到的事。



    ······



    “都准备好了吗?”



    “禀报王后,一切准备就绪!”



    “嗯,很好,那么翼儿,看你的了。”



    “儿臣遵命!”



    一名面容英俊,身材挺拔的白衣男子,头上戴着一个显眼的凤形黄金头饰,能看出身份不凡。他的左手上拿着一颗散发着莹白色光芒的水晶球。



    看了一眼那颗水晶球,白衣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猛的一下,右手掌上就多了一道血痕,一滴滴鲜红的血滴在了那颗水晶球上。



    当血滴到了水晶球上,水晶球散发的光越发强烈,随即漂浮了起来。突然,水晶球里爆发出一道光柱,直冲云霄。天,瞬间就变了。



    “好了,这样应该会有所反应的。”



    “这么多年了,终于到了这一天了!”



    一名身着赤红色凤袍的女子站在一块高耸的岩石上遥望着远处,头上也戴着一顶看起来十分沉重的凤冠,镶着几颗比鸽子蛋还大的火红宝石,冠身精细,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何等的身份。



    “虽然这可能会让她受点苦,但并无大碍。只是,离别了这么多年,那孩子会接受我们吗?”



    “王后,您放心,依照在下的推测,圣女肯定会接受的。”身旁的一位灰衣男子对其抱拳。



    “是吗?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毕竟你凤元洵可是一向是料事如神,从未出错。”



    “能让王后对在下放心,在下不胜荣幸!”



    “哈哈!我看未必!”这时,一名靠在一旁的石壁上,双手枕于脑后的青衣男子哈哈大笑着。



    “夜铭,你这是什么意思?”叫做凤元洵的灰衣男子有些恼怒。



    叫做夜铭的青衣男子却显得风轻云淡:“之前炫火那小子不是说圣女和一个龙族之人很亲近嘛,我觉得与其接受我们这些几乎是素不相识的人,圣女应该更容易接受和她的朋友以及情郎在一起吧?”



    “别胡说!圣女怎么可能会?”



    “哈哈!”凤夜铭仿佛是唯恐天下不乱,毫不在乎那近乎杀人的眼神,凑到凤元洵耳边悄悄地说:“不如就来打个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